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亚马逊肉类加工厂出口授权背后的生态故事

亚马逊肉类加工厂出口授权背后的生态故事

法拉维亚·米欧兰斯

2020-10-20

 

2019年以来,亚马逊地区有14家加工厂获得了对华牛肉出口许可,有关方面呼吁将森林保护标准纳入审批流程。

 

禁止在亚马逊和潘塔纳尔地区放火整地的总统令颁布一个月后,位于朗多尼亚州波托韦略的Jaci-Paraná采掘保护区发生火灾。图片来源: @ Christian Braga / Greenpeace

 

2019年9月,巴西亚马逊地区帕拉州(Pará)的政客和肉类加工厂厂主们齐聚一堂,庆祝官方宣布该州四家加工厂获得中国内地市场出口资质。照片中,与会者们兴高采烈地在成箱的肉类产品前合影留念。

 

帕拉州州长埃尔德·巴尔巴略(Helder Barbalho)一直在为获得上述授权积极进行游说。他表示:“2011年以来,帕拉州的肉类加工企业一直要求获准进入中国市场。”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帕拉州已经成为巴西最大的养牛区,存栏量高达2060万头,相当于人均2.5头。但与此同时,帕拉州的森林破坏“成绩”也很突出,这让人们更加关注其对气候变化的影响。

 

肆无忌惮的环境破坏

 

2019年8月的那场亚马逊大火震惊了世界,后续破坏一直持续到2020年。在过去的12个月里,帕拉州损失了近3000平方公里的森林,面积与北京市相当,其中雨林面积损失也是巴西各州中最多的。巴尔巴略解释道,大火“烧毁了森林,让这里变成了牧场”。

 

政治和经济的考量在近期达成的中巴牛肉进口协议谈判中显然占据主导地位,生态问题并未在公开涉及该协议的公开资料中得到提及。本文分析的各种申请表、听证会和协议内容表明,肉类加工厂冗长的认证过程注重的几乎全部是卫生标准方面的内容。

 

自2019年以来,中国方面批准了22家新的牛肉加工厂,其中14家位于亚马逊地区。目前巴西有一半的对华出口肉类加工厂位于亚马逊地区。

 

环保人士对牛肉产业的快速增长感到担忧。绿色和平(Greenpeace)亚马逊项目发言人阿德里亚娜·夏鲁(Adriana Charoux)表示:“应该强制要求巴西牛肉出口必须遵守控制森林砍伐、尊重土著居民和社区土地权等方面的明确标准,特别是那些来自生态环境遭到破坏的地区的产品。”

 

然而对于帕拉州庞大的养牛业来说,自从之前因食品安全丑闻导致交易冻结后,对华出口许可证就变得愈发受欢迎。2017年,一场名为“劣肉行动”(Operation Weak Flesh)的新闻调查曝光了一些卫生检疫官员合伙违规为劣质肉颁发“健康证”的丑闻。随后国际市场对巴西肉类实施禁运,中国也暂时停止向巴西肉类加工企业颁发新的出口认证。

 

巴西肉类加工厂纷纷看好中国内地市场

 

与香港市场相比,中国内地市场对肉类进口产品的要求更加严格。目前,中国内地已经成为巴西肉类的主要出口市场。

 

巴西应用经济学高级研究中心(Brazilian Centre for Advanced Studies in Applied Economics)畜牧业研究员蒂亚戈·贝纳迪诺(Thiago Bernardino)表示,香港特别行政区进口巴西牛肉已有20年的历史,但是需求有限,而且主要集中在廉价产品。

 

但是中国内地市场的需求正在增长,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受非洲猪瘟和中美贸易局势紧张的影响。 通过中国的中央管理机构获得市场准入后,可以将产品销售到所有省份,而不仅仅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并且销售的通常都是质量更好、附加值更高的产品。

 

贝纳迪诺说:“中国市场越来越在注重质量,并愿意为此支付更高的价格。”

 

肉类加工厂如何获得出口许可?

