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撰文 | 卡塔琳娜·巴尔博萨

巴西城市贝伦将在明年迎来参加联合国气候峰会的各国代表,但在筹备的过程中,这座城市也面临着一些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当地居民呼吁此次峰会能够给当地带来积极影响和长期投资。  

▲巴西贝伦港口。

巴西城市贝伦(Belém)正在筹备将于2025年11月举行的第30届联合国气候大会(COP30)。这不仅是一场关乎地球未来的关键会议,对于地处亚马逊雨林北部一角的贝伦市来说,主办如此规模的一场盛会,更是前所未有的。全世界正在将目光投向这座城市,关注它是否有能力接待全球各地的来客,以及这里满怀期待的居民所面临的结构性挑战。

2022年11月,当时的巴西候任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在埃及参加第27届联合国气候大会(COP27)时呼吁亚马逊地区申办COP30。“我认为,捍卫亚马逊和气候的人们近距离了解这片地区非常重要。”卢拉在大会上说。2023年1月就职后,卢拉正式启动了贝伦申办COP30的进程。2023年年底联合国批准了这一申办请求。

专家表示,选择这座有着“亚马逊门户”之称的城市作为COP30举办地是对亚马逊雨林在全球地缘政治和经济中发挥的核心作用的认可。“此时此刻,就是在鼓励只有我们这些生活在亚马逊地区的人才能发挥的领导作用。”代表贝伦亚马逊大学参与COP30筹备工作的该校教授若昂·克劳迪奥·图皮南巴(João Cláudio Tupinambá)说。

然而,作为巴西北部帕拉州(Pará)的首府,贝伦的130万居民中仍有许多人无法享受健康的环境和基础服务。巴西亚马逊地区许多城市都存在类似的情况。尽管贝伦地处全球水量和面积最大的流域中部,却有23%的居民无法获得饮用水供应,83%没有接入污水处理系统。

▲流经帕拉州首府贝伦市核心区的一条河道,污水污染和垃圾堆积问题待解。图片来源:Christian Braga / 对话地球

“我们这里的人听了很多承诺,可是一旦涉及到具体工作,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以卖木薯为生的贝伦居民雷娜塔·科雷亚(Renata Corrêa)说。

预计将有4万多名与会者参加COP30。科雷亚着重提到,露天垃圾场、年久失修的历史中心和有限的酒店容量是贝伦市面临的重大挑战。贝伦市位于瓜亚拉湾(Guajará Bay),但连接其他岛屿的陆路和水路公共交通都不稳定,一些更偏远的地区甚至根本没有公共交通。虽然当地的汽车保有量以高于人口增长的速度逐年递增,但道路依旧狭窄崎岖,交通状况经常混乱不堪。

距离COP30召开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许多问题在前,当地居民表示通往COP30的路程可能不会一帆风顺,但也有人满怀希望,期盼未来更加美好以及活动给当地带来深远的积极影响。

承诺的工作

贝伦确定主办COP30以来,已经官宣了至少四个相关的大型项目,并且由地区和中央政府、以及私营部门出资。这些项目中就包括当地明信片地标之一的维欧佩索市场( Ver-o-Peso market)的翻新工程。维欧佩索是拉丁美洲最大的露天市场,有着该市最大的鱼类、肉类和巴西莓交易所。

▲凌晨,拉丁美洲最大的露天市场维欧佩索市场,巴西莓卖家正在码放货物。尽管政府宣布将投入大量资金翻新这座2.5万平方米的建筑群,但市场里的商贩仍对此持怀疑态度。图片来源:Christian Braga / 对话地球

这座2.5万平方米的建筑群的前身是四个多世纪前欧洲定居者来到贝伦后修建的海关哨所。巴西国家历史与艺术遗产研究所(Brazil’s National Institute of Historical and Artistic Heritage)将为维欧佩索市场提供6300万雷亚尔(1260万美元)的投资,但市场商贩仍持怀疑态度。他们已经20多年没见过这里有重大的翻新工作了。

63岁的玛丽亚·克里斯蒂娜·多斯·安霍斯·多·卡尔莫(Maria Cristina dos Anjos do Carmo)在维欧佩索市场上出售亚马逊当地的草药已经超过42年。她家住在马拉霍岛(Marajó)上,这是一个隔着瓜亚拉湾(Guajará Bay)与贝伦市相望的大岛,同时也是一处保护区。玛丽亚在家中学会了制作banho de cheiro,这是一种草药和植物的混合物,当地的仪式中流行使用其进行“香氛浴”。

