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撰文 | 凯瑟琳·厄尔利

环境保护人士对希腊出台的底拖网捕捞禁令表示赞赏,并敦促其他国家紧跟其步伐。一些科学家则担心,此类禁令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影响。  

▲一艘在北海(North Sea)多格海岸(Dogger Bank)附近水域作业的底拖网捕捞船。倡议人士称,此类船只的拖网宽度可达240米,会对海底生态系统造成巨大的破坏。图片来源:© Greenpeace

底拖网捕捞对环境的影响一直饱受争议。早在19世纪80年代,英国绳钓渔民就曾投诉称这一捕捞方式导致鱼类种群数量减少,栖息地受到破坏。这促使有关方面就这一指控进行了调查。

底拖网捕捞是指船只沿海底拖动加重的圆锥形大网,捕捞生活在海底或海底附近的鱼虾等物种。根据倡议人士的说法,这些网非常巨大,宽度可达240米。

人们担心捕捞活动造成的环境影响主要是过度捕捞、栖息地破坏和意外捕获非目标物种(包括海鸟和哺乳动物)等。根据保护组织蓝色风险(Blue Ventures)和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Fauna and Flora International)2021年发布的一份报告,底拖网捕捞是唯一一种与上述三个问题都有确凿联系的捕鱼方式,而这些组织反对在保护区内进行这种作业。

希腊禁令,让反对人士受到鼓舞

底拖网捕捞是全球主流的捕捞方式,全球有四分之一的野生渔获是靠这种方式捕捞的。在今年四月雅典举行的“我们的海洋”(Our Ocean)会议上,希腊总理基里亚科斯·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宣布,希腊将在2026年前禁止在国家海洋公园内进行底拖网作业,并且要在2030年前在所有海洋保护区域内禁止此类作业;这一消息让许多倡议组织都感到欢欣鼓舞。

海洋保护非政府组织Oceana的海洋保护活动主管尼古拉斯·福尼尔(Nicolas Fournier)说:“我们没想到这样做的会是希腊——这展现了他们在海洋问题上领导力,法国、德国、西班牙等通常在这些问题上更为进步的国家却在此事上令人失望。希腊拥有一个非常庞大的拖网船队,所以这对他们来说并非是举手之劳,而是一个切实的承诺。”

根据希腊政府的数据,希腊有247艘拖网渔船。受禁令影响的社区将得到经济补偿,这笔钱有可能来自海上风电场的收益。这个禁令最终将涵盖希腊32%水域,但还有很多细节尚未公布。雅典农业大学(Agricultural University of Athens)的渔业研究员斯特凡诺斯·卡洛吉鲁(Stefanos Kalogirou)说,这让渔民们不清楚他们的生计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海洋保护区成争论焦点

希腊的声明给欧洲的底拖网捕捞争论添了一把火。为了符合现行的欧盟法规,欧盟的主要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希望以其制定的“2023年海洋行动计划”作为根据,在保护区内逐步淘汰底拖网捕捞。

而到目前为止,希腊是唯一宣布禁止底拖网捕捞的欧盟成员国。

Oceana正在游说欧盟委员会,对那些仍允许在保护区进行底拖网捕捞的国家采取更严厉的行动。今年4月,Oceana与其他反拖网捕捞的非政府组织共同发布的研究报告表明,目前欧盟90%的近海海洋保护区允许底拖网作业。大多数欧盟国家未能在2024年3月31日的截止日期前,制定出逐步淘汰底拖网捕捞的国家路线图。

▲在希腊举行的“我们的海洋”会议。图片来源:ΝΕΑ ΔΗΜΟΚΡΑΤΙΑ, CC BY-NC

这场辩论已经变得极为政治化。今年3月,英国政府采取措施禁止在其总面积约4000平方公里的13个保护区进行底拖网捕捞后,法国就此向欧盟提出了抗议。法国拖网渔船过去曾在这些区域作业,法国政府抱怨此举违反了英国脱欧时达成的贸易和合作协议。

