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印尼煤电腐败浮出水面

印尼煤电腐败浮出水面

12.07.2019
尼辛•柯卡
印尼反贪腐部门起诉了一家国有电力公司的负责人,这间接给该国带来了减少污染能源的希望
 
图片来源:Kemal Jufri / Greenpeace
 
印尼反腐监督机构指控国有配电垄断企业的负责人为行贿受贿提供便利,称其与一起已导致9人被捕的案件有关,被捕者包括前社会事务部长和另一名国会议员。
 
据《雅加达邮报》报道,6月24日印尼肃贪委员会在雅加达反腐法庭举行的一场听证会上,对被停职的国家电力公司(通称PLN)总经理梭菲安·巴希尔提起诉讼。
 
《雅加达邮报》还报称,肃贪委员会指控梭菲安·巴希尔安排两名政客和一名商人与该公司董事会见面,这三人都被判犯有贿赂罪。
 
环保人士和反腐人士现在希望肃贪委员会进一步调查中国华电工程有限公司(简称华电)是否有过错,该公司是苏门答腊岛耗资9亿美元的“廖内1号”电厂的项目伙伴。他们还希望这一备受瞩目的案件能够阻止燃煤发电的扩张。
 
此前,商人约翰尼斯·克提奥为使黑金自然资源有限公司获得“廖内1号”的合同而行贿335456美元,并因此被判入狱32个月。而华电正是黑金公司的“廖内1号”项目合作伙伴。
 
据路透社报道,印尼戈尔卡党政客埃妮·毛拉尼·萨拉吉今年3月因受贿被判入狱6年。
 
绿色和平组织东南亚地区气候与能源运动协调员塔塔·穆斯塔斯亚说:“这对印尼来说意义重大,但(肃贪委员会)尚未全面揭露电厂行业的腐败。”
 
“肃贪委员会指称,梭菲安·巴希尔为被定罪的人安排了会面,敦促他们签订合同。具体来说,肃贪委员会怀疑梭菲安·巴希尔命令PLN的一名董事安排PLN、黑金和华电之间的电力采购协议,” 民间组织“透明印尼”矿业项目协调员玛米克说。和许多印尼人一样,她只用一个名字(而不用姓氏)。
 
不断增加的燃煤
 
煤炭是印尼经济的一个关键驱动力,因为这个群岛国家是世界煤炭储量最大的国家之一,也像澳大利亚一样,是 最大的化石燃料出口国之一。中国则是印尼最大的煤炭市场。
 
煤炭的环境成本很高。印尼东加里曼丹省(位于森林茂密的婆罗洲岛)主要采煤区的生产者采用了破坏环境的露天开采技术。他们还依赖廉价的非工会劳工,这些劳工通常来自印尼其他地区。
 
该地区的水道均被污染,农业生产区被破坏,树木覆盖的减少导致周围丘陵的径流增加,从而使该省首府萨马林达容易遭受洪灾。
 
然而,政府提高了煤炭产量。印尼总统佐科呼吁新建117座燃煤电厂 ,以应对近期全球煤炭需求减少造成的煤矿关闭和经济困难。仅2015年,中国的进口就 下降了49%。
 
他的计划将使印尼的发电能力增加35000兆瓦。
 
贿赂横行
 
位于俄亥俄州克利夫兰的美国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的能源金融顾问梅丽莎·布朗说:“众所周知,当电力行业快速扩张时,腐败的风险会更高。”
 
布朗说:“我对亚洲电力行业的看法是,腐败问题是一个存在多年的因素。”
 
IEEFA数据显示,中国金融机构已在印尼投资55亿美元建设总发电能力超过7000兆瓦的燃煤电厂,这还不包括今年4月底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宣布的项目。在整个东南亚,中国为24000兆瓦的燃煤电厂投入了100亿美元。
 
这次的逮捕行动或许是肃贪委员会(成立于2002年,当时,印尼刚刚结束了苏哈托30年的独裁统治后不久)将更多精力放在自然资源领域的最新迹象。
 
肃贪委员会是印尼最受欢迎公共机构排行榜的常客,并拥有 近乎完美的定罪记录。
 
2016年,肃贪委员会发现印尼四个省发放的10992份煤炭行业许可证中,有40%未能满足所有法律要求,包括缴纳税款、土地租金和其他特许权使用费。其中2100多份许可证已被撤销或已经过期。
 
加大力度调查
 
然而,严重依赖外国投资的“廖内1号”案件是肃贪委员会针对燃煤发电行业的首次重大调查。
 
迄今,“廖内1号”案件只涉及了印尼政客和本国企业。
 
穆斯塔斯亚表示:“我们需要加强的工作是对涉案的外国投资国企业提起诉讼。如果肃贪委员会能在印尼做到这一点,将改变游戏规则。”
 
他认为:“在印尼,污染能源背后有肮脏的政治在支持。如果你与决策者关系密切或者自己就是决策者,就能轻松获利。”
 
矿业倡导网络协调员茉拉•乔汉斯娅在一份新闻稿中说:“作为35000兆瓦项目的一部分,其他电力项目也存在很多类似违规行为。”
 
绿色和平组织、印尼腐败观察组织、矿业倡导网络和Auriga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强调了政治精英与矿业公司所有权和运营之间的密切联系,这些精英中最著名的是有权有势的内阁成员、海事统筹部长卢胡特·潘查伊坦。
 
印尼当局目前 暂停了“廖内1号”发电厂。但采矿业未来的动向将会影响国内电厂赖以生存的煤炭生产。
 
如果针对35000兆瓦电厂计划的调查深入,可能会有更多投资者受到波及。
 
皮乌斯·金亭是印度尼西亚非政府组织生态行动和人民解放 的创始人,他希望“廖内1号”案件能够推动中国履行自己的公开承诺。他引用了习近平主席关于中国的对外投资应该廉洁的声明,说:“我认为,这一声明应该在实践中得到落实,具体做法是审查印尼那些容易腐败的投资。”
 
环保人士还指出,鉴于供应过剩 的证据越来越多,再加上可再生能源替代品的成本与煤电成本越加接近的趋势,这个35000兆瓦计划会给投资者带来财务风险。
 
穆斯塔斯亚说:“扩大燃煤电厂规模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我们的产能已经过剩了。”“如果我们继续扩张,产能将出现70%的过剩,而这要么通过提高电价,要么通过政府国家预算来由印尼公民埋单。”
 
当然,环保非政府组织希望看到政策从煤炭转向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
 
金亭认为,中国可以带头将其对外投资从煤炭转向清洁能源,从而帮助印尼实现《巴黎协定》目标:“中国是可再生能源领域最大的投资者,他们有能力用可再生能源对外直接投资代替对印尼的燃煤电厂投资。”
 
 
翻译:奇芳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