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波兰农民暴动 矛头直指露天煤矿场

波兰农民暴动 矛头直指露天煤矿场

05.01.2015
亚瑟 内斯伦
 
食品制造商亨氏联合当地农民,强烈反对在波兰西部农田区域建造庞大褐煤矿场和电厂的计划。
 
波兰是继德国之后欧洲的第二大产煤国。图片来源:Alamy
 
波兰西部的农民警告称,若大型褐煤矿场和电厂的计划得以实施,数千名群众将面临被强制搬迁的风险,内乱可能一触即发。
 
届时,克罗比亚和梅伊斯卡古尔卡地区的食品出口业将首当其冲受到威胁,其中番茄和甜菜(销往英国的亨氏番茄酱的主要原料)的产量将大幅度下降。此外,一些活动人士表示,为了开采褐煤,将不得不拆除一座风电场。
 
有关专家指出,波兰能源公司PAK提出的这一露天采矿计划可能使该地区22个村庄毁于一旦。由于这一矿场计划占地11900公顷(合29400英亩),其中还包括一个100万千瓦的燃煤电厂,这就需要对5800位农民的土地进行强制收购。
 
许多农民世代都居住在这片土地上,他们不会轻易屈服。
 
蓄着胡须的雅努什·麦考维亚克曾是波兰农民党议员,他和朋友还有家人在自家的农场中接受了《卫报》采访。他告诉《卫报》记者,目前已经有数千名群众公开反对建造矿场。
 
他说道:“我们无法预知当地居民的反应。波兰历史上的多起暴动都失败了,但为数不多的一场胜利就发生在这儿——大波兰地区。”
 
他还表示:“如果矿业公司真的带着设备来到这里,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将他们赶出去。一些居民真的会铤而走险,警方也曾多次出动警力加以干预。我们试图安抚居民的情绪,但他们的不满似乎不降反而高涨。”
 
在2012年的一场抗议活动中,PAK公司的汽车被砸,车窗全被打破,井钻也遭到破坏。随后,警方将500多名开着拖拉机参与抗议活动的当地居民记录在案,使紧张局势进一步加剧。
 
西尔维亚·麦考维亚克(与雅努什·麦考维亚克并非亲属关系)认为:“波兰曾经历过40多年的共产主义统治,警察还在试图沿袭共产主义时期的做法。”西尔维亚在当地一个有着5000多名农民参加的协会中担任主席。
 
此次抗议活动主要由当地农民主导,但也获得了当地18个企业的支持。这些企业担心,一旦矿场建成,将导致当地农作物产量不足,空气污染加重,甚至还会造成方圆31英里(合50千米)内地下水位急剧下降。
 
当地规模最大的企业——亨氏食品公司一直坚决反对这一计划。该企业在这一地区的工厂主要负责加工当地的农作物,并将产品的四分之一出口至其他国家。其中,英国是其最大的出口市场。
 
该厂的质量经理莱谢克·文德斯基表示:“该煤矿将对亨氏的商业活动乃至整个地区的经济生态系统产生消极影响。”
 
1997年,亨氏从波兰百年家居品牌普德利什基(Pudliszki)手中购得该厂。目前,这两家公司均使用当地生产的番茄、甜玉米、豌豆和甜菜来制造罐装和瓶装产品,如亨氏番茄酱(Heinz Ketchup)等。
 
此外,由于担心企业会增加裁员,工会也支持此次抗议活动。一些参与此次活动的企业表示,煤矿开采计划一旦获得批准“将大大增加失业的风险”。
 
亨氏/普德利什基(Pudliszki)食品厂的经理斯瓦沃米尔·帕斯茨卡伊尔表示:“一旦矿场建成,我们将不得不从其他地区采购农产品。但某些农作物在外地根本买不到。而重新培养一批菜农既费时费力又无利可图。”
 
帕斯茨卡伊尔说道:“我们一直标榜自己的产品产自无污染的地区,煤矿开采可能会影响我们的品牌形象。”此外,该公司最为担心的是,煤矿开采可能会造成该地区水资源短缺、环境污染、以及土地退化。
 
波兰图雷克和科宁矿区由于开采过程中不断抽取和分流河流及支流的河水,导致周围地区地下水水位下降了50-80米,并使水质持续恶化。
 
开放式循环冷却水会导致地下水的温度发生变化。此外,地下储水层还可能遭受化学物质污染,例如,煤炭燃烧过程中产生的废弃物——煤灰会随着降雨被冲刷或和浸滤至地下储水层。
 
据估计,克罗比亚和梅伊斯卡古尔卡地区肥沃的土壤下面蕴藏着十亿公吨的褐煤。开采这些褐煤虽然利润丰厚,但对环境的影响却不容小觑。相比于硬煤和原油,这种低级别的褐煤在燃烧时释放出的二氧化碳更多,约为天然气的两倍。
 
此外,从健康方面来说,欧洲每年因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重金属(如汞、铅、镍和镉)等燃煤排放物造成的空气污染而过早死亡的人数预计高达45万人。
 
