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湄公河建坝再惹争议 老挝政府平抑反对之声

湄公河建坝再惹争议 老挝政府平抑反对之声

菲利普•赫希

       18.11.2013
 

菲利普·赫希指出,老挝一意修建栋沙宏坝,标志着湄公河沿岸国家开始降低保护标准,竞相开发湄公河。

article image

“中国在湄公河上游大力建设水坝,使下游国家也雄心勃勃地要发展水电”。图片来源:International Rivers

上周我们关注了湄公河上游(即澜沧江)沿岸水电站对当地居民的影响,本周为您带来老挝在湄公河下游大兴土木,积极推进建坝工程的报道。

在老挝、柬埔寨交界地带,湄公河分支众多,并因断层形成20多米的落差。纵横交错的河流孕育了广阔的西潘顿湿地,意即有“四千座小岛”的湿地。一些支流落差大、水量充沛,形成壮观的瀑布,其中最著名的是孔恩瀑布。一些峡谷中的支流虽水量略小,但落差同样很大。

但胡沙宏河却是个例外。河床地势变化较为和缓,水流过断层带时形成的是急流而非瀑布。因此胡沙宏适宜鱼群通行,成为旱季大量鱼群洄游的唯一通道。甚至在一年中的其他时间,上千上万的鱼也要取道胡沙宏完成季节性洄游。

2013年9月30日,老挝知会湄公河委员会修筑水电站坝的计划。该坝位于胡沙宏河上,并因东岸的岛屿而被命名为栋沙宏坝。施工方为马来西亚美佳第一有限公司。该公司曾在马来西亚沙巴州和中国投资修建火电厂,但从未参与过水电站坝项目,也没有在老挝工作的经验。

栋沙宏坝设计发电能力260兆瓦,与老挝目前计划建设的其他水电站坝相比并不算大,是湄公河干流装机容量最小的水电站坝。

然而,数百种鱼都要通过胡沙宏在生长和产卵地之间进行长距离的季节性洄游,因此渔业专家、环保组织、湄公河沿岸居民都担心拦水建坝会对这些鱼类产生影响。

西潘顿
地区是世界上最大的非机械化淡水渔场,任何较大的变化都会影响到该区域以及整个湄公河流域内柬埔寨、老挝、泰国的国民生计和食品供应。

阻碍鱼类洄游

水坝开发商也承认,没有鱼能够通过栋沙宏坝到达上游。不过,他们提出了另一种方案。他们已开始清理、平整附近的两条水道——胡撒达姆和胡沧培克,降低其河床坡度以利于鱼群通行。开发商承诺,施工期间会关注鱼群洄游,保证其采用新的路线。他们还说,会安装比较不伤害鱼类的涡轮机,以减少鱼群通过电站时被卷入致死的情况。

科学家和环保人士都对此持怀疑态度。过去,如此规模的自然鱼道从未能被平行路线成功替代。也没有人研究过鱼群通过新涡轮机的存活率。政府间组织湄公河委员会负责处理与湄公河有关的事宜。该组织指出,至少95%的鱼群洄游时都要改道新的半人工鱼道。科学界普遍认为这很难取得成功。

2007年,34位颇具影响的科学家联名致函老挝政府,警告说单从经济角度来看,栋沙宏坝造成的损失就已远远超过它带来的效益。一份早期栋沙宏坝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也指出,在如此重要的鱼类洄游通道上建造水坝并不可取。然而,开发商并未理会这些不利的研究结果,他们另外出具了一份环评报告,声称水道改造成功将给渔业带来极大效益,同时胡撒达姆等河已处于过度开放状态,新水道可以减轻其压力,为渔民提供其他选择。

另外,人们担心水坝还会影响到湄公河短吻海豚的最后一片栖息地。它们生活在瀑布下一个水潭里,离新坝不到2公里。水坝噪声及水流变化都会对它们产生不良影响。此外,短吻海豚以过往的鱼类为食,若水坝影响到鱼类洄游,也就会危及这种淡水哺乳动物的生存。

栋沙宏坝是老挝在湄公河下游的干流上建造的第二座大坝,第一座大坝沙耶武里坝已于2012年11月开工建设(中国已在湄公河干流的上游建造了四座大坝)。然而,与此前不同,老挝政府并未就建设栋沙宏坝与相关国家磋商,这违背了1995年签署的湄公河协议。老挝方面的解释是,栋沙宏坝并未将干流的水全部拦截,因此不属于干流水坝。然而湄公河委员会早些时候的文件已明确指出,栋沙宏坝属于干流工程。

老挝、越南、柬埔寨和泰国签订的湄公河协议规定,所有全年运转的干流工程上马前必须与相关国家磋商。非干流工程则只需知会其他国家,不用正式征得其他国家的同意或是在项目动工前发布通告。栋沙宏坝预计11月动工。

邻国尚未表态

湄公河流经多个国家,老挝的单方面行动会带来什么影响?由于栋沙宏坝非常靠近柬埔寨,遭到柬埔寨国内很多非政府组织的批评。但柬埔寨政府尚未做出任何表示。这可能是因为,柬埔寨刚刚结束充满争议的大选,其当务之急是组建新政府。也可能是因为,柬埔寨自身在着手建造塞桑河下游2号坝,大坝将给渔业带来破坏性影响。专家认为湄公河渔业资源可能会因此减少9%。

越南也没有就栋沙宏坝表态。这可能是因为栋沙宏坝对水文、泥沙沉积的影响都非常小。越南的科学家和决策者特别关心这两方面的问题,因为这是三角洲地区农业的基础。尽管整个流域内的渔业资源是一个整体,但迁徙的鱼群对越南而言并不是特别重要。

我曾在“中外对话”撰文指出,中国在湄公河上游大力建设水坝,使下游国家也雄心勃勃地要发展水电。现在的情势与此类似,上游国家单方面采取行动,其他国家也竞相开工建设,可持续、合理管理湄公河的标准不断降低。

在这种情况下,应该由有影响力的组织介入,推动各方就具有跨国界影响的项目进行理智的讨论和决策。就栋沙宏坝来说,讨论结果应该是该坝确属干流工程,应依照相应规则行事。然而,湄公河委员会并不是这样一个有影响力的组织。委员会秘书处还在等待各国政府表态。沙耶武里水坝建设前,磋商程序至少迫使越南和柬埔寨立即做出了反应。而这一次,如果允许老挝政府简单地知会各方就开工建设栋沙宏坝,无异于其他国家放弃权力直接为建坝开了绿灯。

--------------------------------------------------------------------------------------------------------------------------------------------------------------------------------------------------------------------------------------------------------------

"中外对话"是世界上致力于环境问题的第一个完全双语网站,旨在发布高质量文章,提供双语信息,促进直接对话,为我们共同面临的环境挑战寻求解决方案。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