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中国向空气污染宣战 美国煤市恐受挫

中国向空气污染宣战 美国煤市恐受挫

12.03.2015
穆 素彬
 
中国煤炭消费减缓,期待将煤炭出口至亚洲国家的美国卖家不得不另寻新买家。
 
图片来源:coalswam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环境保护措施也日趋严格,美国煤炭行业恐无法再寄希望于中国市场,美国银行业也将面临收回太平洋沿岸出口港和现有煤矿项目贷款的压力。
 
美国是第二大煤炭生产国,但其能源结构正在向天然气倾斜,白宫也颁布了更为严格的管理措施,这些都使美国煤炭市场受挫。中国煤炭进口减少,美国矿业公司恐难再找到新的买家,这意味着化石能源将会继续留在地下,太平洋两岸的环保人士将为此欢欣鼓舞。
 
尽管随着中国建筑行业的迅速发展,冶金用煤市场可能会有所复苏,但燃煤市场的前景依然不明朗。能源经济和金融分析研究所一直致力于寻找可以替代化石燃料的经济能源。该研究所的汤姆·桑齐洛说:“从燃煤出口数据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基本政策调整所带来的结构性改变。”
 
在经济放缓、可再生能源比例上升、过剩产能被关闭及针对雾霾采取的相应措施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去年中国的煤炭消费量下降了3%。
 
中国制定了能源和碳排放强度目标,计划使煤炭消费量和碳排放量分别在2020年和2030年达到峰值。民众对雾霾的担忧仍在增加,这都意味着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中国对煤炭的进口量会不断减少。
 
中国煤炭进口量减少的这一预判使太平洋沿岸三个新建出口港项目通过的可能性进一步降低。美国矿业公司的管理层原本希望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能够给古老的煤炭行业带来一线生机,但这个希望已很渺茫。
 
2012年,由美国东海岸和墨西哥湾港口运往中国的燃煤数量高达320万吨,2013年这个数字则缩减了一半。
 
2014年,中国所有种类煤炭消耗量总计约39亿吨,其中2.9亿吨来自进口。可见中国市场对煤炭出口国来说非常重要。
 
美国煤炭出口正遭受多重因素的影响。天然气价格走低,美国国内煤炭价格已跌至六年来的最低点。国际煤炭市场供大于求,美元走势强劲,这些都使得美国出口商在与南非、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等国的竞争中处于劣势。
 
需求萎缩出人意料
 
环保人士一直指责美国煤炭生产商使政府减少碳排放的努力付诸东流,而中国煤炭需求量减少对资金短缺的煤炭生产商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分析人士称他们对中国煤炭需求下降感到非常震惊。
 
伍德·麦肯兹的燃煤行业分析师安迪·罗伯茨说:“我们预计到中国的煤炭消费增长会有所放缓,但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早、这么快。现在,中国的高能耗产业在减少,政府也采取措施使GDP增长不再需要消耗过多的能源。”
 
中国是否进口煤炭对国际市场影响巨大。罗伯茨说:“经由海上运输的煤炭有四分之一都依赖中国市场。”伯恩斯坦研究机构认为,一旦中国的煤炭需求出现下降,就很难再有高增长的市场能取而代之。
 
但如果中国煤炭需求下降使美国出口量减少,这对美国控制碳排放也有帮助。
 
2012年,美国煤炭行业排放的甲烷占到美国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1%,白宫承诺将使甲烷排放减少45%,不过这一目标可能主要通过消减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甲烷排放来实现。
 
法律争端
 
由于美国国内的煤炭需求不断下降,煤炭行业一直争取在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建设新的港口,从而向消费量不断增长的亚洲市场出口煤炭。
 
从一开始,港口项目就遭到有关人士和当地居民的反对。开发商已将最初计划建设的六个港口缩减为三个,但这三个项目依然饱受争议。
 
争端主要来自于产煤州和西海岸关注环保的各州之间。俄勒冈州为保护渔业发展拒绝在哥伦比亚河上建造煤炭运输港,怀俄明州和蒙大拿州对此提出上诉。怀俄明州的立法者刚刚通过一项法案,允许州政府发行价值10亿美元的债券,资助该州以外的煤炭基础设施项目。
 
投资者撤资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需求减小使煤炭及其基础设施项目的可行性也出现了问题。去年,华尔街投资银行高盛集团把自己持有的华盛顿州太平洋门户枢纽港项目的股票卖给了一位墨西哥商人。2014年底,澳大利亚昂布尔能源公司也将负责另外两个项目的北美子公司卖给了一家私募股权公司。
 
桑齐洛说:“在我看来,这是投机风险很高的一项投资。”桑齐洛对美国煤炭港口吞吐能力过剩进行了研究。他认为,煤炭行业不断寻求出口市场是一种绝望的表现。他说:“他们需要找个地方把煤炭运出美国,所以不管前景多么暗淡,他们都得试一试。”
 
不过分析人士指出,长远来看,煤炭产业可能会好转,也就是说2020年后新建出口港成功的几率会增加。
 
伍德-麦肯兹的罗伯茨说,印度的煤炭需求在世界煤炭需求总量中所占的比例可能会增加,可能会成为美国煤炭出口的潜在市场。不过由于距离较远,从太平洋沿岸运往印度的费率可能会比运往中国高。
 
他补充说:“长远来看,澳大利亚和南非将无法满足亚洲对煤炭的需求。”所以,美国煤炭企业可以继续向消耗量巨大的国家供应煤炭这一气候变化的罪魁祸首。
 
翻译:郭筝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