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蓝色金融能够拯救海洋吗?

蓝色金融能够拯救海洋吗?

2019-05-28
弗雷德•皮尔斯
 
蓝色债券和其他新型金融工具也许能为一些现有范围外的保护项目提供资金支持。
 
 
环境保护可能还处在蓝色革命的边缘。但是,今年人们已经开始越来越多地讨论利用企业融资,通过珊瑚礁、红树林、盐沼和海草等修复的海洋和沿海生态系统捕获大气中的碳。环保主义者称这种形式捕获和固定的碳为“蓝碳”。
 
越来越多的科学论证认为,蓝碳是其中一种最廉价的碳捕获手段。而且利用沿海生态系统进行碳捕获还能带来不少其他的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比如改善渔业环境、带来更丰富的旅游体验、抵御潮汐和致命热带气旋带来的危害。
 
今年的联合国气候谈判缔约方大会(COP)将于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举行。也难怪东道国智利表示希望本次大会能成为一场“蓝色缔约方大会”。
 
“自然债务”掉期
 
美国非政府组织大自然保护协会(TNC)率先为海洋保护行动寻求私营资本赞助。该机构沿海湿地战略负责人艾米丽·兰蒂斯表示,蓝色金融是环保主义者面对的一个新领域。她指出,计算沿海生态系统碳含量的科学以及确保其保持稳定的方法论,如今都趋于成熟。这让银行和投资者有信心投资于蓝碳并获得可交易碳信用额度或其他收益。
 
去年10月,TNC的推广项目、全球第一个蓝色债券——塞舌尔蓝色主权债券正式面世。塞舌尔共由115个岛屿组成,其中大部分被珊瑚礁环绕。这些岛都散布在三倍于加利福尼亚州面积的印度洋上。该国经济几乎全部依赖旅游业和渔业,政府也处于负债状态。
 
所以,TNC提出了“海洋自然债务”模式。在投资者、世界银行和全球环境基金的帮助下,TNC收购了塞舌尔欠英国、法国、意大利和比利时等国总计2200万美元的债务,然后免去了一些债务,并同时降低了剩余债务的利率,延长了偿还日期。“节省”下来的资金则被放入一个信托基金,为保护塞舌尔海洋保护区、促进渔业和其他蓝色经济发展提供资金支持。世界银行把这种模式称之为“其他发展中小岛屿国家和沿海国家”的发展典范。
 
TNC更像是一个包装商,将数十个期货交易以同样的方式整合到一起,同时将金融家和政府带到一起,也融入TNC自己的专业生态知识。TNC蓝色债券副总经理罗伯特·韦睿表示:“这些交易会激励政府创建海洋保护区。此外,我们也为各国海洋区域制定计划,并与当地渔民等利益相关方进行合作。”
 
他强调,为了确保项目完整性,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设立的信托基金董事会中,东道主国家政府将永远占有少数席位。
 
投资者能够获得稳定的投资回报,而且通常是由美国政府通过其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PIC)提供担保。而且这种投资带来的环境收益不仅能让投资者满意,让董事会感到沾沾自喜,而且无疑也是一种不错的公关手段。
 
韦睿说:“这可以说是一箭三雕。投资者获得了投资回报,我们保护了地方环境,而东道国政府的债务得到重组。”
 
按照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蓝碳项目还能够吸引可交易的碳信用额度。在2015年各国提交的《巴黎协定》文件中,很少有国家直接提及蓝碳项目,但TNC却将其看作是一个日益增长的市场,而且已经制定了庞大的计划。韦睿表示:“我们希望5年内在20个国家完成20笔交易。”这些交易至少可以为400万平方公里海洋中的三分之一提供保护。“为此,我们至少要筹集30亿美元。”
 
蓝碳项目初期重点集中在加勒比地区。9个负债深重的岛屿国家在等待参与这个海洋保护债务掉期计划,并且有望改善他们的旅游业和生态多样性。打头阵的是格林纳达、圣卢西亚和巴巴多斯三个国家。而非洲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红树林应该也会很快受到关注。
 
生态系统保险
 
并非所有项目都只关注蓝碳。兰蒂斯表示,蓝色金融的另外一个版本叫做“生态系统保险”,比如海景酒店经营者等依赖健康沿海生态环境系统的人出钱,保护珊瑚礁和红树林,防范沿海地区受到风暴侵袭。TNC已经建立了一个信托基金,保护墨西哥尤卡坦半岛滨海旅游区的珊瑚礁和海滩,使其免受风暴等自然灾害的袭击。此外,政府还将旅游税纳入信托基金中,用来支付珊瑚礁保护的常规费用,比如清除碎片和珊瑚的复植,以及飓风过后的大规模修复等等。
 
