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牛仔之都”的污染之痛

“牛仔之都”的污染之痛

       黎广 蒋明倬 卢广

13.08.2013

更多信息欢迎访问:http://www.chinadialogue.org.cn/

作为中国工业化的典型城镇,广东新塘经济发展的靓丽光环背后,是纺织产业带来的环境污染之痛。

新塘镇久裕村的打工者在简易的大棚下加工牛仔裤。这里随处可见手工处理牛仔服装的工人。从早到晚,都有工人把一堆堆牛仔服装装上货车。

中国东南角上的广东新塘镇是全国牛仔裤第一名镇,全球每销售三条牛仔裤,就有一条来自新塘。新塘作为牛仔裤专业镇,共有牛仔服装生产及关联企业4766家,占全镇企业总数的80%。年产牛仔服装3亿件,带动就业22万人。全国60%的牛仔服装产自新塘,30%的出口牛仔服装来自新塘,产品远销几十个国家和地区。

但踏足新塘,才发现,它与真正的“时尚之都”相去甚远,且危机四伏:原材料上涨、资金乏力、不断上涨的人力成本、缺乏有品牌知名度的企业、设计水平低下,更为严重的是,当地付出了沉重的环境代价。当地流行一种说法:“解决不了污染问题,在新塘送你一栋楼都千万别要!”

污染严重

新塘镇内的东江河段,河岸的水已成了蓝黑色,伴随着这些深色水流的,则是一股奇怪的异味。烈日下,当地人董耀明(化名)戴着一副深色太阳眼镜,用手指着记者携带的卫星地图说:“这肯定就是在洗水(漂染)厂那一带。除了那些染牛仔布的厂,其他地方排不出这么脏的水。染完色的污水就直接排出来,流进了东江。”

董耀明说,16年前,他除了可以在洗水厂见识当时新潮的牛仔裤是怎么做出来的以外,还可以带女朋友到东江去游泳。“但是现在,就算你给我钱叫我下水我都不干。”他说。

牛仔裤的制作,要经过设计制作、洗水、打钉、剪线和包装等过程。其中,洗水是将牛仔布料做旧、显出质感的环节。一条牛仔裤是高档、中档还是低档,除了面料、设计,最重要的是洗水。

而洗水的污水,大多未经处理就排放到河流中。新塘镇大墩村的集体污水处理厂,已经停产一年多了。

董耀明说:“现在新塘的牛仔洗水厂多如牛毛。镇政府去年花大力气整顿了一次,拆迁了80家左右的洗水厂到新建的‘新洲环保工业园’。但是小的厂太多了,他们哪里会处理污水,都是私自排到河涌里。假如前几天不下雨的话,你会发现河水就是蓝黑色的。”

在新塘镇的泥紫桥岸边,就堆积了不少蓝色的绒布堆,像家用洗衣机里滤网里的沉积物一样。前几天刚下过雨,蓝色染料流过的痕迹清晰地印在河涌边。

2010年11月,绿色和平发布一项调查,在新塘有3个采样点,被送检的河流底泥样本中重金属铅、铜和镉的含量均超过国家《土壤环境质量标准》,其中一个底泥样本中的镉超标128倍,而一个水样的pH值更高达11.95。

健康担忧

牛仔业的污染,当地人已经见识;但是外来打工人员和下游民众,则往往成为不知情的受害者。

新塘最初的洗染厂建在大墩村,污染了河流,当地村民意见极大。从2006年起,新塘镇开始大规模治理,逐渐将洗水厂、印染厂迁至新塘镇西侧西洲村的环保工业园。

这个环保工业园,显然并不“环保”。现在工业园的主干道上,锅炉轰鸣,硫化物气味刺鼻,部分工厂外的沟渠内淤积着蓝黑色的废水。路边的树上都挂满蓝色丝绦,街上的尘埃也都是淡蓝色。打磨牛仔裤所产生的尘埃无处不在。村内五条主要河流,除了一条水质略好,其余均发黑发臭。其中白江河最为严重,缓缓流动的河水有如墨汁,而河岸上是密集的民居。

1996年的西洲村还土地肥沃,果树成林,是有名的鱼米之乡。今天,西洲村几乎看不到农耕景象,取而代之的是工业园、油库、发电厂和污水处理厂。

绿色和平水污染治理主任赵琰说:“新塘牛仔产业最早从大墩村开始,但现在西洲取代大墩,成为污染投诉最多的地方。”

正因为如此,本地人宁可做2000元更累的活,也不愿意到这些企业谋一个“危险”的工作。在这些企业里工作的工人,几乎百分之百来自外省——新塘镇户籍人口22万,外来人口50多万。

在新塘海洋洗水厂做工的杨明(化名),半年前还在浙江丽水的一家锁厂打工,工资每月只有2000元,他接到在新塘老乡的电话,说这里工资高,每月5000元。

“到洗水厂干了两个月才知道,印染、洗染……厂里的工序要大量使用化学制剂,当地人告诉我,在这个行业做久的人生不出孩子。”杨明说。

杨明在厂里做的虽然是压皱这道工序,但是各个工序的人其实都在同一个空间内工作,另外一个工序,当地人称为“喷马骝”就是在衣服上喷射高锰酸钾溶液,将牛仔做旧。有时要先喷后压皱,有时先压皱后喷,两个工序的人就挨着工作。对于这种对人体有害的物质,工人根本毫无防护。

“夏天天热时,喷剂就弥散在空气里,我们皮肤上长满了红色的疹子。”杨明说。

到底有多少种有害物质会侵害身体,没人跟杨明讲过,这更增加了他的恐惧。而厂里招进来的工人,大都是临时工,不签合同,没有保障。工资三个月之后才结清,就算发现了对身体有害,也得被迫再等两个月。

除了工厂工人的健康,东江下游民众的饮水安全也让人担忧。东江是广州数百万群众的饮用水源,新塘的高污染已经危及毗邻的广州市三分之一的市民饮用水安全。更严重的是,被污染水体沿江而下,威胁到临近及下游的东莞、深圳的饮用水安全。 


原文首发于《DEEP中国科学探险》,2013年2月号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