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企业代表:柬埔寨选择煤电是走错方向

企业代表:柬埔寨选择煤电是走错方向

2020-11-02

彼得·福特

 

柬埔寨的煤炭计划将有损其可再生能源优势,让外部投资者望而却步,H&M集团柬埔寨、泰国和缅甸环境项目负责人彼得·福特写到。

 

柬埔寨干丹省的一家H&M代工厂。Sylvia Buchholz / Alamy

 

尽管可再生能源成本迅速下降,而且有越来越多的公司明确承诺将依靠可再生能源满足自身需求,可是东南亚各国政府仍将煤炭视为一种可靠的廉价能源。这些做出承诺的公司很清楚政府需要怎么做才能帮助他们维护和发展业务:国家电网中不再新增煤电,更好地支持可再生能源,以及制定电力传输、能源效率和生态系统保护等领域的长期战略。

 

H&M集团一直积极呼吁柬埔寨政府采取上述行动,并与业内的龙头企业和柬埔寨政府部门等开展密切合作。我们希望确保没有化石燃料的能源生产成为未来业务增长相关讨论的核心议题。

 

柬埔寨是服装、鞋类、以及自行车等商品的主要生产国,全国1500万人口中有约80万人就职于服装部门。然而,该国电力供应严重依赖水电,2019年旱季发生的电力短缺更是暴露了这个弱点。这次电力短缺不只是影响了工业生产,而且还需要使用昂贵的柴油发电机发电,而政府的应对之策却是批准了一系列在融资和定价方面缺乏透明度且没有公开环境影响评估的重油和煤炭项目。这些旨在提高装机容量的短期行动表明,在各国纷纷淘汰高碳能源的时候,柬埔寨却甘愿冒着环境风险,忽视产业界逐渐在这个问题上达成的共识。

 

品牌声誉面临风险

 

虽然整个东南亚地区的可再生能源建设不断增长,但煤电在许多国家的能源计划中扮演的角色仍令人忧虑,这将对电力定价以及公司确定产品采购地的标准产生长期影响。例如,柬埔寨西哈努克经济特区正在建设一座100兆瓦的煤电站,本意是提供更加稳定的电力供应,但对那些已经承诺减少碳足迹的品牌来说,现在这个经济特区已经失去了吸引力——既然有其他使用低碳替代能源的地方,何必还要来这里投资并花钱抵消一个100%由煤炭供电的工厂所产生的碳排放呢?

 

 

做出上述决定的公司会越来越多,因为他们决定在哪里投资或生产时,所考虑的不只是劳动力成本、能源成本以及是否有合适的基础设施。参与RE100项目的公司承诺在具体期限之前实现100%使用可再生能源,H&M集团的目标期限是2030年。很多公司还加入了科学碳目标倡议(The Science Based Target initiative),加入该倡议的企业公开承诺会以减缓全球变暖为宗旨做出自己的能源决策。

 

如果柬埔寨希望继续成为具有竞争力的外国直接投资目的地,就必须尽可能地降低能源结构中化石燃料的占比,其他试图吸引此类投资和就业的国家已经这么做了。缅甸最近启动了1吉瓦太阳能项目招标,越南50%的煤电规划项目已取消或推迟,孟加拉国则对90%的煤电规划项目重新进行评估。与此同时,柬埔寨却成为了过时的高污染煤电技术的目的地,未来几年有4吉瓦的煤电项目投建或拟建。

 

是时候作出转变

 

柬埔寨电网绿色程度相当高,着实令人羡慕。2020年,柬埔寨能源结构中可再生能源的比例达到了50%,主要是水电。相比之下,邻国越南的可再生能源占比还不到10%,而H&M集团总部所在地瑞典2019年的可再生能源占比为55%以上。但从目前规划的能源项目来看,到2030年柬埔寨的可再生能源占比将降至26%。该国不仅会因此失去相对于邻国的优势,还会更多地受到其他国家和地区气候政策措施的影响,例如欧洲正在考虑征收的碳边境调节税。

 

过去几年间,柬埔寨的能源格局发生了变化,尽管水电和煤电仍占主导地位,但太阳能有所增长。2008年以来,太阳能从无到有。预计到2021年,太阳能装机将增长至200兆瓦。

 

 

柬埔寨可以通过正确的政策扩大可再生能源,利用其低化石燃料占比的优势,不仅能留住已经在其国内投资的品牌,还能吸引致力于实现碳中和的新品牌。可靠的能源和价格固然重要,但行业对碳中和的承诺要重于对能源其他方面要求。对品牌和消费者来说,都是如此。

 

企业减少碳排放的承诺是真实的,并且他们已经采取行动兑现自己的诺言。之所以这么做,不仅是出于消费者的需求,还因为业内开始越来越深入地了解到供应链的环境影响,而且他们也看到可以利用这些承诺来集中精力从内部推动产品开发和规划。

 

柬埔寨的太阳能潜力

数据来源 © Stimson Center

 

虽然RE100和科学碳目标倡议都不具备法律约束力,但却吸引了消费者的关注和重视,品牌现在几乎不可能从这些承诺退缩;新冠疫情爆发前,消费者要求产品更环保、更清洁。疫情之后这种要求更强烈了。

 

提高能效、屋顶太阳能、以及尽可能地提高清洁能源占比,都是确保最大限度地降低碳抵偿额度(实现100%使用可再生能源生产的最后一步)所必须的。一个国家的电网越“高碳”,实现“零碳”目标所需的碳抵偿额度就越高。

 

简单来说,如果因为需要较高的碳信用额度导致一个产品输出国的碳中和价格高于其他国家(在考虑了劳动力和物流成本,以及生产时间和质量之后),那么订单就会流向碳中和价格较低的国家。

 

因此,柬埔寨等出口导向型国家必须暂时停下目前的煤炭计划,重新考虑如何满足行业对清洁能源的需求。

 

未来很明确:必须提高清洁能源的占比,能够提供此类能源机会的国家对投资者和企业才更有吸引力。

 

 

翻译:YAN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