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走私象牙的中国客

走私象牙的中国客

黄泓翔

27.11.2013

什么样的中国人在非洲参与象牙贸易?他们怎样做象牙走私?黄泓翔在莫桑比克做实地调查,详细描述现场真相。

Main_rhino_6

 今年10月30日,中国厦门海关查获了多达12吨的象牙,是中国历史上最大象牙走私案,价值6亿元。无独有偶,11月3日,坦桑尼亚一位中国人家中查出1.8吨藏匿象牙,引起非洲媒体轩然大波。根据纽约时报和大量国际专家估计,中国市场要对全球70%的象牙贸易负责。

纪念品级别

小董在一家中国通信公司工作,这个周六,被派到莫桑比克出差的他,来到了这个每周开放一次的“六月二十五日广场集市”,并为他将要结婚的国内亲戚用手机拍了一段祝贺视频。在随后的采购中,他买了几串象牙做的手镯。“你们看,我现在位处的是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最大的象牙市场。我会给你们带些好东西回去的!”

这个市场出售的手工艺品非常多样:非洲布画、木雕、果壳抽屉、小矿石做的首饰。然而,对中国客人而言,这个市场仅仅作为“象牙市场”而闻名。

 “你要什么?‘象牙’?‘黑木’?我们有,‘不贵’!”当地的贩子看到中国人经过时都会格外热情,用说得非常标准的几个中文词汇吸引这些贵客。他们的摊子边总是放着一个大纸箱,里面放着满满的象牙制品——一般来说,他们只愿意对中国客人出示。几乎所有的象牙制品都是中国人在买,而白人游客毫无兴趣。除了象牙,中国人还喜欢买黑木制品——那是一种需要漫长生长时间的珍贵硬木。多年以前,这个市场的象牙制品被公开售卖,然而今天,随着非洲抵制象牙的声音日益高涨,这种贸易进入了隐秘状态。

老李是中国一家石油公司的驻马普托员工,已经在马普托呆了两年。在市场上,他向新来的同事传授把象牙球手链带回国的技巧:“我们把绳切了,把珠子零散藏行李里带回去,能带回多少算多少,再拼起来又是手链。”

“你一次不要带超过一两公斤就好。出莫桑比克没有问题的,在国内海关如果被查到,给他们就是了,反正这里很便宜。”老陈是中国一家建筑公司的驻马普托员工,已经在这里呆了一年。他每周都要逛象牙市场,并且挑选最上等的象牙。他向笔者展示了他的收藏品:手链,筷子,印章。

这就是中国人在非洲参与象牙贸易的最广泛类型:纪念品级别。无论是中国企业的外派员工,还是来开小店的中国沿海移民,很多人在回国时夹带少量的象牙制品。象牙制品在这里非常便宜,一对手镯折合人民币四五百元,在中国黑市,价格可高达一万。在亚洲,一公斤象牙价格高达3000美元,而在莫桑比克,贫穷的当地猎手仅以每公斤300元人民币左右出售。几经转手到了首都市场,价格也不会太高。 

大量的中国散客购买,不仅因为有高达百倍的利润,而且风险非常低。“理论上,合法渠道的象牙手工品是可以当地销售的,只是不能出境。”莫桑比克北部麒麟巴国家公园的负责人包戴尔说。

莫桑比克在象牙方面的立法薄弱,严重的腐败令执法更加混乱。按照法律,每种动物在莫桑比克都有一个对应的赔偿价格,比方说,一头大象是一亿两千万当地币,折合美元四百万。被捕的盗猎者会被允许去筹集罚款并且赔偿,只有当他无法赔偿时,才会面临可能的牢狱之灾。而实际上,大量的盗猎者不会被捕,即便被捕也能通过各种漏洞逃走。而一些象牙制品可以当地出售却不能出境的规定,也在腐败面前犹如笑话。

“给海关工作人员两千当地币(合人民币四百),他们就不查你的行李。”老朱是马普托机场的工作人员,参与了这座新机场的修建。他说,莫桑比克的机场海关只要愿意花钱打点,完全不用担心。

