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云南非法倾倒牵出中国铬污染毒瘤

云南非法倾倒牵出中国铬污染毒瘤

孟斯

2011年8月30日

 

5000余吨剧毒铬渣,从违法倾倒到媒体曝光,再到政府出面调查解决,历时数月已显漫长,而其揭开的长达数年的剧毒铬渣威胁,更显示出中国作为世界化工中心的尴尬处境。孟斯报道。 

------------------------------------------------------------------------------------

8月中旬有网上曝光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陆良和平化工有限公司(下简称“陆良化工”)将5000吨剧毒铬渣倾倒在麒麟区越州镇山上,毒水造成鱼和牲畜死亡,危及沿岸数千万人用水安全,遂引起众多媒体关注。

爆料者云南网络文化协会理事董如彬对广州报纸《羊城晚报》说:“致命的六价铬,最高时超标2000倍。毒水被直接排放南盘江中。南盘江正是珠江的源头。”珠江若被污染,下游的广西省和广东省饮水安全将可能受到威胁。

铬是中国地表水中主要的重金属污染物之一。铬渣遇水后会会产生剧毒物质六价铬,经呼吸道、皮肤、黏膜及消化道等途径进入人体后,可能引发诸多健康和环境问题。六价铬被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署(IARC)列为“人类致癌物”。中国吉林、辽宁、青海等地都曾出现过铬渣污染事件。1992年某化工厂汽车翻车造成1.5吨红矾钠(主要成份为六价铬)外泄,污染了地下水源,使37人中毒。

由于化工产业的转移,中国现已成为铬渣产生量最多的国家。铬盐应用广泛,涉及电镀、制药、有机合成、染料、化学试剂等诸多方面。据商业部门统计,约有 10%的商品与铬盐产品有关。

多年污染曝光

此次曲靖铬污染事件并非“新闻”。《云南网》报道,据杨旗营村村民反映,今年3月开始有大车来倒“黑土”,之后村里的羊、猪陆续死亡,而种植的烟叶开始长斑,用井水洗过的白衬衣变成黄色。村民于6月12日向当地环保部门报告。

新快报》记者追溯发现,曲靖市陆良县环保局出示的陆良化工“环境监察现场记录表”上显示,今年1月到7月间,环保局先后7次前往该厂,其中6次发现铬处理不到位的情况。

央视《新闻1+1》节目进一步曝光,云南铬渣污染涉事企业生产之后有17年都没有对铬渣进行任何处理,废料就在南盘江旁露天堆放。

由于铬盐污染危害大,上世纪90年代中国开始全面整顿铬盐行业。2005年,国务院通知要求所有历史堆存铬渣到2010年全部实现无害化处理。但据2010年《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显示,截至2010年底,中国仍有约100万吨铬渣堆存于12个省份。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污染防治项目主任马天杰说,绿色和平8月下旬在云南又调查到另一个7至9万吨的铬渣堆,而其制造者牟定市渝滇化工有限公司早已停产无人。

治理说法不一

曲靖市陆良县8月13日曾在其官方微博上公布,该县环保局两个月前接到曲靖市环保局称在麒麟区发现铬渣的危险固体废弃物,要求调查陆良化工铬渣存储量既渣库容量。经调查核实:今年5月28日,陆良化工与贵州兴义三力燃料有限公司在未经环保部门许可同意的情况下,私自签订了铬渣供给合同。后者雇佣的货车司机在运输途中擅自倾倒铬渣危险固体废弃物在麒麟区境内。

该微博还称,接到报告后当天政府人员赶赴现场调查,共清运回铬渣5222.38余吨、污染土7700余吨、废水(铬渣浸出液)966吨。

但《羊城晚报》在此事曝光后采访云南环保厅副厅长任治中、云南环保厅监察总队队长黄杰,他们却仅表示,运渣驾驶员偷倒了1000吨铬渣,当地一个死水塘100立方米的水受到污染

对于铬渣是否已清理的疑问,尽管曲靖市陆良县在其官方微博表示铬渣、污染土和废水(铬渣浸出液)已于6月13日后的3天内全部运回陆良和平科技有限公司,但央视《新闻1+1》8月15日节目显示,在陆良化工的堆放点,铬渣没有任何遮挡的暴露于户外,一墙之隔即是珠江的源头南盘江,垃圾漂浮、恶臭袭人。在社会舆论的强烈关注下,工厂才开始派人在铬渣堆表面覆盖石棉瓦,并打桩搭架,加固加高围墙。

水利部珠江委员会调查组8月17日的调查结果也确认,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铬堆渣场范围内,由于渗漏等原因,六价铬检出超标,称其为一起影响人畜饮水安全的严重事件。

铬指标检测也存疑点。陆良县新闻办称,2009至2011年期间,陆良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小百户镇兴隆村委会大水池共进行了4次生活饮用水检测,六价铬指标小于0.004mg/L,检测结果并未超标。但《新快报》却披露,陆良县疾病防控中心主任钱鑫表示,由于检测人员退休,中心自2009年8月最后一次检测后,再没有检测过居民生活用水中的六价铬这一指标。

处理仍待时日

铬污染事发后,两名倾倒铬渣的司机、陆良化工副总经理左某、职工王某及贵州省兴义市三力燃料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袁某已被刑事拘留。面对下游担心,13日云南省环保厅发布消息称“珠江上游南盘江出云南省境水质优良”,同日广东省环保部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称:广东省目前的水质监测结果并无异常,将密切监控水质变化。绿色和平马天杰说,当地干旱限制了污染随河流扩散,但假如上游突然下雨,没有人知道下游会发生什么。

铬污染事故并未完结。更多报道显示周边已出现“癌症村”。在与厂区相邻的小百户镇兴隆村曾担任过村支部书记的村民常小乔告诉《潇湘晨报》记者,很多村民莫名得病,30多人得了癌症。陆良县疾控中心副主任钱鑫则证实了2002年至2010年的14个癌症病例,其中11人已经死亡,死亡时最小的只有9岁。但马天杰说,由于当地是一个化工园区,居民可能受到众多工厂污染的影响,单个污染与病症的因果联系很难被证明。

铬污染对环境影响大,其污染的土壤修复方式一直是个科技难题。上世纪70年代,日本、美国都曾发生过严重的铬污染事件。1993年美国加州的铬污染案被改编成著名影片《永不妥协》(Erin Brockovich)。发达国家对铬渣处理技术投入巨大,但收效甚小。据《中国化工报》报道,近年来一些国家主动减少本国铬盐产能,有的国家由于环境压力甚至关闭了一些铬盐企业,而改从发展中国家(如中国)进口铬盐。这促使中国铬盐生产近10年来高速发展,产量剧增。 

孟斯,中外对话北京办公室副主编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