卡尔莫在摊位上说:“我今天拥有的一切都是维欧佩索给我的。我在此谋生,用在这里工作赚的钱买了房子。我希望世界上更多的人能了解我们的草药,但我们这里现在破破烂烂的。”

▲玛丽亚·克里斯蒂娜·多斯·安霍斯·多·卡尔莫展示自己在维欧佩索市场上卖了42年的亚马逊草药。身后的货架锈迹斑斑。市场已经有20多年没有经过重大翻新了。图片来源:Christian Braga / 对话地球

▲市政工人在用手清除贝伦市中心鹅卵石路面上长出的杂草图片来源:Christian Braga / 对话地球

2月底,我们的记者在维欧佩索看到的景象是:被岁月侵蚀得锈迹斑斑的货架、打着粗糙补丁的破旧防水布,以及历史悠久的街道上寥寥几名正在清理散落的垃圾和鹅卵石间长出的杂草的工人。

而同样也在售卖草药的61岁的若昂·亚历山大·特林达德·达·席尔瓦(João Alexandre Trindade da Silva)却有着不同的看法。他期待销量会上涨,并且相信随着峰会的临近,市场里的商贩有机会提高自己的技能:“我还不知道要怎么做,但我想,未来在维欧佩索,我们都会说英语,生意都很好。”

54岁的费尔南多·索萨(Fernando Souza)是一位中间商。鱼贩将从贝伦附近收购的海鲜卖给他,然后他再转卖出去,同时他还是当地鱼贩工会的主席。“这是一个很好的工作场所,但有关部门需要更好地打理这个地方,毕竟我们是贝伦明信片上最具吸引力的地标。”他说。

▲维欧佩索市场,当地鱼贩工会主席费尔南多·索萨站在自己的摊位前,他担心没有足够的时间保质保量地完成符合COP30和民众需求的项目。图片来源:Christian Braga / 对话地球

索萨担心时间不够,没法保质保量地交付同时满足COP30和民众需求的项目:“仅仅是为了一场气候峰会翻修这座城市没有意义。要么把事情做好,要么索性不做。”

另一个规划项目是把一座废弃的机场改造成占地50公顷、包括文化中心、剧院和展览空间、以及美食广场和市场等各类设施的综合体。该项目和位于瓜亚拉湾的港口综合体未来之港(Porto Futuro)的扩建工程都将由淡水河谷公司(Vale)提供资金。淡水河谷公司是米纳斯吉拉斯州(Minas Gerais)马里亚纳大坝(Mriana)和布鲁马迪尼奥大坝(Brumadinho)倒塌背后的跨国矿业公司。这两起事故是巴西历史上最严重的两次环境灾难,造成了严重破坏并导致近300人死亡。Awá Guajá等当地土著民族还指控该公司侵犯了他们的土地权。

▲将废弃机场改建成城市公园的项目已经动工,落成后这里将成为一座占地50公顷,容纳包括文化中心、剧院、美食广场等各类设施的综合体。图片来源:Christian Braga / 对话地球

不只是基础设施

若昂·克劳迪奥·图皮南巴表示,贝伦在考虑主办COP30带来的机会时,不应该只关注新的基础设施。“跟摆在面前的机遇和我们拥有的亚马逊雨林、诞生于此的智慧和知识相比,我们不应该把气候峰会局限地看成是一次单纯的活动,或者是肤浅的投资谈判,这么想格局就太小了。”

图皮南巴认为,这是一个凸显亚马逊潜力的机会,并称当地代表必须设法为此次活动和亚马逊的未来达成协议,确保把利益留在亚马逊:“当地人参与和亚马逊发展模式有关的战略决策,这还是从未有过的。”

▲河滨社区居民出行搭乘的水翼船码头。墙上贴着的一张海报上印着 “贝伦COP30”的字样。帕拉州牵头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支持贝伦申请成为气候峰会的主办城市,并制定了发展当地生物经济和实施减少森林砍伐措施的计划。图片来源:Christian Braga / 对话地球

在帕拉州州长赫尔德·巴尔巴略(Helder Barbalho)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宣传活动之后不久,贝伦便被确定为主办巴西COP30的城市。赫尔德近年来一直试图向国际市场兜售一揽子绿色解决方案。他宣布了多项计划,着重促进气候融资、发展生物经济以及减少森林砍伐。2006年以来,帕拉州的森林砍伐一直居巴西各州之首。

