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东非过度捕捞问题威胁尼罗河鲈鱼的生存

东非过度捕捞问题威胁尼罗河鲈鱼的生存

2019-01-08
 
亚洲美味花胶如何影响了东非维多利亚湖中尼罗河鲈鱼的生存?
 
鱼市上待取鱼鳔的尼罗河鲈鱼。图片来源:杰弗里·卡马迪
 
34岁的尤尼斯·阿蒂诺·翁吉罗将鱼剖开,扯出一个灰白色的器官,接近拳头大小。她把它放在秤上,用笔记本记下它的重量,随后放入塑料袋中。短短几秒钟,这一过程就已完成,她马上准备操作下一条鱼。
 
“他们每三天就会来收一次鱼鳔(花胶),”她说,而“他们”指的是来购买鱼鳔进行转售的商人。
 
东非的鱼鳔(也被称为花胶)兴旺的贸易影响到了维多利亚湖沿岸的社区,致使当地的尼罗河鲈鱼濒临灭绝。
 
距离肯尼亚第三大城市基苏木西南约两小时车程的奥本治海滩就是这样的一个社区。它的发展主要得益于靠近维多利亚湖,以及该湖为当地带来的经济机会。
 
“买卖鱼鳔的人只会说他们愿意出多少钱,但永远不会告诉你他们卖多少钱,” 奥本治海滩管理处秘书维克多·曼古说道。管理处与当地社区合作,从而更好地支持当地渔业管理。
 
在一些亚洲文化里,鱼鳔被看作是一种具有皮肤愈合功效的美味佳肴,因此在湖区,收鱼鳔成了一个利润丰厚的买卖,同时也引发了对过度捕捞的担忧。
 
讽刺的是,尼罗河鲈鱼是一种入侵物种,在20世纪50年代被引入湖区后,因对包括东非慈鲷在内的许多本地物种构成威胁而广受诟病。
 
取鱼鳔前称量鲈鱼的重量。图片来源:杰弗里·卡马迪
 
秘密交易
 
从事鱼鳔贸易的都是当地的商人,与封闭的手工性质的渔民不同,他们了解鱼鳔的市场价值。买卖都是私下的。
 
在坦桑尼亚,这种贸易受到严格的许可证制度和税收制度管制,迫使其不得不转入地下。而在湖另一边的乌干达,这种贸易则是公开的。来自中国和日本的买家纷纷来到这里购买从肯尼亚和坦桑尼亚走私来的鱼鳔。
 
由于是秘密交易,潜在买家不太可能在肯尼亚船舶码头遇到贸易商或外国买家。相反,他们能看到很多妇女被雇来这里给鲈鱼剖膛,取出珍贵的鱼鳔,即当地卢奥人口中俗称的mondo(广义上的内脏)。
 
曼古通过出租他的两艘船来谋生,每艘船能装下两名渔民。他收取渔获总收入的30%作为租金,前提是总收入不低于2000肯尼亚先令(20美元),否则,他将向船员收取700先令(7美元)的固定费率,相当于肯尼亚日均最低工资。
 
但是,鱼鳔贸易的兴起影响了他的生意。
 
“捕捞上尼罗河鲈鱼后,渔民在开放水域中取出鱼鳔,藏起来卖到其他地方,然后扔掉去除了内脏的鱼,带回岸上的鱼量则减小了,”他叹了口气说道。
 
拯救鲈鱼
 
鲈鱼具有不可或缺的商业价值。为了拯救它,就必须对鱼鳔的采收进行监管。当然,这需要多管齐下,因为这些措施不仅会影响尼罗河鲈鱼,也会同样影响其他鱼类。
 
过度捕捞,非法渔具的使用和水葫芦(一种常见的水生植物)的生长都会使湖中鱼的数量不断减少。
 
鱼鳔位于鱼的腹部,它通过充气和放气来调节浮力,从而使鱼改变在水中位置的深浅。
 
它具有多种用途,包括制造可吸收的医用手术缝合线。 在中国,通常用鱼鳔炖汤,烹饪成菜肴,或用作胶原蛋白的来源。它还用于制造防水胶和鱼明胶,而明胶是啤酒和葡萄酒酿造工业中一种常用的精炼剂。
 
鱼鳔炖汤。图片来源:ProjectManhattan
 
渔民们说,购买鱼鳔的主要是中国人和少数日本买家。他们在21世纪初首次来到乌干达寻找鱼鳔。如今,乌干达在湖区鱼鳔贸易中占据43%的份额,与之相比,肯尼亚的份额仅有一小部分(6%)。
 