集装箱级别

 “纪念品级别”是不容小觑的,尽管单人量少,但大量涌入非洲的中国人足够形成庞大的市场。然而,比起这些散客,中国人还以更高级的形式参与走私。

莫桑比克的北部是大象盗猎的主要发生地,这里的主要港口城市叫彭巴。在彭巴,今天存在着大量中国商人,他们大多数从事木材行业,即将当地木材用集装箱运回中国。根据国际环境调查机构EIA2011年的调查,大量的中国木材公司有非法走私现象。那些木材公司并不自己砍伐,而是向当地人廉价收购木材——不管来源是否合法——并运回国内销售。钻着当地监管和海关的漏洞,他们的木材进出口生意处于灰色地带,并且有时会夹带其他灰色生意。

2011年,在彭巴港,一家名为天和(音译)的中国公司的木材集装箱,被查出夹带126根象牙原牙、一根犀牛角,和一些穿山甲鳞片。这家公司后被法院判处赔偿其当地合作方MITI公司350万美元,并已在今年8月被关闭。

德瓦是MITI公司的负责人之一,他不断地对媒体声明,MITI并没有参与中国人的象牙生意。他表示对曾经的中国伙伴很生气:“虽然没抓到证据,但是我知道,那么做(在木材中夹带象牙等违禁物)的不只是那一家公司。中国人总是这样!”

彭巴的中国个体公司大多运作于灰色地带,并且非常熟悉如何与腐败的政府打交道。

当笔者来到彭巴一家中国木材公司暗访时,见一男一女两名穿制服的莫桑比克人坐在他们办公室看电视,里面放着中国电视剧。

 “他们一个是海关的,一个是警察局的,理论上装箱时他们应该来看着。他们确实来‘看’,就是来收钱和看电视。”该公司一个小伙子笑着说。

“天和之所以被抓,是因为没有花钱打点周全。想省小钱,花了大钱。”另一家彭巴主要中国木材公司的管理者老周说。他声称他们公司是当地中国公司里唯一完全合法的,然而,笔者通过在线搜索,发现该公司也多次被抓获走私木材,被当地媒体称为“屡教不改者”。

参与走私的更高一层,是极少数权贵。在肯尼亚,一家中国公司的负责人对我说:“很多象牙是通过‘外交渠道’回去的,而不是通过我们这样的普通人。”

所谓外交渠道,指的是个别腐败的政府官员,利用乘坐的外交专机不用经过海关的便利,向国内走私象牙。这种渠道涉及人员较为高级,因而鲜有被抓获的实际例子。

2013年6月,新华社的外文版报道说,两名前往中国的外交官与军官,在赞比亚涉嫌携带价值14万美元的27公斤象牙时被捕。报道并没有提到这些走私者的细节。

我就此询问中国驻莫桑比克大使馆,大使馆表示:“绝大多数中国公民遵守莫法律,但也不排除个别人从事非法交易象牙的可能性,中国使馆将继续做好对本国公民的宣传教育。”

腐败与受害者

在非洲,部分中国人从体制漏洞里寻求利益,但另一方面,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不具备是非观念。

 “非洲人真是想钱想疯了。”一名驻彭巴的中国员工在微信朋友圈里上传了一只穿山甲的照片,并配上这句评论。那是当地人抓来卖给中国人吃的。据我了解,在彭巴的中国人大多数至少吃了一次穿山甲或其他野生动物,因为很便宜。然而,中国人并非不了解这是保护动物,甚至有时会因为这些行为而鄙视当地人。

 “非洲当地人只要给他钱,什么都干得出来。他们没有尊严,没有社会责任感。”一名在彭巴的中国木材公司老板老周说。像许多其他中国人一样,他也向我诉说他在非洲的遭遇,比如官员和警察如何腐败索贿,政府机关办事如何效率低下,还有频繁的抢劫等犯罪。在大多数中国人眼里,自己都是“黑暗非洲”的受害者,尽管他们已经学会了如何在这种法则中利益最大化。

 “木材现在越砍越少了,终究是不可持续的。我们准备转行做农业。”老周说。

老周和莫桑比克政府官员打过很多交道,也比较熟悉政治内情。据他介绍,接下来的总统大选中,一个候选人很腐败,另一个候选人很清廉正义。

 “如果那个清廉的赢了,那么国家会越来越好,但是木头生意这种就不好做了。此外,中国方面的监管和法律也越来越严了。我们必须根据接下来的大环境来决定我们的战略。”老周说。

--------------------------------------------------------------------------------------------------------------------------------------------------------------------------------------------------------------------------------------------------------------

"中外对话"是世界上致力于环境问题的第一个完全双语网站,旨在发布高质量文章,提供双语信息,促进直接对话,为我们共同面临的环境挑战寻求解决方案。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