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气候变化运动发展壮大

气候变化运动发展壮大

17.09.2014
简 麦克贾克
 
本周末计划举行的纽约大游行表明,气候行动主义已经改变策略,正在积极寻求扩大群众基础。
 
除了学者和环保积极分子等传统参与者之外,环保游行活动正在试图吸引各类人群的参与。图片来源:maisa_nyc
 
9月21日本周日,上万名环保倡议人士将涌向纽约市的街头,用团结一心的游行迎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召开的高层气候变化峰会。潘基文决心要在会上“促进和推动全球气候行动”并呼吁各国首脑“采取切实行动减小温室气体实际排放量与目标排放量之间的差距,步入达成富有雄心的法律协议的正轨”。
 
五年之前,哥本哈根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5次缔约方会议(COP15)以僵局告终,发展中国家和发达世界的污染国相互指责对方阻碍了谈判进程。五年之后的今天,人们是否已经受够了世界各国首脑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不作为?游行的组织者对活动前景表示乐观。他们在地铁和公交车站里贴满了海报和传单,并通过社交媒体发动了网络宣传攻势。他们预计,将有50万人加入到曼哈顿街头的和平抗议中。组织者已经获得纽约警方的游行许可,并计划将此次游行办成一次类似于家庭周末聚会一样的非对抗性活动,避免催泪瓦斯污染空气。
 
哥本哈根峰会期间也曾有近10万人举行抗议示威活动,但随着900多名示威者的被捕,示威活动最终不了了之。哥本哈根的混乱之后,遏止世界对高污染能源依赖的努力几乎没有取得任何明显的进展。最终哥本哈根会议并未达成任何具有约束力的减排承诺。
 
气候行动一度陷入低潮。仅提高人们对气候问题的意识还不够。科学家此前断言,除非全球碳排放量缩减,否则干旱、洪水、森林火灾和极端天气必将发生的更加频繁。如今,这一断言已经成为事实,气候灾害也频繁地见诸报端。(飓风桑迪和台风海燕都是让人难以忽视的重大事件。)接下来的五年中,将大气层中的温室气体浓度稳定保持在350ppm这个足以防止灾难性气候变化的水平上仍将是一项重要的任务。
 
纽约举行这次游行究竟又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呢?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往往会引发抗议活动。抗议活动的形式多种多样,从哥本哈根会议期间的游行、恶作剧和直接行动,再到华沙会议上环保NGO组织的集体退场以及哥本哈根和玻利维亚科恰班巴会议期间的另起炉灶召开峰会等。
 
本次峰会将有众多国家的决策者参加。这正是组织者召集此次大规模抗议活动以说服政界采取行动的主要原因之一。尽管印度总理纳兰德拉·莫迪以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缺席会议,世界各国媒体仍将聚焦于此。此外,分布于世界各地的其他九个城市,包括伦敦、德里、里约热内卢、墨尔本在内也将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
 
此次群众气候游行的组织者是一个名为350.org的环境团体。该组织十分活跃,并与超过150个国家和地区的1000多个草根组织和非政府组织建立了密切的联系;该组织的名字来自大气中二氧化碳的安全浓度水平。该组织联合创始人和联络主管杰米·海恩强调,本周日“将是一个重要的时刻,它将为推动各国在明年召开的巴黎峰会上签订一项新的全球气候协定奠定一个良好的基调”。
 
“我们需要迅速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不能只是纸上谈兵。世界各地区前沿的国家已经遭受到了气候变化的影响。气候变化将给最易受到影响的国家造成极大的伤害。如果我们不能大幅度减少碳排放,情况只会变得更糟。”
 
新成员
 
那些受过良好教育、持自由主义观点的人一直以来都是气候变化行动最有力的支持者,但寻求更多民众的支持已经成为气候变化行动倡议组织的首要任务。这些组织通过许多富有创意的活动招募新生力量。例如,生态多样性中心(the Center for Biological Diversity)就租赁了一辆“群众气候专列”,列车从旧金山湾地区出发,经停萨克拉门托、雷诺、盐湖城、丹佛和芝加哥等地,召集“关心气候问题的群众”并载着他们于下周二抵达纽约市,正好赶上大规模游行。其目的在于通过宣讲会、交流活动和研讨会等增加乘车民众的环保知识,提高参与气候变化行动的热情,从而获得更多人的支持。
 
宣讲会的一个关键环节就是放映由著名电影制作人凯里·尼克斯和贾里德·P·斯科特拍摄的纪录片《扰乱》。这部影片于今年九月初问世,通过戏剧化的镜头和科学的分析对气候变化以及遏制气候变化所需的政治决策和技术行动进行了阐释。“阿尔·戈尔的电影应该按这样拍,”将要参加群众气候游行的加利福尼亚政策和组织顾问克莱尔·格林菲尔德表示。她认为,本周末游行活动前的准备工作与1982年6月12日举行的反核武器大游行的组织工作类似。在那个没有手机和互联网等快速联络方式的年代,共有一百万名反核人士参加了在纽约中心公园举行的游行。
 
“我们不断扩充《京都议定书》的条款,一而再再而三地面临最后的截止期限。这真的是一种挑战——五年中我们召开了三次会议,现在只剩下两年时间解决问题了,”格林斯菲尔德指出。“最大的障碍在于各国不想减缓自己的经济发展速度,而且气候变化对各国的影响也不一样。”
 
素食主义者、痴迷于可再生能源的人、以及环保狂的聚会总是会让一部分美国公众心生芥蒂,因为很多美国人对于绿色运动以及非主流文化的热情怀着质疑的态度。近期一次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人仍然否认或者忽视气候变化这个问题。
 
“这些极端的环保疯子不但让我花了更多的钱,还无缘无故地逼着我改变生活方式,我已经受够了,”管道安装工麦克·基近日在气候变化怀疑论者的网上论坛里发言表示。2011年抗议基斯顿输油管道项目中,环保人士曾与麦克这样的否定论者们积极互动,帮助绿色运动重新焕发了生机。此外,由于担心项目会破坏他们的圣地以及输油管道污染带来的健康风险,土著居民也开始史无前例地大规模参与到抗议活动中来。
 
广泛的利益群体
 
全球196国家希望于2015年12月在巴黎敲定全新的国际气候协定。为了给达成新的协定造势,需要大量抗议者参与到游行活动中来。潘基文近日在美国讽刺艺术家约翰·斯图尔特主持的电视节目《每日秀》中亮相,希望获得更多年轻人的关注。潘基文在节目中呼吁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出他们的声音”。而年轻人会不会听从召唤,站出来,走上纽约街头呢?
 
除了学者和环保积极分子等传统参与者之外,环保游行活动正在试图吸引各类人群的参与。不同肤色的人们将参与到本周日纽约举行的活动中来,童子军、学校教职员工、商界人士、社会正义团体和宗教团体也将参加。来自机工、电工、农产工人、教师等三十多家工会以及服务业从业者团体的代表也将到场。
 
劳动者与绿色运动结盟将是推动可再生经济发展的重要一步。但凯文·齐兹等富有经验的绿色运动组织者提出,不能再重复陈旧的抗议方式,而应该采取直接的行动,以求加强气候行动信息的传递效果。也有人认为,采用占领运动推广起来的策略会将潜在支持者和立法者推到对立面。全球气候运动正在采取一种新的策略,那就是邀请众多地区利益代表的参与。这一点在群众气候游行的召集口号中表露无遗:“为了改变一切,我们需要每个人的支持。”
 
译者:子明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