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中国铜矿需求加剧智利环境污染问题

中国铜矿需求加剧智利环境污染问题

28.08.2014

卡米妮亚 拉慧慈

智利精炼高规格铜满足中国需求,给严重干旱的北方地区带来压力

2012年,智利80%的铜都出口到了中国,且数量仍在增长。图片来源:Tennen-Gas

走近丘基卡马塔铜矿旁的“鬼城”,风从耳边呼啸而过。“鬼城”位于智力的阿塔卡马沙漠,海拔约2800米;城中空置的房屋和店铺都悬挂着“禁止入内”的标识,街边的警示牌也都写着前路已封。

这里曾居住着25,000名在附近丘基卡马塔铜矿(全世界最大的露天铜矿)工作的工人。然而2008年2月,住在这里的最后一家人也搬走了。采矿给这一地区带来了严重的污染,已不再适于居住。因此,智利国家铜业公司(CODELCO)(智利最大的公司和铜生产商)将员工和家属迁到了17公里以外的沙漠绿城——卡拉马。


“鬼城”的贸易仍旧活跃
 

城虽然空了,但铜矿还在全力运行。这座铜矿是CODELCO公司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满足公司最大客户——中国不断严苛的要求,整个公司都在开足马力地生产。

公司的口号是“发展CODELCO,兴旺智利”。公司(直接或间接)雇佣员工67,000人,铜矿储量7700万吨,占全球储量的20%,位居世界之首。公司还声称其产量占全球铜产量的10%,总计约7.97亿吨。

“但这还不足以满足客户的需求,中国需要高质量的铜”,CODELCO的代表人迭戈·干地亚如是说。他还表示:“中国制造平板电脑、手机、相机等高科技产品需要优质的铜纤维;因此,生产中国客户需要的铜更加费时费力。”

中国对纯铜的大量需求也给智利的环境带来了不小的压力,这是因为智利采用高污染的生产方式来制造受热捧的高规格铜。铜矿石从丘基卡马塔铜矿开采出来后,需要在摄氏200度的高温下进行冶炼,从而将铜与硫化物和氧化物分离并提纯。经过提纯的铜或被整块地运往中国,或被放入模具中,氧化成高密度的黑色粉末。

冶炼过程释放出大量矿物元素、颗粒物质和硫氧化物,造成环境污染并损害健康。“冶炼严重污染空气”,干地亚在“鬼城”的图书馆里给我们解释提纯过程时说道。而阿塔卡马沙漠上的大风又加剧了污染。大风吹起地表的颗粒物质,使提纯过程中释放的有毒气体四处弥散。

采矿带来的影响

卡拉马市环境部门的一名环境学家叶瑞‧卢扎在采访时说:“很显然,随着中国铜矿需求的不断上升,环境污染会越来越严重。”

他以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矿为例。该矿生产的产品全部销往中国,仅2013年一年,该矿对华纯铜销售量就超过了12.8万吨。这里的污染就是当地政府目光短浅、只顾采矿发展经济的有力证据。
 

他继续说,“不幸的是,过去的五六十年里,卡拉马的空气、土地和水都受到了严重污染。卡拉马原本是内陆地区重要的商业通道,农业也是其主要产业之一。现如今,来自国外的需求压力让这里彻底变成了矿产区。”

现年33岁的环境工程师奥兰多告诉我,他曾经负责检测丘基卡马塔铜矿的空气质量,在那座城市呆了三年,如今他却形容那里“糟糕透顶”。“空气质量太差了”,他一遍开着车一边说道,车上坐着一群从圣佩德罗德阿塔卡马到月亮谷的游客。月亮谷是个旅游圣地,几百年来滴雨未降。奥兰多的家人在智利北部开了一家旅行社,他现在就在旅行社工作。

水是主要问题。冶炼铜需要大量的水, 这将消耗掉阿塔卡马沙漠上大量的水资源,而阿塔卡马已经是全球最干旱的地方了。卢扎说,“加工过程需要将硫酸和水一起使用,大量的水被蒸发掉了。同时,农业灌溉用水的水质也受到影响。”

接下来是运输卡车的问题。这些卡车将铜和废料运出铜矿;在丘基卡马塔,上百辆卡车来来回回,一周七天、一天24小时地从不间断。其中德国大型卡车的装载量最高可达400吨,日本小型卡车的装载量最高也达到330吨。干地亚又告诉我:“这里每天需要清除40万吨废料”。这些进出于丘基卡马塔的卡车每分钟消耗3升柴油。

虽然2013年CODELCO投资了1.81亿美元用于改善安全和职业健康问题,但智利人还是在大规模的铜生产活动中付出了环境的代价。铜矿开采和提炼给工人们带来了严重的健康问题,轻至哮喘,重至免疫力降低。实际上,六岁以下的儿童和孕妇是不允许进入丘基卡马塔铜矿的。

奥兰多说:“许多矿工都生了病,患上矽肺。矿里的温度太高。以前,因为没有任何安全生产标准,许多工人都死于意外。现在终于有了相关标准。”

需求增长vs结构单一

中国快速的城市化发展每年需要消费全球40%左右的铜供应量,用于制造高科技产品、电缆、汽车、摩托车、冰箱、管道设备等等。

中国如此庞大的需求从智利的统计数据中可见一斑。2013年,中智之间的贸易额比2005年两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时上涨了22个百分点;2012年,智利80%的铜都出口到了中国,总价值高达140亿美元。同年,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出访智利时说,两国政府计划到2015年将双边贸易翻一翻,贸易额将达到 600亿美元。

智利对外关系部下属国际经济关系科曾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两国贸易]增长与同期智利铜产量扩大成正比。”

很明显,智利的经济发展高度依赖对华铜出口贸易。2013年联合国拉丁美洲经济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指出,智利对华出口中,金属材料占85%,其中绝大部分为铜。智利可以算得上是拉美地区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但其出口结构过于单一——7%的GDP来自对华铜出口。

中国需求重塑拉美矿业版图

智利不是唯一一个满足中国矿产品需求的国家。今年4月,大宗商品巨头中国五矿集团达成一项价值58.5亿美元的交易,买下了秘鲁最大铜矿之一的拉斯班巴斯铜矿。这也是中国矿业企业迄今完成的最大收购之一。该铜矿将于2015年投入运营,预计头五年年产量将达45万吨。中国五矿集团因此成为全球十大铜生产商之一。

根据国家矿业协会的统计,中国国有企业在秘鲁投资总额达到190亿美元,成为秘鲁主要铜制品生产商。但这些企业对当地环境疏于管理的恶名也逐渐传播开来。2014年3月,秘鲁当局对中铝矿业国际将有毒废料排放到河流中的行为做出处罚, 中铝国际不得不关闭其在特罗莫克的铜矿。

迭戈·干地亚在采访时还说,地质学家在智利北部发现了另一个深及千米的铜矿层,足够开采50年。看来只要中国对铜的胃口还在,智利就会无休止地开采,污染也会继续存在。




翻译:王宁

中国铜矿需求加剧智利环境污染问题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