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环保部新部长背后的政治现实

环保部新部长背后的政治现实

05.02.2015
徐 楠
 
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即将被擢拔成为新任的环保部长,环保成为2015年两会前紧急完成人事布局的首要部门之一,说明中国环保行政格局亟待破旧立新,同时也可见:在中国密集反腐的背景下,高官任用或将更加倾向于政治背景单纯的人选。
 
图片来源:Baike 
 
中国的下一任环保部长人选,基本已无悬念。
 
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在1月28日下午,被宣布任命为环保部党组书记。环保部部长、原党组书记周生贤,被免去环保部党组书记。
 
此时是2015年1月底,距离中国一年一度的全国两会,还有不到两个月时间。这正是中国高层抓紧布局一些重要人事安排的时候。陈吉宁此时被任命为环保部党组书记,正是2015年两会环保部长最新任命的前奏。
 
清华更易出现“学而优则仕”?
 
消息来得突然。根据中国政治运行的逻辑来看,环保已经成为2015年两会前紧急完成人事布局的首要部门之一。
 
这个决定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到环保部正式宣布,符合中国高层任免的常规。此次不同寻常的是,组织部门在宣布任命的同时,对陈吉宁所接替的周生贤在任十年的政绩得失,几乎没有做任何评价。
 
周生贤自2005年12月起担任环保部部长。没有意外的话,已过65岁的他将正常退休,平稳淡出政治舞台。
 
一般而言,如果一任官员在被接替之后即将正常退休,那么任免的宣布常常伴随着对其工作业绩、成果或工作作风的充分肯定。然而此次,对于周生贤十年执掌环保部的表现,中组部显得惜墨如金。
 
环保工作在此前两会上遭遇的民意滑铁卢,在中国两会历史上都属少见。
 
2013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对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名单草案的表决,获得850张反对票、120张弃权票、只有1969张赞成票。当时会场上有人惊呼,甚至有人鼓掌。
 
2014年的两会上,有全国人大代表提出提案——环保部在每年两会上做报告并接受代表投票。
 
这些迹象,说明中国的环境危局、以及民众对环境问题的容忍限度,几乎就要跌破政治框架的底线。此前民意汹汹的房价、医疗、教育等问题,都还没有出现类似情况。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环保部换帅恐非意外。
 
那么,为什么是陈吉宁来接替?
 
除了在环保领域的专业性、技术性等因素,另一条人事上的脉络也许更值得留意。
 
现任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陈希,曾在2002年至2009年期间任清华大学党委书记。他在清华化工系就读的时间,是1975年9月至1979年4月。
 
同样也是这五年间,习近平就读于清华大学化工系。
 
据此,或许可以期待更多“学而优则仕”的新星,从清华诞生。
 
中国高官任免的两难处境
 
陈吉宁来自官场之外,与环保系统原来的政治版图几乎完全绝缘。这是一次“天外来客”一般的空降任命。陈吉宁正式接掌环保部之前的过渡和适应阶段,将只有短短的两个月。
 
28日,任命宣布的当晚,陈吉宁的老师——年逾80的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王占生对自己的弟子说,希望他能够团结各方面的力量,顶着压力把工作做好。
 
对于陈吉宁即将领导的新环保部,各界都给予了充分的正面期待。
 
年轻、技术背景雄厚,这些显著的优势因素被反复强调,都已勿庸赘言。此时此刻,人们不惜以各种积极的词汇寄托厚望——“魄力”、“亲民”、“大局观”。
 
桑德集团董事长文一波认为,陈吉宁对产业发展有“统筹”观点。“文对媒体称,在做“水专项”时,陈吉宁一方面给环保部、科技部做工作,一方面鼓励企业参与科研立项。
 
陈吉宁在英国帝国理工医学院的校友王勇对媒体称:“(陈)参与了很多区域、战略的环境评价,对于中国宏观环境比较了解,不像一般学者钻研于很细的技术。”
 
作为国家环境咨询委员会委员、环保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环境科学学会副理事长,综合以上思维特质,陈吉宁或许是学者背景的人士中,最适合担当环保将帅的人选之一。
 
中国首任环保局长、深孚众望的曲格平老先生,对媒体道出一系列正面形容词——“务实、扎实”,“考虑问题实在”,“不讲大话空话”,“科学家的基本态度”,老人说:“我一直很欣赏他。”
 
如此殷切厚重的勉励,是前辈给陈吉宁未来仕途的真诚礼物,更是对中国环境治理新格局的深切期待。
 
然而对他来说,挑战无疑巨大。
 
用《南华早报》的话来说,他是一个“政治素人”,官场的历练经验是一张白纸,担任清华大学校长,不过三年时间。中国广播网的新闻描述了清华校园里的一幅画面:陈吉宁一只腿跨在自行车上,一只腿站在地上,跟同样跨在自行车上的老师聊天。
 
而环保部的工作,毕竟不同于学术研究或者政策咨询,而是意味着实实在在的政治博弈、需要平衡复杂的利益格局,与地方政府、其他部委、大型国有企业之间的关系,较之此前的环保工作,必将更为复杂。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经历1949年以来前所未有的反腐风潮。
 
从十八大到2014年12月,有55名省部级以上官员落网,平均每月有两名省部级高官受到调查。在盘根错节的巨大政治罗网中,政治版图的重整依然是本届高层的首要关切。
 
陈吉宁在官场近乎一张白纸的纯净出身,此刻成为他的巨大优势。
 
从另一个侧面,不难看出今日中国政治任免的两难处境——经历相对单纯的人选在具体的部门中会更为超脱、少受掣肘,但同时也可能欠缺应对复杂局面的经验;久涉官场者,政治经验娴熟,但也必然意味着在政治利益格局中牵涉较深。
 
十余年来,从高校校长中遴选高官,在中国不乏先例。
 
典型的例子包括现任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1999年他从华中理工大学校长变身成为湖北省委常委、湖北省科技厅厅长,两年后担任武汉市委副书记、武汉市长,又经过一年的副部长历练,于2003年正式担任教育部部长、党组书记。
 
还有现任科技部部长万钢,他在2007年由同济大学校长转任科技部部长。
 
然而包括他们两人在内的“象牙塔”高官,多半任职于文教、科技等相关部门。此次陈吉宁接掌环保部,却是在中国环境状况全面告急的局势之下,可谓临危受命,挑战更大。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