更复杂的混合金融交易允许投资者将碳捕获和落实企业社会责任目标结合起来,比如致力于达成涵盖了生物多样性、粮食安全、性别平等和海岸地区环境复原力等多个方面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虽然大部分蓝色金融项目都集中在热带地区,但也可以推广到其他任何地方。2019年1月,挪威资产管理公司Storebrand就推出了一款名为波罗的海蓝色债券(Baltic Blue Bond)的产品,为修复波罗的海这个欧洲污染最严重的海域生态环境提供资金支持,承诺通过安装新的污水处理设备或保护净化水域的海洋生态系统的方式治理污水和工业废水。
 
充满危机的海洋
 
一些生态学家认为,推广海洋保护金融的这种做法还是有些牵强,因为在海洋流动的水体中证明其环境效益要比在地球上难得多。
 
以蓝碳项目为例。你必须要能够证明,红树林恢复之类的项目能与陆地森林一样可以将碳储存至少100年。但是,红树林面临很多源于自身的不可控威胁,比如潮汐会冲走幼苗或带来污染,或者是遭遇热带风暴,再或者是海平面持续上升会淹没所有沿海生态系统等等。
 
两年前,在澳大利亚召开的一个研讨会得出结论称,这些风险意味着“蓝碳项目……的投资回报会很低,而且可能不具备成本效益。”兰蒂斯说:“由于海平面上升,在选址时就必须非常小心谨慎。”
 
非政府组织湿地国际曾大力推广人工种植红树林,但是现在更倾向于为植物的自然播种和成长创造合适的沿海条件。该组织表示,过去许多红树林种植项目都没有取得成功。要么是选择了错误的品种,要么将幼苗种在了容易被潮汐冲走的地方。由于地方民众只是受雇种植树苗,而不是做护苗工作,所以后期的维护很糟糕。
 
今年4月,香港中文大学的李成业及其同事在一项全球调查报告中称,此类项目“长期来看通常不会使红树林面积或林木成活率显著提高”。而且,即便项目取得成功也依然存在不足之处。同一项研究发现,沿中国海岸线广泛种植盐沼草这种外来植物破坏了当地潮汐泥潭,减少了鸟类东亚主要迁徙路线上的觅食地。
 
蓝色海水养殖
 
大自然保护协会(TNC)还有另外一种比恢复沿海生态系统更令人惊讶的金融工具,它打算直接参与到快速发展的全球海洋养殖产业中来。
 
众所周知,水产养殖(比如养虾池)是大面积破坏热带红树林的主要元凶。但TNC的思路其实很简单。目前全球人口仍然在不断增加,但食物浪费的现象却没有大幅减少的迹象,所以说世界需要更多的食物,而水产养殖在其中发挥着相当大的作用。TNC水产养殖战略负责人罗伯特·琼斯表示:“海洋占地球表面积的70%,但是只提供了2%的食物。”
 
水产养殖将会改变这种情况。琼斯说:“未来十年,我们估计大约会有1500亿到3000亿美元投入到水产养殖基础设施建设中去。”而其中大部分都将成为沿海生态系统的覆顶之灾。
 
琼斯表示,必须减少它们对环境的破坏,“更加可持续的水产养殖系统面临很大的融资困难,所以我们希望培养公众对这种系统的兴趣”,利用蓝色金融工具,展示最佳实践,帮助人们找到投资此类系统的途径。TNC在今年5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就探讨了“如何负责任地获得过度捕捞野生鱼种的替代品种”。
 
琼斯认为目前主要有3种途径。第一种是“再循环水产养殖”,也就是在陆地上利用污水工程的回收处理容器养殖鱼类。第二种是将沿海渔场迁到离海岸更远的地方,减少对沿海生态系统和水质的影响,目前这项措施已经在中国渤海地区开展起来。第三种是转而养殖海藻和贝类,因为它们不仅不会破坏沿海环境,还能修复沿海环境。
 
他说,中国沿海地区水产养殖总量占全球的60%,而这种技术对保护中国沿海生态系统或许格外有益。
 
如今,对全球许多沿海地区而言,水产养殖都变得越来越重要,所以说让水产养殖变得更具可持续性也许才是蓝色金融能够带来的最大效益。
 
 
翻译:Estelle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