2023年8月,帕拉州首府贝伦还举办了一场重大活动:亚马逊峰会(Amazon Summit)。共享亚马逊雨林的南美国家领导人抱着加强雨林保护相关合作的目的齐聚一堂,但却并未达成遏制亚马逊地区森林砍伐的具体目标。因此,这次会议在观察人士的沮丧中落下了帷幕。据估计,截至2021年亚马逊已经丧失了17%的原始森林覆盖,愈发逼近不可逆转的“临界点”。一旦越过这一节点,雨林将逐渐死亡,并对全球气候和生物多样性产生重大影响。

河滨居民

孔布岛(Ilha do Combu)是瓜亚拉湾中环绕在贝伦周边的39座岛屿之一,也是一处环境保护区。虽然有关该岛历史的官方记录很少,但据说这里的聚居点建立于19世纪。当时,土著和黑人群体为了躲避城市化的影响逃到了这个岛上。今天岛上的居民以捕鱼和林业为生,尤其是采摘岛上随处可见的巴西莓。

▲环境保护区孔布岛上的一个码头。该岛位于瓜亚拉湾,是环绕贝伦的39座岛屿之一。工作日约有2500人乘坐渡轮从岛上通勤到贝伦。图片来源:Christian Braga / 对话地球

▲苏拉内·科斯塔·洛佩萨(Suelane Costa Lopesa,左)和埃迪尼夫·伊娃·科斯塔(Edienif Eva Costa,右)是孔布岛上一家餐馆的工作人员。岛上居民对贝伦市举办COP30的能力表示怀疑,并强调了轮渡运力和饮用水供应不足的问题。图片来源:Christian Braga / 对话地球

21岁的埃迪尼夫·伊娃·科斯塔(Edienif Eva Costa)出生在岛上,是ribeirinhos的女儿。当地人把住在河边的传统社区称为ribeirinhos 。她的家人以捕鱼为生,还种植巴西莓供家庭食用。为了贴补家用,她还在当地一家餐馆工作。她甚至没有听说过COP30。“因为你谈到了,所以我才在打听这件事。”她说。

目前缺少这些岛屿的官方人口数据,但市政厅的信息显示,周一至周五约有2500人从孔布岛搭乘渡轮前往贝伦,周末则有15000人。孔布岛以生态旅游闻名,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其依旧保存完好的亚马逊雨林环境,但当地居民还面临水污染以及垃圾处理服务不足的问题。

28岁的服务员苏内拉·科斯塔(Suelane Costa)在河边的一家餐厅工作。她对这座城市举办COP30的能力表示怀疑:“我一直在想象贝伦举办这种大规模的活动。我们的城市很美,但只须环顾四周,你就能看到它完全破败不堪的样子。”

▲一艘为贝伦附近的河滨社区提供服务的垃圾收集船,每周只运行两次。孔布岛已经成为生态旅游胜地,但岛上的居民仍面临水污染和垃圾处理服务不足的问题。图片来源:Christian Braga / 对话地球

44岁的马里奥·卡瓦略(Mário Carvalho)在孔布岛经营着一家巧克力企业——Casa do Chocolate Filha do Combu。这家公司生产亚马逊有机可可并用其制作巧克力,在游客中颇有盛誉。他表示,公司为了迎接COP30带来的游客潮,已经开始投资新建一家咖啡馆,提高了巧克力产量,还修缮了通往可可种植园的道路。

卡瓦略经常往返于贝伦和孔布岛之间。除了期望会议带来旅游业增长之外,他还希望看到长期需求能得到解决,比如改善轮渡运力和饮用水供应等,但他也警告说:“COP30不会改变我们的日常生活,因为别人只是用旅游的视角在看我们。”

从现在到2025年11月,贝伦将面临一系列挑战,不仅要确保成功接待世界各地的来客,更重要的是为居民创造可持续的、持久的机遇。卡瓦略说:“COP30是一次独一无二的机会,但只有真正利用好资源,才能为那些生活在亚马逊、保卫亚马逊的人带来正面的结果。”

本文首发于对话地球网站。

■ 作者介绍。卡塔琳娜·巴尔博萨(Catarina Barbosa),一名具有环境调查经验的巴西记者。

 

话题:



0

推荐

Dialogue Earth

Dialogue Earth

2617篇文章 9小时前更新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