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13.11.2014
苏珊 利柏曼
 
随着十年一度的保护区峰会开幕,各国政府在兑现自己保护野生动物和景观的承诺上不甚作为的事实也就愈加暴露。
 
图片来源:Cristián Samper/WCS
 
我的童年是在加利福尼亚度过的,其中的一个华彩篇章就是全家到约塞米蒂国家公园的一次旅行。在那里,我生平第一次被大自然的壮美所震撼。在那样一幅绚丽的图景(野生动物身处广阔的野外空间)面前,我明白了之所以要设立国家公园是因为美国政府曾承诺要为子孙后代保护它们。
 
从那之后,作为一名保护生物学家和野生动物专业人士,我有幸去过世界各地数十个国家公园。在许多地方,这些公园不但充满了自然的壮美,也是当地国家引以为傲的资本。
 
11月12日到19日,世界野生动物保护界人士将齐聚澳大利亚的悉尼,出席十年一度的世界公园大会(由国际自然保护联盟主办)。我和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的同事,将与数千位来自世界各地政府、保护组织、学界和商界的代表们一起参加这次盛会。
 
这次大会表明我们正站在一个十字路口。本周,詹姆斯·沃森及其同事在《自然》上发表了一篇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论文。其中指出,现在有明确的证据说明,许多国家的政府在其关于建立和支持公园及其它保护区的承诺上出现了后退。
 
尽管自从2002年的上届世界公园大会以来,受到法律保护的土地和海洋面积有所增加,但实际上公园如今处于四面楚歌的境地。各国政府消减经费、缩减人员,向采伐、能源和矿产开采等商业活动敞开大门的公园数量正在不断增多。此外,有太多的公园的管理不力,甚至名存实亡。
 
本次大会将让世界面临一个关键的抉择:是继续在浪费珍贵的野生动物和自然资源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还是重新决意在世界各地建立公园并进行负责任的保护?
 
许多公园(尤其是某些领导力不佳、政治意愿缺乏并腐败滋生的发展中国家)被商业偷猎者和野生动物走私者大肆洗劫。非洲和亚洲的公园损失了大量的野生动物,其中超过一半的大型哺乳动物损失都发生在非洲的公园。
 
当然,现实并非都令人沮丧。尽管资源有限,但许多国家的政府正在尽最大努力保护自己公园里的野生动物。然而,这是一场艰苦的斗争。人类正在继续高速地破坏着这个星球的面貌,这个过程中还伴随着大量野生动植物的灭绝,并对依赖完善的生态系统谋生的当地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在我们继续无休止地破坏自然界的同时,保护从北极到热带丛林、再到深海那些仍然功能完好的原始生态系统,就显得至关重要。如今,公园的面积只占世界陆地面积的13%和海洋面积的3%,而我们需要建立更多的保护区。
 
如果得到妥善的管理,公园能够有助于保持野生动物的功能性生态密度。不仅能保护标志性物种,还能保护生态系统的功能和服务。有数十亿人直接依靠原始森林提供的自然过滤功能获取淡水。因此通过各种手段把保护区带给我们的诸如此类的收益最大化是非常重要的,这些收益涉及旅游到就业机会、再到森林覆盖率降低的补偿等。
 
尤其在发展中国家,只有来自公私部门的资助能够显著增加,公园以及其中的野生动物才能继续生存下去。上述《自然》杂志的论文指出,如果要对一个不断扩大的全球海陆公园体系进行充分的管理,每年所需资金为450到750亿美元,相当于全球军费的2.5%左右。
 
政府和业界必须为公园提供新的资助,但责任并不都在它们身上。它们还必须与公民社会和当地社区结成伙伴关系,共同确保充足的资金、促进落实并形成良好、透明和切实的管理实践。
 
在本周的悉尼大会上,我和我的同事将强调公园在保护“荒野精华”上的力量。所谓的“精华”就是那些尚未被染指的海陆景观,面对全球性的变化和未来十年世界人口将超80亿的现实,它们是保护物种和自然生态系统的最大希望所在。
 
我希望,十年后我们在回顾发展历程时能够看到管理良好、资源充裕的海陆公园大量增加,同时健康的野生动物种群和功能完善的原始生态系统也能增多。我们今天制定的优先事项和做出的决定,将影响到自然和人类未来的长远福祉。与过去相比,如今人类的命运和地球的命运已更加密不可分了。
 
本文原载于Huffington Post
 
翻译:奇芳
话题:



0

推荐

中外对话

中外对话

2591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中外对话”是世界上第一个中英双语环境网站,以报道、讨论中国环境问题为中心,为国内外不同观点交流碰撞提供平台。我们认为,中国面临的气候变化、物种消亡、污染、水资源匮乏、食品安全等问题同时也是全球公众面临的挑战,而应对这些挑战需要全世界达成共识、共同努力。https://www.chinadialogue.net/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