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印度:核能引发的动荡

印度:核能引发的动荡

莫纳米埃•巴德拉

13.11.2012

席卷印度的反核抗议,说明在这样一个绝大多数人们还依赖土地和水来维持生计的国家,能源供应改革面临着多么大的挑战。

 
图片来源:DiaNauke.org
 
2010年1月,当我在印度西孟加拉邦的海滨小村哈里普尔附近跳下脚踏三轮车的时候,我被周围的一切惊呆了:香蕉、芒果和椰子树荫光影斑斓、大片的葫芦幼苗一望无际、附近的茅屋升起阵阵炊烟,耳边充满的是不绝的鸟鸣啁啾、牛鸣哞哞、稻米过筛的沙沙声以及水罐倒满的汩汩声。这哪里是那位印度政府高官所描述的“不毛之地”,哪里是一片“大多数土地含盐很高,无法耕种”的荒凉景象?
 
我开始寻找阿努拉达·塔尔瓦,她是反对核反应堆建设行动的组织者。西孟加拉邦政府本来打算在哈里普尔建一座装机容量1000万千瓦的核电站,在被取消前,这是印度最大的一个核电项目。为了它的建设,需要在半径6公里的土地上将20万名农民和渔民赶离家园。
 
我见到塔尔瓦时,她正坐在铺着瓷砖的走廊上,指挥一小群年轻妇女计算哈里普尔地区各村人口统计的结果。塔尔瓦决心将每个可能被核电站夺取家园和生计的男人、女人和孩子都不漏下。她的外表也和我的想象大不相同:不是我所设想的年轻精干、热情似火的活动家,而是更像一位慈祥的奶奶,人到中年、胖胖的脸庞、戴着硕大的眼镜、头发稀疏花白。
 
塔尔瓦这个姓氏在孟加拉语中的意思是“剑”。人如其名,过去几十年中她带领西孟加拉农业工人工会(孟加拉语简写为PBKMS),致力于医疗保健、性别平等、劳动权利、减灾救灾、营养不良和饥馑灾荒等广泛领域的人权和可持续发展。她与哈里普尔核计划的渊源同样深厚:早在2006年,PBKMS发动六千名村民搭起一座竹制路障,阻止科学家、工程师和警方进入村子,为印度核电公司进行土壤试验。他们的关切集中在可能的移民安置及其结果的透明度缺失上。
 
对塔尔瓦和哈里普尔的村民们来说,核电并没有什么特别,只不过是在政府的累累“恶行”上又添了一笔。面对巨大核电站的阴影,他们既看不到发展无碳能源系统对气候变化的缓解,也不在意关于核电生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的争论。对他们来说,最要紧是他们的生计和文化赖以维持的自然资源——土地以及沿海渔场的利用——危在旦夕。     
 
席卷印度的“不合作主义”
 
在印度全国,像哈里普尔这样受到核电设施启动影响的社区不在少数。它们也在进行调查、散发小册子、建立委员会、在当地报纸上发牢骚、举行抗议并阻挠政府官员的活动。尽管哈里普尔项目已经随着执政力量的更替而被取消,其他项目的村民仍在抗议之中。
 
一个戏剧性的案例是库丹库拉姆核电站引发的怒潮。这座核电站位于印度最南端的泰米尔纳德邦,始建于1989年,如今已将近完工。2011年福岛核事故发生后,核事务官员在当地举行了一次紧急疏散演习,号召村民 “捂上口鼻,各自逃命”。之后,反核能人民运动(PMANE)领导下的非暴力抗议就开始不断升级。
 
主要抗议村庄之一目前正处于治安法管理之下,PMANE领导人及其追随者被指控对本州发动叛乱和战争,警方已经逮捕了数百名参与绝食、示威和设置路障等不合作主义活动的村民,还取消了食品和食用油的定量供应卡。印度原子能部甚至还派班加罗尔印度国立精神卫生和神经科学研究所的精神病医生向抗议者们游说核能是安全的。
 
据《科学》杂志报道,今年早些时候,印度总理辛格将“殖民化的跨国NGO”比喻为外国黑手,指责它们煽动“在科学上无知”的村民们(一位环境影响评估专家说,这是技术统治论者们反复使用的一个词汇)采取被误导的行动。在一场象征性的行动中,抗议者们从九个村子中收集了2.3万分选民身份证,并将其交给地区。目前,PMANE的领导人们正被保护在其中的一座村子里,以防止被捕。但政府的行动并没有吓倒示威者,他们仿效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并且下到海中,在核电站周围的海水中组成人链。这场仍在进行中的抗议运动究竟是否能够改变印度的国家核能政策,我们还要拭目以待。
 
面临历史遗产
 
这些反核抗议活动,绝非孤立的个案,而是长期政治趋势的一部分,并且受到历史事件的巨大影响。比如,想要修建核电站的西孟加拉邦就面临着众多的遗产:当地共产主义统治的历史、对于暴力反抗英国殖民主义的文化记忆、上世纪90年代反对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下经济特区的运动,以及对核设施的深刻怀疑。
 
印度共产党(马)是一个更侧重农村发展而非工业化的亲农民政党,从1977年到2011年,在西孟加拉邦执政长达34年。但是,2006年的一场政治巨变宣告该党转向自由化的经济政策。该邦企图求得与俄罗斯的核能合作,这被视为对当时执政的印共(马)农村选民的一个严重背叛。这一年骚乱不断,就在南迪格拉姆和辛古尔的村民们试图阻拦政府为修建工业中心而进行的征地(根据是1984殖民性的《征地法案》)时,有数百计人遭到杀害,从而引发了全国性的反对经济特区运动。这两个村子距离哈里普尔只有几公里。
 
哈里普尔村反对修建核电站的斗争与此如出一辙。南迪格拉姆和辛古尔村的社区运动就是由塔尔瓦的组织PBKMS充当先锋的。他们寻求成立一个独立的真相调查团来对警方暴行、村民们实施的暴力以及印共(马)的内讧进行调查。
 
尽管反对经济特区的暴力活动与反核抗议并无直接关联,但它仍然有助于说明在政府是否应该以及如何实现核能雄心方面,地方的政治和社会力量的影响远比单纯的技术问题大得多。
 
核斗争:为了印度民主的奋斗
 
对于印度公民来说,许多抗议活动的核心在于土地的获取和再分配,以及无技术知识人士在一个由技术专家官员高度掌控、专家决策领域的参与权利。核能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原因有很多:被和平活动者长期宣扬的风险和安全问题、核电站建设带来的土地夺取,以及对人们生计的破坏。部落社区想要保持对于祖传蕴含铀矿资源土地的主权、保护社区的认同,但同时还要面临农村地区能源缺乏的不便、以及对经济发展的迫切需求。尽管专家们声称核能是安全的,但越来越多的公民对反应堆设计和法定诉讼程序的相关科学和法律问题也日益熟悉。······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