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印度村民建“冰雪佛塔”储水

印度村民建“冰雪佛塔”储水

22.12.2014
郭 馨
 
印度拉达克的佛教领袖与当地村民一起建造“冰雪佛塔”,以应对喜马拉雅地区冰川融化和气候变暖的严酷现实。
 
修建中的“冰雪佛塔”,今年冬天将修建5座冰塔,在未来则计划拓展到80座。图片来源:冰雪佛塔项目
 
平阳村是喜马拉雅高原沙漠中的一小块山谷绿洲,属于印度最北端的查谟-克什米尔邦。这里居住着藏族人,耕种、放牧,与自然和谐相处。进入21世纪,气候变化给这里带来严重的用水危机,尤其是在每年4、5月份的播种期,因为缺水,农业与绿化无法正常进行,造成了环境沙漠化加剧的恶性循环。
 
2009年11月,中外对话曾经刊登过一篇《拉达克冰人》(The iceman of Ladakh),介绍工程师齐旺诺菲尔Chewang Norphel开创了一种简单的方法来人工嫁接冰川,用于高海拔沙漠的农田灌溉。当年的报道引来了印度政府有关印度河流域发展计划的经济援助,但项目不久后停滞下来。
 
近两年,每年4、5月份的旱情愈演愈烈,拉达克一些村民开始逃离家园,成为“气候变化难民”。拥有2000人口的平阳村是拉达克最大的村庄,年人均收入约600美元,用水非常拮据,月人均用水量仅300升。
 
索南旺楚是平阳村土生土长的工程师,也是公益教育项目(赛谋学校SECMOL School)的开创者。他受到诺菲尔“冰川嫁接”项目的启发,并受邀解决其瓶颈问题。在他看来,诺菲儿项目难以成功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项目选址受限,必须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背阴雪峰,对大部分村庄来说,很难找到符合条件的地点。另一方面,水渠需要大量维护工作,在寒冷的雪山上上下下,对村民来说非常艰难;第二个,冰体直接在开挖的水渠中以平面的形式储存,春季气温升高后冰面快速融化,容易形成洪水,为下游造成隐患。
 
“冰川”从平面嫁接到立体
 
“所以我开始想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我质疑必须在高海拔与阴坡嫁接冰川的基本信念。”索南旺楚说。
 
他观察到,当春天的太阳和风融化冰雪时,表面积大,融化速度就快。如果降低暴露在太阳和风中的表面积,冰就可以更长期地储存在村子里,从而解除村民上山的艰辛。而以锥体储存冰,其表面积更小。例如,一个半径20米高40米的冰锥,将存储约1600万公升的水。如果相同体积的水以2米厚的冰层平面储存的话,暴露于阳光的面积大约是圆锥形的5倍。因此,温暖的阳光与春风将它熔化的速度比冰锥大约快5倍。
 
图片来源:冰雪佛塔项目
 
2014年初,索南旺楚与赛谋学校的学生在2014年初尝试建造了一个6米高的冰塔。冰塔的原理很简单,从上游的河床下以地下水管将河水引到村里的沙石地上,不需要任何电力或机械推动,仅依靠水自身的重力,出水口的水流将被压力推送到与入水口相同的高度。水自上而下喷涌而出,在零下20℃甚至更低的气温下,立即结成冰凌,这样一层层覆盖下来,像是冰川形成的过程。圆锥体的形状又类似传统藏传佛教冰塔的样子,所以当地居民亲切地称之为“冰雪佛塔”。虽然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但冰塔的融化非常缓慢。3月中旬,当所有平坦地面上的冰融化后,冰塔还矗立着,气温接近30 ℃时,出现了绿叶茂盛的树木与雪白冰塔并存的罕见景象,直到5月18日,冰塔才完全消融。
 
用水危机有望解决,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传遍平阳山谷。直贡噶举澈赞法王(Drikung Kyabgon Chetsang Rinpoche)于2014年5月1日前来为冰塔祝福,人们在冰塔上挂上了传统的五色风马旗,吉祥祈福的彩旗又增添了遮挡阳光和暖风的作用,让冰塔的融化又放慢了速度。
 
澈赞法王立即将建造冰塔纳入他原有的“绿化有机”(GO GREEN GO ORGANIC)的5年规划,在他的资助下,平阳村组成了冰塔项目委员会,包括由工程师索南旺楚带领的3人技术小组、由平阳寺仁增喇嘛为首的劳工3人小组。
 
项目也有了新的名字——“冰雪佛塔”,由澈赞法王所辖的平阳寺和赛谋学校共同承担工程的执行工作。“冰雪佛塔”项目于2014年10月13日在国际山地气候变化与应对会议上,由直贡噶举澈赞法王与查谟-克什米尔邦总督Sh. NN Vohra先生一起宣布启动,2014年底之前,他们将会在平阳建起3~5个大尺寸冰塔,2015年春季融化后足以灌溉约50公顷土地。然后再逐步发展,一直到80个冰塔,那时,所有冰塔所储藏的水将满足整个平阳山谷的灌溉。澈赞法王说:“从全球来讲,这不仅让平阳或是拉达克受益,还让那些冬季寒冷并干旱缺水的地方都受益。”
 
网上募捐
 
拉达克人以前在建造佛塔时,依靠寺院里一种称为哈拉(HALA)民主劳动贡献的方式。在今天这个数字时代里,“冰雪佛塔”项目建立了一个全球哈拉贡献系统,即在网站INDIGOGO上发起募捐。 索南旺楚认为,人们有钱可以出钱,没钱的可以参与项目的推广,让更多人了解和关注喜马拉雅冰川消融和全球水危机。
 
项目开始的一个月内,在澈赞法王的号召下,得到世界各地的直贡噶举弟子的支持和捐助。虽然还没有达到目标预算的119,000美元,但募捐的效果正在一点点显现出来,11月底之前,项目组已完成了埋设2.5公里长的PVC管道,“为了让首个计划万无一失,我们铺设另一根管道作为备用。管道由钢筋水泥稳定覆盖,预计能用25年。未来,我们将在流程自动化上尝试,让冰塔在科技太阳能机械手臂的帮助下自动升高,而目前塔顶喷泉只能随冰塔升高由人工手动抬高。”索南旺楚说。
 
2014年5月,在直贡澈赞法王的领导下,绿化有机协会还在平阳寺讨论了可持续发展的城市计划:平阳广阔的沙漠将依靠太阳能变成一个绿色清洁的城市。 城市发展的主要收入将用来在这片沙漠上建立一所大学,为拉达克成千上万的青少年提供教育机会。在印度,不管从文化、人口,还是从气候角度来说,拉达克都是一个特殊地区,印度本土的热带科技无法解决拉达克极地气候带来的问题,因此,这所大学将要致力于研究和解决拉达克的特殊问题。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