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即将兴起的DIY革命

即将兴起的DIY革命

http://www.chinadialogue.net/article/show/single/ch/5089-The-coming-DIY-revolution

约翰•艾尔金顿

2012年8月7日

3d_printer_139

约翰•艾尔金顿指出,在现有秩序的边缘地带,新出现了一类创新者,他们不再等待大企业和政府来解决我们的问题。

不久之前我在希思罗机场等行李的时候,苹果电脑公司的联合创办人斯蒂夫·沃兹尼亚克就站在我旁边。但是当我准备转过头去,就苹果技术几十年来带给我的便利向他道谢的时候,发现已经被别人抢了先。没错,由于富士康等中国代工厂的工作环境等问题,苹果面临着很大的麻烦,但是,它的声名依旧如日中天。苹果仍然是一家“特氟隆”企业(棘手的事极少),而非“维可牢”企业(所有的事都棘手)。

但就在我们航班的出发地——旧金山,一些人如今将苹果视为一个过时的、脆弱经济秩序的象征。我在那里的湾区刚刚就碰到了这样的一些创新家、企业家和投资人。我觉得那里有一种值得密切关注的东西,尽管其中的一些人仍然把苹果当作他们的做生意的工具。

这样一个创新者的新群体,他们不是等着大企业和政府来解决我们的问题,而是正在发动一场“DIY”革命。我们在一些社会企业家的身上看到了这些元素,如德意志银行的穆罕默德·尤努斯,他是那种“非理性的人”,如果发现银行不能按照人们的需要办事,就会决定创立一种新型银行。如今,这些DIY革命的提倡者们也在鼓励我们大家自制从电话到卫星的一切物品。

我所参观的硅谷企业中就包括惠普,它最初的技术也是由其创立者在车库发明的,这与苹果的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在37年前的情况如出一辙。在硅谷,这种能人精神一点都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些新一代企业家所追逐的狭小的潜在突破机会。

但是考虑到联合国里约20+峰会令人沮丧的结果,这个趋势也并不突兀。政治领导人们似乎无法共同采取集体行动。随着他们的身价一路下滑,人们对“突破资本主义”的兴趣日益高涨。在这些新一代的创新者里面,肯定会出现未来十年或二十年让你站在他身边就兴奋不已的那种商界超级明星。

诚然,并非所有我遇到的新一代风险投资家和企业家,都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参观的生物技术企业或者几年前的清洁技术企业的前辈们那样牛气冲天。他们担心政府对“绿色增长”的支持依然无力,放慢了市场解决方案发展的步伐。

这种悲观情绪在我开始阅读《2052》一书时更加强烈。这本书在里约20+峰会期间出版,主要作者乔根·兰德斯四十年前参与撰写了《发展的极限》,是可持续发展领域的领头羊。书中的结论认为:很多保证真正可持续性所必需的变化实际上并不会发生,至少在要求的时限内无法达到必需的规模。

这本书中最能引起我共鸣的是一个由外界专家贡献的观点,即预言说本世纪30年代将发生一场世界性革命,和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一样,革命的推动者是被剥夺了公民权的年轻人。提出这一观点的是澳大利亚生物学家卡尔·瓦格纳,他警告说:“他们如今已经开始认识到严酷的现实:父母和祖父母正把一个资源开发殆尽的地球留给他们,剩下的只有退化的生命维持系统、负债累累的经济、寥寥无几的工作和高不可及的房价。在发达国家,他们还要继承日益增加的退休者的养老责任,必须在未来的三四十年里为这些老人提供退休金和医疗保健服务。”

瓦格纳说,革命是在所难免的,“因为旧体系不会自己消失”。他预言,这些革命将从北半球开始,但会逐步扩展到拉丁美洲,随后是中国。到2100年,幸存下来的年轻人会过得更好,但要以牺牲老人为代价。除非新一代突破性的资本家出现,在我们的期望和目标中引发天翻地覆的变化。然而,令人高兴的是,在旧秩序的边缘地带,一个零散的新世界正在悄悄成型。

如果你有幸参加了六月份在爱丁堡举办的TED全球大会,就会看到这些先驱者中一些人毫无保留的展示。其核心是:一场旨在让制造业跳出工厂,进入人们家庭的全球性运动。我在旧金山还参观了另一家类似的企业——欧特克公司(Autodesk,全球最大的二维、三维设计和工程软件公司)。从建筑师、城市规划师到拍摄《阿凡达》的詹姆斯·卡梅隆,人人都在用他们开发的软件。还有一个新兴产业就是3D打印,其终极目标是让我们每个人都能在家打“打印”出一台摩托车或者显微镜来。

我在旧金山期间,还参观了一个以巴克敏斯特·富勒的作品为主题的展览。巴克敏斯特·富勒是球形屋顶的发明者,对我的思想和著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展品之一就是1968年到1972年出版的《地球目录》丛书,当时我读起来真可谓爱不释手。这套丛书也帮助在适用技术等领域掀起了一场全球性的运动。所以,毫不奇怪,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那场最著名的演讲里引用了《地球目录》丛书最后一本里的一句话:“求知若饥,虚心若愚。”

如果按照乔布斯和《地球目录》的另一位作者斯图亚特·布兰德的看法,参加里约热内卢峰会的绝大多数政界和商界领袖恐怕都远远称不上“愚”。因为这个“愚”字指的是为了寻求世界关键问题的可能解决之道而甘冒任何风险。乔布斯等人这样说,部分是他们年纪的作用,部分是他们所遵循的游戏规则。一些人会适应于引领潮流,但大多数人则不能或者不愿。如果以史为鉴,这意味着新一代创新者要替他们完成这项工作了。



约翰·艾尔金顿,飞鱼星组织执行主席,SustainAbility非执行主管。其博客地址是 www.johnelkington.com,推特为@volansjohn。

翻译:奇芳

图片来源:Waag Society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