蓝色海洋基金会(Blue Marine Foundation)的执行董事查尔斯·克洛弗(Charles Clover)认为,该禁令对英国和法国的船只都适用,这意味着禁令是协议允许的。“欧洲的情况一团糟,因为他们40年来都没有遵守自己的法律。一切都变得非常混乱,而且相当恶劣。”他说

欧洲底栖渔业联盟(European Bottom Fishing Alliance)强烈谴责一次性禁止其成员总计7000艘船只在海洋保护区作业的提议,认为任何禁令都应在现有最可靠科学的基础上逐步制定,而不是通过所谓的“由非政府组织和活动人士推动政治辩论,这种拙劣表演”来发布禁令。

该联盟声称,该行业已经通过使用可减少误捕和燃料消耗的技术提高了可持续性,并表示自己已经帮助确定了需要关闭的最脆弱的区域,以及可以继续作业的区域。它警告说,在欧洲的海洋保护区内全面实施禁令,将削弱欧盟的粮食安全,并导致欧盟从世界其他可持续性不受其控制的地区进口更多产品。

保护海底的代价

一些科学家也提出了类似的论点。英国班戈大学(Bangor University)海洋生物学教授扬·吉尔特·希丁克(Jan Geert Hiddink)认为,任何人考虑彻底禁止在某个区域进行底拖网捕捞时,都需要评估食物的替代来源,是用其他渔场、还是用畜牧业来填补缺口。

“仅仅改善了某一特定地点的情况,并不意味着整个生态系统的状态都得到改善,”他说。

他补充说,在欧盟和英国,大多数海洋保护区的划定并不是基于那里的底栖生物,而是为了保护其他物种,如海鸟或哺乳动物。因为研究特定地点的拖网捕捞对远距离迁移鱼类的总体影响难度很大,所以一个更为健康的海底环境能在多大程度上帮助水体其他部分的物种证据有限,他说。

“有责任权衡利弊并做出明智抉择的是政府,而不是支持任何一方观点的倡议人士,”希丁克补充道。

学界对气候影响莫衷一是

以科学标准而论,围绕底拖网捕捞的全球影响,争论非常激烈。

有研究称底拖网捕捞会扰动海底沉积物,从而导致碳释放。因此有人发出警告称,这种捕捞方式会危及海洋碳储存的安全性。自从2021年一项研究称底拖网捕捞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与航空业相当之后,争论就就愈演愈烈。包括希丁克在内的一些研究人员对这一说法提出了质疑,认为模型存在缺陷,并表示受底拖网捕捞扰动而释放的碳不一定会被释放到大气中。

争论仍在继续。上述研究的部分作者在今年1月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指出,底拖网捕捞搅动海底沉积物所释放的碳中,最终会有大约50%在十年内进入大气层。

质疑2021年那项研究的华盛顿大学渔业研究员雷·希尔伯恩(Ray Hilborn)认为底拖网捕捞的海鲜碳足迹小于其他动物蛋白,因为它不需要变更土地用途,也不会产生甲烷。他的研究表明,底拖网捕捞的大部分碳足迹直接来自渔船使用的燃料,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情况可能会得到改善。他还说,其他环境影响,如抗生素的使用和营养物质的释放,也较低。

来自保护部门的人士驳斥了关于底拖网捕捞具有可持续性的论点。他们指出,一些支持底拖网捕捞的论文背后的学者接受了渔业行业的资助。希丁克和希尔伯恩承认他们接受了此类资金,以及来自政府、慈善基金会和非政府组织的支持。

福尼尔表示,与陆上畜牧业进行比较,需要假设当前的蛋白质消费状况保持不变,然而事实是我们需要转向植物性饮食并减少肉类消费。

目前,至少在欧洲,那些希望限制底拖网捕捞的人感觉自己正占据主动。

“作为一个非政府组织,我们认为海床以及生活海床上的海洋生物是一种有限的资源,我们需要从这个角度来看待它,”福尼尔说。

本文首发于对话地球网站。

■ 凯瑟琳·厄尔利,自由撰稿记者,《 环境学家》前副主编。

 

话题:



0

推荐

Dialogue Earth

Dialogue Earth

2617篇文章 9小时前更新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