 

要在国外或巴西境内销售,巴西肉类加工厂必须在巴西联邦检验局(Federal Inspection Service ,简称SIF)注册。但是,SIF对环境运营许可证的要求仅限于废物和水管理,以及工厂附近的噪音和交通干扰问题。

 

肉类加工厂虽然要不断接受检查,但检查内容并不包括对许可证更新或因涉及森林砍伐而被环保机构实施贸易禁令等情况进行监督。

 

肉类加工厂获得SIF注册号(后期所有检查都将使用这一号码)后,还需要获得进口国的审批和国际卫生检疫证书。

 

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市场准入制度大体上以出口国的规定为准,这就意味着巴西肉类加工企业无需经过巴西政府的协调就可以直接出口。巴西农业部(MAPA)在一份正式信件中罗列了香港地区对出口肉制品的要求,他们只要求肉类必须适合食用,不含污染物或违禁物质,必须接受检查,以及来自注册农场。

 

中国内地的规定要严格得多。有关部门会对生产国工厂进行审核,并且可能还会收到一份推荐企业名单,供地方政府评估。

 

“劣肉行动”调查结果公布后,巴西联邦检验局的公信力消失殆尽,促使中国冻结了巴西企业的出口许可证。

 

中国的中央管理部门现在要求肉类加工企业和巴西政府遵守有关工厂生产能力和卫生条件的严格标准。在一份登记表中,中国要求提供负责检验检疫的兽医的详细信息、附近潜在的污染源、工厂内部交叉污染的风险、储藏和运输过程中场所和设施的卫生状况以及水处理情况。

 

巴西企业家除了要确保达到质量标准,还必须有能力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巴西驻华使馆专员珍·曼弗雷迪尼(Jean Manfredini)表示:“中国是一个消费大国,他们需要大量的产品。”

 

而该领域权威人士菲利普·费恩赛德(Philip Fearnside)则表示:“这意味着亚马逊地区可能面临森林砍伐加剧的危险。”

 

亚马逊马托格罗索州的一家屠宰场。图片来源:Alamy

 

失控的生产线

 

牛肉的大量需求激发了牧场主“转场”亚马逊地区的兴趣。这种转变大约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起因是为了应对巴西其他地区爆发的口蹄疫疫情。

 

面对这样的危机,巴西农业部加大了监管力度,并且雇佣了更多检查人员。

 

但是如果优先考虑环境问题,牛肉溯源系统倒是可以为保护亚马逊地区提供一种新方式。在向肉类出口商颁发许可证时,香港和中国内地都要求提供牛肉来源的简要说明,以便从原产地开始就确保产品的卫生质量。

 

强化这一机制,就可以彻底杜绝从存在非法砍伐现象的地区购买肉类产品。

 

 

畜牧业研究人员贝纳迪诺(Bernardino)说:“大型肉类加工企业已经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了。”他指的就是Marfrig和JBS最近做出的完整供应链追踪体系承诺。但是在进一步提高其他环境规定的问题上,他说:“零售消费者必须对肉类加工厂提出要求,要求他们提供这一信息,然后迫使这些机构改变系统。”

 

如今,巴西政府通过强制运输文件监控动物的运输轨迹,而肉类行业则通过卫星数据和审计来监督供应商。

 

提高可追溯性的一大障碍就是所谓的“洗牛”。成千上万的牧场充当中间商,他们的牛不是卖给肉类加工厂,而是卖给其他信誉良好的农场。这种做法很普遍,牲畜生长过程中可能有四分之三的时间是在这些间接供应商的牧场里度过的,而这些间接供应商可能会参与森林砍伐和抢占土地等非法活动。

 

欧盟实施了更加严格的牲畜追踪要求。根据巴西农业部检查员指南中的总结,欧盟规定应在动物首次运输和接收时就启动监控程序,并一直追踪到其最终成为准备出口的肉类产品时为止。欧盟已将帕拉州和其他亚马逊州从可接受的出口地区列表中剔除。

 

尽管如此,一项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研究显示,从受到威胁的亚马逊地区出口到欧盟的牛肉中至少有17%可能与非法砍伐森林有关。

 

政治与经济压力

 

中国已经表明,在单纯的食品卫生范畴之内,他们是可以向巴西方面施加压力的。而在巴西,政界人士与亚马逊牧场主沆瀣一气,导致生态环境保护问题只能“靠边站”。

 

“劣肉行动”调查过后,中巴双方于2018年重启了牛肉进口双边谈判。巴西政府向中方推荐了几十家肉类加工厂,中方观察员在参观了其中的11家之后,给出了非常严苛的审核意见。

 

