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给医疗产业“去毒”

给医疗产业“去毒”

约翰•艾尔金顿 2012年5月24日

本应致力于维护人类健康的医院和诊所却往往将病人和医护工作者置于有害化学物质的威胁之下——好在有一家企业正在努力为医疗产业带来变革。约翰•艾尔金顿报道。

139_healthcare

“医疗行业一方面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另一方面则继续在不同程度上损害人类的安全,破坏自然环境,实在是自相矛盾。”

真的不是我的错。当时我正饶有兴味地在牛津参加思考尔世界论坛。因为要先采访《赫芬顿邮报》发行人雅瑞安娜·赫芬顿,主办方告诉我过半小时再过来。但是等我半小时之后回来等待着接受采访的时候,摄影棚里的一盏灯突然爆了,就在我脸旁边。一小股烟气盘旋着直升屋顶,火警警报不久便响彻整个赛义德商学院。

消防队员闻讯而至,与会人员统统被请到了外面,这一小插曲无疑为各位社会企业家、投资者和商界人士提供了难得的社交机会。不过这场风波也让我认识到,生活在现代社会中的我们随时可能受到有害化学物质的危害,即便是在我们认为相对安全的地方——比如医院。

医院等公共机构中使用的许多产品——包括电视、电脑、床、等候室的座椅和窗帘——都添加了阻燃剂。但坏消息是,这些产品中的化学物质天长日久会流入空气、尘土和水,污染我们的食物,最终进入人体。根据我们现有的知识,至少有一组阻燃剂——即溴系阻燃剂(BFRs), ——会危害儿童的健康。

目前,美国妇女的乳汁溴系阻燃剂含量居世界首位。但究竟是什么因素造成了这样的健康危害?经历“爆炸事件”的前一天,在牛津参加论坛平行会议的我走错了会场,当时我便想到了这些问题。

我本来准备参加的那个平行会议的议题是计算GDP的新方法,而我后来真正参加的那个会议讨论的则是社会创新怎样给医药卫生产业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回头看来,我的误打误撞似有天意指引。当天担任讨论专家组主席的刚好是我最喜欢的社会企业家,来自“无害医疗”的加里·科恩。2010年,科恩获得了思考尔基金会的大奖,而他非同寻常的生活故事和充满意外的成功历程正是许多社会企业家的真实写照。

科恩曾是一个旅行作家,但一本有毒化学品社区指南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亲身见闻了很多母亲竭尽全力保护家人不受毒性废物伤害的事迹之后,科恩便决心投身环境健康事业。他曾参与主持美国国家污染防治运动项目,参与创立了军事污染物治理项目,并协助为印度博帕尔毒气泄漏事故的幸存者提供免费医疗服务。

“无害医疗”是科恩1996年创立的,如今它的足迹已经遍及全球50多个国家。参与项目的500多个不同组织致力于推广联合采购,说服各国有关部门推进去毒化工作,从而在不损害(甚至往往是提升)病人的安全水平和治疗质量的前提下,彻底改变医疗行业的面貌。

当《赫芬顿邮报》2011年将科恩评为当年的“行业变革先锋”时,他们给出的了这样的理由:他的组织“致力于在世界各地以更低廉的成本创造更可持续、更环保的医疗服务环境。我们欣喜地看到,医疗行业可以在解决现有问题的过程中扮演最重要的角色。医疗行业具有巨大的购买力和防治疾病的使命,可以有力地推动整个国民经济中产品和服务的可持续性和安全性的提高。”

超市等“市场守门人”已经越来越多地向供货商施压,要求他们提供环保、安全的产品。美国的国防工业为承包商提出了能效和安全方面的要求,一些企业甚至明确提出了“零排放”的目标。知名的运动装备品牌也在探索新的道路,以期在2020年之前达到零有害物质排放的目标。

这样看来,医疗行业一方面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另一方面则继续在不同程度上损害人类的安全,破坏自然环境,实在是自相矛盾。

医疗废物的焚烧便是医疗行业排放有毒物质的一例,其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二恶英和水银。本就规模可观的医疗行业仍在不断扩大,这意味着废物管理不力、有毒化学物质使用、食品选择不健康和依赖污染产品等有害健康的做法将对公众的健康和自然环境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

每家医院都有几十个不同的部门,采购的产品也有几千种之多。医院往往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购买可能损害医患健康,或者严重损害环境的产品。“无害医疗”旨在帮助采购人员识别清洁、环保的产品,以保证医患安全、减少污染、提高能效。此外,这些产品往往包装更简单、可循环利用的部分更多、并且不含人工添加的香味。

由于科恩与创始人约翰·奥康纳在组织运营上存在分歧,美国国家污染防治运动1995年宣告终结。反思过去,科恩认为应该采取更为缓和的方式,少些对抗的色彩。在最近一次采访中,他表示:“我很清楚不应该让任何人下不来台,那样我们才能超越耻辱和指责,找到通往成功的道路。所以我们有意识地不去责备医疗行业。我们说,医疗行业在环保方面还知之甚少,如果我们能为这个行业补课,让他们了解我们面临的问题,他们自然会做出改变。”

科恩和他的团队向医院证明,将医疗废物消毒之后填埋比焚烧的方式更安全、更便宜,并以此帮助医疗机构放弃焚烧医疗废物的做法。他还通过提高回收利用率的方式帮助各医院减少塑料垃圾的总量。论坛结束后,科恩通过电子邮件给我发来的一张幻灯片显示,美国医院医疗废物焚化炉的数量由1994年的5000个骤减到2006年的83个。其中当然包括其他因素的作用,但变化的方向似乎是清晰而充满希望的。


约翰·艾尔金顿,飞鱼星组织执行主席和 SustainAbility 非常务理事。博客地址:www.johnelkington.comTweeter@volansjohn

译者:李杨

图片来源:Cold Storage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