一项对德波边境5家褐煤发电厂的研究估计,这些发电厂每年的健康和环境成本在30-50亿欧元(合24-40亿英镑)之间。
 
来自波兹南大学的本内迪科特•佩普林斯基表示,计划新建煤矿造成的农业损失50年内可能达到13-24亿欧元。
 
本内迪科特表示:“从之前建造露天矿场的经验来看,采矿作业结束后,农产品的质量和产量将因地下水系统遭到严重破坏而大幅度下降。可以肯定的是,这里60%的农业用地将永久性消失。”
 
此外,欧盟对这一地区的投资也有可能会受到影响。在2007-2020年间,欧盟对该地区的投资额高达5.5亿欧元,主要用于土地复垦以及修建步道和自行车道。此外,风力发电也是一个重要的投资领域。
 
相关活动人士警告称,为了开采褐煤将不得不拆除一座风力电厂和11台风力涡轮机。
 
非政府组织中东欧地区银行监督网络(CEE Bankwatch)认为,欧盟方面在波兰化石燃料项目上的立场一直摇摆不定,从而使大型国企有机会从欧盟现有预算中获得高达17亿欧元的资金。
 
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通过分析委员会文件发现,波兰目前正在为其煤炭项目争取更多的资金支持,数额可能高达数十亿欧元,这些项目包括古宾(Gubin)露天煤矿和电厂项目,以及拉兹卡(Laziska)、切乔特(Czeczott)和科茨恩尼斯(Kozienice)的硬煤发电厂项目。
 
波兰电视大亨和财阀齐格蒙特·索罗茨-扎克麾下的PAK公司目前也许还没有申请欧盟的资助,但该公司已经驳回了在计划进行煤矿开采的土地上架设新的风力涡轮机的申请。
 
2015年环境影响评估完成之后,该公司最早将于2016年获准在罗比亚和梅伊斯卡开始作业。
 
附近Przyborowo村的村民、51岁的亚采克·科瓦思涅斯基和当地许多村民一样,在接到法院命令后,不得不允许PAK公司在他们的土地上钻井。
 
亚采克在游行开始之前说道:“我至今仍不敢相信这里会建成一个露天煤矿。我支持发展风电的想法,因为一旦煤矿建成,我将失去约850公顷的土地,而我们家五代人都以这片土地为生。”
 
如果被迫离开自己的农场,亚采克不知道要去向何方。“我当了一辈子的农民。当农民是我的心愿,我实在想不出我还能干什么。土地是我的一切,我无法想象没有土地我该怎么活。”他说道。
 
在当地人的强烈支持下,亚采克·韦德尼斯基再度当选该地区最大的波涅茨市的市长。在这之前,他曾发起一场了旨在保护当地林业资源和农业的环保运动。
 
他坐在市政办公室接受了采访,在采访过程中,他曾打开桌旁的一个绘本,向记者展示白尾鹰、狐狸、野猪、雌鹿、鹧鸪等可能会受到褐煤矿开采活动威胁的当地动物种群。
 
他满脸愁容地说道:“我无法形容这将是一场怎样的悲剧。这就像一个生态炸弹,不仅会给当地带来影响,还将殃及其他国家和地区。这一项目带给自然和人类生活的灾难要远远超过它所带来的经济利益。”
 
“为什么欧盟不向波兰政府施压,迫使其开展更加环保的能源生产方式?为什么波兰政府不能给予那些希望开展风力发电项目的小型投资者更多的关注?为什么这些小型投资者会遇到这么多障碍?”他对此十分不解。
 
当地居民大多都支持发展可持续能源。参加抗议活动的村民卢卡斯·罗伊达认为:“风力发电是解决这一地区甚至整个波兰能源安全问题的一种环保解决方案。与露天煤矿相比,这些风电场几乎没有任何缺陷。我们应该向德国学习。”
 
民意调查显示,虽然人们对就业和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公路建设)的关注度更高,但仍有70%的当地居民反对在这一地区建造煤矿场。
 
当地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19世纪波兰爱国者曾试图进入普鲁士,但遭到了拒绝,于是在自己的土地上制造拖车,而已经搬进附近村庄的外地人则无法获得人们的信任。
 
有趣的是,这个地区的房地产价格在波兰却是最高的。其中一部分原因可能是人们不愿意出售自己的房产,另一部分则是因为这一地区的土壤最为肥沃。
 
雅努什·麦考维亚克表示,PAK公司曾试图以200万兹罗提(合469342欧元)的价格收购他的农场,但他并未同意。他说道:“这家公司试图收买和贿赂当地居民,但给我再多的钱我都不会卖掉我的农场。在这儿建露天煤矿简直就是在我们的心口上插刀子。”
 
他的儿子尼克蒂姆则一边点头,一边说道:“这是我们的土地。我们对它充满感情。它的所有权属于我们。一旦被迫离开自己世代生存的土地,我们就像是无根之草一样,无家可归。”
 
西尔维亚·麦考维亚克脸色苍白地说道:“对我们来说,这将是一场噩梦,而且也将给我们的孩子造成无法弥补的创伤。”
 
翻译:程冠飞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