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与维多利亚湖渔业组织(LVFO)在2018年8月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的鱼鳔代理商在乌干达的商业发展机会相对较好。
 
例如,中国贸易商通过给卖鱼鳔的代理商提供营运资金,使得其竞争优势高于一般的鱼贩。
 
对这种新兴贸易缺乏了解以及目前缺少任何指导方针或政策都造成不可持续的捕捞活动。
 
这意味着连出口到中国的鱼鳔数量都基本上无据可查,更不必说那些仅仅为了取出鱼鳔而捕捞的尼罗河鲈鱼数量了。
 
肯尼亚海洋和水产研究所(KMFRI)2018年3月的研究显示,鱼鳔在尼罗河鲈鱼加工副产品总量中所占的比重平均为2%左右。据估计,每年肯尼亚出口到亚洲的鱼鳔多达290公吨。
 
 
“然而,由于大量的尼罗河鲈鱼鱼鳔被出口到加工公司价值链之外的秘密企业,因此[实际]的数量要多得多,” KMFRI基苏木中心淡水系统研究中心的助理总监克里斯托弗·奥拉博士解释说。
 
据KMFRI称,肯尼亚鱼鳔的价格根据其大小不同而有所不同,重量在100-200克的鱼鳔价格约为4000肯尼亚先令(40美元),而重量为601-999克的鱼鳔,价格则可达到16000肯尼亚先令(160美元)(平均来看,一个鱼鳔的重量在30克左右)。16000先令相当于在内罗毕中产阶级居住的地段租一套有热水供应的一居室公寓的月租金。
 
在乌干达,由于供应减少和需求增加,鱼鳔价格一直在稳步上涨。例如,2013年以来,鱼鳔的价格从一公斤12.6万乌干达先令(35美元)涨到目前的39.6万先令(110美元)。
 
另一方面,据Daily Monitor报道,国际市场的价格却很稳定,中国大陆市场价格为每公斤450-1000美元,具体取决于质量和市场情况。在香港,一公斤鱼鳔最高可卖到7700美元。
 
对于湖里鱼类的减少,奥本治海滩的曼古再清楚不过了。
 
“十年前,我们每天会捕获700公斤尼罗河鲈鱼和200公斤的罗非鱼,”他指着湖面回忆称。从那以后,渔获量开始急剧减少。
 
他们现在每天只能捕获区区150公斤的鲈鱼和60公斤的罗非鱼。
 
维多利亚湖的鱼量持续下降。图片来源:杰弗里·卡马迪
 
维多利亚湖海滩管理处的区域主席汤姆·古达解释说,由于尼罗河鲈鱼靠视觉捕食,清澈的水质对其生存至关重要。
 
蔓延的水草不仅使水质变得浑浊,限制了鲈鱼的捕食能力,而且还会与鲈鱼抢夺氧气,而鲈鱼作为顶级捕食者需要大量的氧气。
 
“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冒险深入湖中寻找鲈鱼,”来自洛克瓦罗海滩的古达说道。洛克瓦罗海滩位于基苏木以东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的地方。
 
他说现在需要花五个小时从姆比塔(一个登陆点)到鱼群所在的一个叫做伦巴的位置。
 
“而且你需要一艘双引擎快艇来完成这项任务,乘普通船则需要8个小时,”他说。
 
据古达说,深入湖心会有风险。湖心区域正是肯尼亚和其乌干达两国渔民围绕鲈鱼所有权正面发生冲突的地方。目前湖区三国正在努力通过税费、关税和检查费的征收来使这项贸易正规化,从而促进健康的水生环境,造福所有人。
 
“在区域层面,我们正计划制定指导方针,以确保贸易受到监管。因为鱼鳔贸易针对的都是那些较大的尼罗河鲈鱼,这些鱼对种群补充非常重要,所以鱼鳔贸易将对渔业的可持续性发展造成影响,” 乌干达海洋科学家、LVFO秘书处官员罗伯特·卡彦达说。
 
20世纪50年代,尼罗河鲈鱼被引入维多利亚湖时,其巨大的胃口曾给本土的鱼种带来威胁。如今,如果不采取快速行动,遏制仅仅为了鱼鳔而对其进行的过度捕捞行为,尼罗河鲈鱼将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濒临灭绝的物种。
 
 
翻译:于柏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