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中国体育队陷入“肉食危机”

中国体育队陷入“肉食危机”

蒋昕捷张路延王静怡     2012年5月4日

在伦敦奥运年,为提防瘦肉精“祸从口入”,中国地方和国家体育队集体陷入了“肉食危机”。 蒋昕捷、张路延、王静怡报道。 

Pork_139

厨房大概是江苏省体育局训练中心戒备最森严的地方,膳食科共有70多名员工。厨房进门处安装指纹锁,只有员工才能出入。

断肉”40

很难想象,中国江苏省体育局训练中心的官员会为这样一件事紧张不已——缺肉。

过去一个月内,尽管训练中心的运动员“省吃俭用”,江苏沛县养猪大户刘庆亚捐赠的3吨猪肉还是快要见底儿了。

与地方体育训练中心一样,中国国家队也陷入了“肉食危机”。

水上中心保障部副部长李仲一甚至对外透露,水上中心分散在全国各地的196名运动员已经“断肉”40天,只能靠蛋白粉和带鱼补充蛋白质,“春节期间吃的都是素馅饺子”。按正常要求,一名运动员每天要吃8两猪肉和8两牛肉。

这一切与2012年1月19日国家体育总局的一则“禁肉令”有关。

所谓“禁肉令”,一是禁止运动员在外食用猪牛羊肉;二是各训练基地在未确保肉食来源可靠的情况下,暂停食肉。

之所以有这一夸张的“禁肉令”,源于体育总局对瘦肉精的担忧。

“瘦肉精”是能够促进瘦肉生长的药物的总称,因其能促进蛋白质合成,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列为禁药。同时,因其作为饲料添加会直接危害人体健康,也被世界各国不同程度地禁用。

更重要的是,运动员对瘦肉精的敏感程度远超普通民众。李仲一在一次活动上称,按照国家标准,每克肉中瘦肉精含量不能超过1纳克,但具体到运动员,每克肉不能超过0.003纳克,两者相差300多倍。

近两年,诸如“天津柔道队养猪”,“马拉松国家队在丽江买土鸡散养”等消息频频见诸报端。刘翔的家人也曾对媒体表示,考虑到瘦肉精等问题,刘翔已经多年不大吃猪肉。

一个奇特现象产生了——在伦敦奥运年,中国运动员集体陷入了不敢吃肉的尴尬境地。

千里寻猪,层层“安检”

“瘦肉精太可恶啦,竟然危害到运动员。本人愿意无偿捐赠一批猪肉……”大年初二这天,刘庆亚在“中国江苏网”上发布了这条信息。2012年2月24日,刘庆亚向江苏省体育局捐赠了3吨价值近10万元的猪肉。

区别于使用复合饲料和抗生素的现代养殖技术,40岁的刘庆亚把他饲养的猪称为“养生猪”。

这些猪吃的主要是刘庆亚自家加工的大豆、玉米、胡萝卜、青草等,且坚决不给猪使用抗生素。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后,这种传统的养殖方式在规模化养殖中已经逐渐消亡。

由于拒绝速成“秘方”,猪的出栏时间长——比别的养猪场多三四个月,定价高,刘庆亚养的猪销路并不好。

因此,当杨洪波驱车440公里从南京赶到沛县时,“有的猪已经长到四百多斤,跟小牛一样”。当时这位江苏体育局训练中心膳食科科长正在四处寻求放心肉。

“刘庆亚的养殖场饲养条件一般,但我们更看重的还是兴奋剂检测结果。”杨洪波说。

刘庆亚捐赠的猪肉被先后送到南京的相关机构、北京的国家反兴奋剂中心进行了3次检测,结果显示,未检出瘦肉精成分。

这仅仅是第一步。在这些被选中的肉进入运动员口中之前,还要经历层层关卡。

厨房大概是江苏省体育局训练中心戒备最森严的地方,膳食科共有70多名员工,每餐为运动员提供50多种菜品。厨房进门处安装指纹锁,只有员工才能出入。抹布消毒,蔬菜浸泡时间等,都有严格的操作流程贴在墙上。

目前,涉及国家队的猪牛羊肉采购更严格。每次采购的肉品先进冷库封存,只有经国家反兴奋剂中心检测合格后方能食用。且每个样品都采集了3份,其中两份要保管到伦敦奥运会结束8个月后。

“别说出问题,只要是不按照规定程序办,一律撤职。”杨洪波说。

瘦肉精公案

实际上,早在2011年4月份,德国国家反兴奋剂组织就公开建议外出参赛的欧洲运动员,要对墨西哥和中国的食品保持高度警惕。法国反兴奋剂机构也要求所有法国运动员到中国参赛不得食用中国肉制品,以防止兴奋剂检测呈阳性。

德国国家反兴奋剂组织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称,墨西哥和中国均为瘦肉精污染较严重的国家。

2011年10月份,24支赴墨西哥参加U17世青赛的球队中,19支队伍109名球员兴奋剂检测呈阳性,占全部被抽检球员的52.4%。不过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和国际足联在经过调查后共同认定,这是因误食受污染肉类而引发的。

有意思的是,最终夺冠的东道主墨西哥队没有发现一例尿检呈阳性。据称,因为“熟悉国情”,东道主球员只吃鱼和蔬菜。墨西哥政府随后逮捕多人并关闭了数个屠宰场。

难找放心肉,只有自己养猪

事实上,为运动员提供放心肉并非做不到。

一家为北京奥运会提供肉制品的牛羊肉加工企业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时最特别的手段是采取网上远程监控,监控员在北京就能看到整个加工过程。有一次一个没穿工作服的人进入工厂,北京立刻就有电话打来询问。

不过,在完成了北京奥运会这项特殊任务之后,这些企业与国家队及省队之间并未延续类似的合作。

北京奥运会结束四年来,中国体育官员们屡屡下发指令,要求中国运动员在参加大赛前后不得外出饮食。2012年以来,中国体育总局已经两度召开与食品安全有关的会议,并下发紧急通知。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12年3月19日,中国奥委会与中粮肉食投资有限公司签约,未来4年,后者将为中国体育代表团近20个重点训练基地、数千名国家队运动员提供肉食产品。据知情者称,此次中国奥委会与中粮方面从接触到达成协议仅50天。过去类似的合作要谈一年以上,足见有关方面对安全肉食的迫切程度。

根据协议,中粮方面提供给中国国家队的肉食包括猪肉、牛肉、鸡肉和深加工肉制品。由于中粮肉食产业集中于猪肉和鸡肉产业链,未来中国体育代表团的牛肉供应,仍需依托进口。

        蒋昕捷 《南方周末》记者 
        张路延 王静怡 《南方周末》实习生
      (《南方周末》记者冯洁对本文亦有贡献) 

       原文刊于2012年04月06日《南方周末》 

图片作者:曹一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中外对话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