巴西农业部长特雷莎·克里斯蒂娜·达·科斯塔·迪亚斯(Tereza Cristina da Costa Dias)在一次公开听证会上表示:“ [他们的]报告对我们并不十分有利,除一家[工厂]外,中方对其他10家工厂都充满了疑问。”2019年,科斯塔·迪亚斯动身前往亚洲,希望重塑巴西肉类产业形象。

 

 

同时,帕拉州的肉类行业也已做好准备,积极争取对华出口资质。州长巴尔巴略(Barbalho)十次访问巴西首都,并组织牧场主代表帕拉州肉类加工企业游说巴西农业部。州一级的环境许可和改善牲畜监测问题得到了解决,不过这些措施仍不足以切断该行业与非法森林砍伐的联系。

 

此外, 巴西农业部还收到了两个联邦议员的请愿书,要求公开中国的出口资质要求。这两位联邦议员分别是巴西联邦农业委员会主席福斯托·皮纳托(Fausto Pinato)和帕拉州牧场主克里斯蒂亚诺·维尔(Cristiano Vale)。

 

JBS、Marfrig和Minerva三家公司主导了巴西的肉类出口。就出口量而言,2017年对港出口中有30%以上的产品都来自JBS。

 

许多规模较小的肉类加工厂也希望进入出口商名单。但是通过2019年4月的一次闭门会议视频中可以看出,政府对这些小厂家不愿达到中国标准感到无奈。克里斯蒂娜警告说,如果他们不提高自己,就会被市场抛弃。

 

关系密切

 

帕拉州的政客与农业综合企业关系密切。帕拉州州长巴拉巴略和他的父亲——前参议员贾德·巴尔巴略(Jader Barbalho)因在2017年收受JBS的非法捐款正在接受巴西联邦警察的调查。贾德也是一位涉足农业综合产业的企业家。

 

联邦议员维尔(Vale)是一位牧场主,他宣称拥有近100万雷亚尔(18.8万美元)的资产:7个价值约14.5万雷亚尔(2.7万美元)的农场,其中包括一块250公顷、没有“合法证明文件”的土地,也就是说这块土地没有得到巴西土地所有权系统的认证。

 

他的副手皮纳托(Pinato)说:“生态环境的确是当务之急。但是我们尊重法律,始终希望通过温和的立场获得平衡。换句话说,就是在不损害出口经济增长的前提下。”

 

协议达成

 

2019年5月22日,克里斯蒂娜从中国回到巴西,并透露获得准入资格的出口商名单即将敲定。

 

她说:“我给整个部门的人都打了电话,所有人都来了,大家都在倒时差。但是会议必须今天就开,看看有多少厂家可以入选。哪些厂家(将获得认证)是由部里决定的。”

 

四个月后,共有17家经过授权的牛肉加工厂、6家鸡肉工厂、1家猪肉加工厂和1家驴肉加工厂最终入选。 2019年10月,中国和巴西还签署了出口热加工肉类产品的卫生协议。 11月,又有13家肉类加工厂获得认证,其中5家为牛肉加工厂。

 

维尔(Vale)在帕拉州首府宣布这一消息时说:“我敢肯定,未来还会有更多企业(获得出口资质),帕拉州有潜力占领对华出口市场。”

 

今年,中国内地放宽了对巴西厂商的实地检查,转而通过视频会议的形式进行。尽管如此,新冠疫情的爆发还是让颁发新的出口资质的程序中断了。由于担心病毒传播,六家肉类加工企业被禁止对华出口。

 

然而,中国内地已迅速成为帕拉州最大的牛肉买家:从2019年底至2020年6月,该州四家有资质的厂家共出口牛肉2.25万吨。

 

同月,该州在巴西亚马逊地区的森林砍伐排名中也“名列前茅”。消失的森林面积约有15.2万平方公里,与突尼斯国土面积相当。

 

对于绿色和平的亚马逊项目官员夏鲁来说,这个消息令人沮丧。他说:“尽管森林砍伐大多集中在帕拉州……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企业采取措施减少采购或实施更严格的采购标准。”

 

畜牧业研究员贝纳迪诺(Bernardino)说,比起环境来说,目前中国更关心价格,不过养牛场场主也在非常仔细地关注着中国发出的信号。

 

他说:“在市场中随便找个人问问他们现在最担心什么,[他们会说他们现在最害怕]中国停止进口。如果中国说,‘我需要一个生态环境的协议’,那你就必须准备好。”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项目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Estelle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