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可持续,不可抛弃

可持续,不可抛弃

约翰•艾尔金顿

2012年7月16日

 

哈佛商学院一些新管理理论的创立者认为这些理论有助于企业努力保护地球,但约翰·艾尔金顿认为他们忽略了一些资本主义的关键事实。

139_sustainable_biz

“但是,世界所面临的难题恐怕并不像餐馆菜单上的菜品那样,如果这些难题都是当代资本主义的系统性官能障碍的全部症状,情况会怎么样?共享价值方式是否只会鼓励渐进主义,而非实现必需的质变呢?”

在马萨诸塞州坎布里奇市举行的第二次“共享价值领袖峰会”让我稍稍心存疑虑。就在世界各国领导人即将齐集里约热内卢,共同评估全球可持续日程进展的前夕,世界上最顶尖的管理学泰斗之一——哈佛商学院的迈克尔·波特却似乎在通过推广他所说的“共享价值”来“排挤”可持续议题。

他们说,这个新的管理理论是公司战略里一个无可置疑的关键步骤。“共享价值”2011年在《哈佛商业评论》上提出,如今已经俨然大行其道。其理念就是:如果产业界能将其商业目标和社会目标结合起来,就能更好地应对关键的全球性挑战。由于波特向来对环境问题十分敏感,我对这一理念是抱有希望的。

其中心思想十分明白,波特与合著者、非营利咨询机构基金会战略集团(FSG)的马克·克雷默认为:“商业和社会向来水火不容,部分原因在于经济学家把提供社会效益看作企业理所应当的责任,而企业则必须确保其经济收益。从新古典主义的视点来看,社会进步的要求(如安全或者雇用残障人士)是强加给企业的约束。”

波特和克雷默坚持认为,其最终结果就是许多企业的战略“已经基本将社会和环境考虑与其经济思考剥离开来。企业责任计划只不过是对外界压力的一种反应,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提高企业信誉的手段,已经被当作一项必要支出。超出一点都被视为对股东金钱不负责任的浪费。”

到此为止,这一理念的内容还说得过去。但是,如果你把可持续议题和企业社会责任单拿出来,将其放到“大历史”中来看,就像马克思当年试图对资本主义所做的那样,你就要冒着为自己树敌的危险。而这些潜在的敌人就是可持续日程架构的制订者,因为他们看到了世界日益严重的危机的系统性。

FSG如今表示打算敞开共享价值平台吸纳更广泛的意见,这是个好消息,但波特的说法中有三个问题,让我觉得他们可能应该做一点微调。

首先,波特盛赞资本主义的运行就像“魔法”一样,能够“无中生有”地变出价值。但是,只要是对工业资本主义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它将数百万年来形成的自然资本转化成金融市场珍视的对象。FSG的资助者之一就是洛克菲勒基金会,老约翰·洛克菲勒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石油。

如果“共享价值”真的打算创立真正的、长远的价值,它必须承认资本主义并不总是以仁慈面目出现的。实际上,正如支持可持续发展的人们一直主张的:资本主义是毁灭重要资源、导致地球生物多样性丧失以及扰乱气候的元凶之一。

其次,FSG将企业可持续发展简单化为资源效率。或许这是目前企业可以衡量的,但要记得,其原本关注的是代际公平。世界人口眼看就要迈向90甚至100亿了,在这个关口,我们的经济模式却存在系统性的致命短视,只青睐金融资本、物质资本和智力资本等寥寥几种资本形式,却对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和自然资本视而不见。

如果你只关注特定企业的狭隘商业利益,那么就会鼓励其高管们在拥有众多选择的菜单中综合挑拣出他们的优先事务即可。但是,世界所面临的难题恐怕并不像餐馆菜单上的菜品那样,如果这些难题都是当代资本主义的系统性官能障碍的全部症状,情况会怎么样?共享价值方式是否只会鼓励渐进主义,而非实现必需的质变呢?

最后,波特似乎暗示说“共享价值”为领袖们进行战略重点选择提供了一种“脱价值”的方式。有人告诉我,他的意思就是这并非一个共享价值的问题,而是一个确定哪些领域可以使商业价值创造和社会价值创造相结合的更好方法。但是,无论明言与否,价值仍然贯穿所有形式的资本主义,就算蒙着市场定价信号的面纱也依旧如此。

这正是彪马总裁约亨·蔡茨努力采用“环境损益”方法解决的问题,即赋予彪马及其供应链的环境影响一个市场价值。2010年,彪马计算出由其经营活动造成的环境成本“价值”1450亿欧元(1820亿美元)。一旦有了数字,市场是否能够刺激你去解决它们,就成了一个你是决定搭便车、还是自己埋单的问题。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可持续议题提供了“经济学家所说的‘三重底线’,即在就业充裕、经济发展的同时实现环境保护和社会包容”。但波特并不太喜欢我在1994年提出的三重底线概念,认为它企图在不同的价值创造方式之间“搞平衡”。但他宣称的目的却向来是要实现杰德·埃默森在数年前提出的“混合价值”。

或许,上述观点的不同反映了一个事实,即波特和克雷默的咨询机构FSG着手宣传基金会应该如何管理其慈善事业。或许他们处于一个“由内向外”的世界,在那里,你拥有一定量的资源,并用它尽可能地制造影响。

然而,“由外向内”的可持续发展运动的出发点则截然不同,在这个世界里,我们人类正在逐步进入人类世。这是一个新的现实,人类的影响已经达到了地质规模,我们必须考量未来世代的利益,而考量方式是今天的资本主义无法具备的。

毫无疑问,“共享价值”是一个杰出的新兴管理理论,但它并非畅行无阻。之前影响广大的管理理论之一是“全面质量管理” (TQM),强调通过客户满意度的衡量来改进质量。但它遭到了严厉的批评,因为某些形式的质量管理可以被用来设计一艘“水泥潜艇”,只要这是客户设定的,谁管最终结果是潜艇一定沉没。

对于如何在“人类世”中设定商业规格,我们必须慎之又慎。但最后凭心而论,可持续发展应该是共享价值的终极形式。

约翰·艾尔金顿,飞鱼星执行主席,SustainAbility组织非执行主任。其博客为www.johnelkington.com ,推特为@volansjohn

翻译:奇芳

图片来源:Phillie Casablanca


 

相关文章

里约峰会令人沮丧 商界行动带来希望
2012年6月28日

四十载后再谈绿色经济
2012年6月19日

醉汉、灯柱与绿色企业
2012年2月28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