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分析:在国会遇阻,美政府提出务实减排目标

分析:在国会遇阻,美政府提出务实减排目标

07.04.2015
埃利奥特 迪林格
 
面对一个不友善的国会,白宫无疑递交了其所能提出的最艰难的碳排目标。
 
图片来源:State @ Work 
 
美国强烈呼吁各国在今年巴黎气候峰会前尽早提交减排目标。将减排目标置于公众监督之下,能够促使各国为此全力以赴。上周,奥巴马政府已正式提交了美国的减排目标。
 
目前提交的仅是一份意向书,但白宫提前拿出一份在其力所及的范围内最为严格的减排目标,不仅体现了国内雄心勃勃的减排行动,同时也对中国等其他主要经济体国家施压,促使他国充分行动起来。
 
希望巴黎气候峰会最终能达成一份新的协议,不仅要求各国提出具体的减排目标,并要对承诺的目标负责。此外,新协议还应该要求各国作出承诺,在未来多年内重回谈判桌,对各自的减排工作进行评估,并商讨进一步的行动。
 
除了一些具体的核算细节之外,美国提交的“国家自主减排贡献”(INDC)并无多少新意。这份减排目标中的核心数字(计划到2025年较2005年水平减少26~28%的温室气体排放)早在去年秋天奥巴马总统与习近平主席的联合声明中就已公布。
 
要求尽早公布减排目标,部分理由缘于这种做法可以给政府和利益相关者提供一个对目标的合理性和公平性进行评估的机会。目前,国际社会已经有部分人宣称美国的这份减排目标从上述两方面来说均不够充分;尽管如此,目标中的减排速度也比当前的减排速度快一倍,而且也与“到2050年减排80%”的目标相一致。
 
局限性
 
在国会很难做出任何让步的情况下,美国提交的这份减排目标是奥巴马政府动用手中所有的权力所制定的。可以说,这份减排目标是在现行法律下任何一届美国政府所能够制定的最严格的目标。
 
美国内外许多人士都希望能够进一步了解实现目标的具体细节。
 
目前,提出的目标中大致介绍了现有或计划采用的主要减排措施及相应的法律法规。具体包括对电厂的碳排放和油气行业的甲烷排放进行控制, 以及提高轿车和卡车的排放标准等。然而,目标并未对每项措施可实现的减排量做出估计。
 
就这一点而言,美国提交的减排目标与其他国家提交的并无二致。实际上,美国提出的减排目标依赖的是当前政府,而欧盟提出的目标则是依据尚未通过的法律。
 
从各国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提交的自主减排目标来看,要想达成巴黎气候协议喜忧参半。
 
一方面,这些减排目标表明了各国在决定自己的减排贡献上,有充分的自主权和灵活性,各国自行决定减排的形式、程度和结束日期。
 
到目前为止,发达国家已提交了贯彻整个经济领域的绝对减排目标,但各国的减排程度、基准年和结束日期各不相同。而作为第一个提交自主减排目标的发展中国家,墨西哥则选择了一套与发达国家完全不同的减排目标,即在‘基准情景’下进行减排。让各国根据国情制定自己的目标是实现广泛参与的关键。
 
灵活性
 
另一方面,在国别灵活性的基础上还需要有充分的国际规范作为补充,以保证各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并在未来提高减排目标。巴黎气候协议必须建立一套健全的透明机制,要求各国按规定汇报减排工作,并在未能达标时做出解释。各国还必须定期重回谈判桌,对减排工作进行评估,并制定新的减排目标。
 
尽管最严峻的问题仍有待讨论,但巴黎气候峰会即将召开,各国不得不将各自的减排目标公布于众。中国仍将自行制定目标,但习近平主席愿意与奥巴马总统并肩合作,将中国的排放峰值年定在2030年,这在一定程度上回应了国际社会的期待。
 
未来几个月中,中国如何将习近平主席的承诺变成正式的减排目标,其他主要经济体国家又会做出怎样的承诺,全球人民将拭目以待。各国都应该拿出最好的姿态,做好准备在巴黎气候峰会上为达成一项长期、有意义的气候协议做出必要的妥协。
 
翻译:王宁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