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请听我说:台风灾民向化石燃料公司发出呼吁

请听我说:台风灾民向化石燃料公司发出呼吁

16.11.2018
伊莎贝拉•卡明斯基
 
那些制造污染的企业是否侵犯了菲律宾公民的人权?一项针对这一问题的调查正在菲律宾进行,伊莎贝拉•卡明斯基报道。
 
Richard Atrero de Guzman / Greenpeace
 
菲律宾毁灭性台风中的幸存者们呼吁碳排放大户尊重他们的人权并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
 
在上周伦敦的一场令人动容的听证会上,菲律宾人权委员会听取了菲律宾最近极端天气受害者的个人证词。委员会也听取了专家在气候变化科学、风险和法律领域的证词。
 
调查的内容是关于考47家大型煤炭、石油、采矿和水泥公司在开采大量化石燃料或进行碳强度很高的工业活动过程中是否违反了菲律宾公民的人权,包括其生命权、居住权、健康权、获得安全食物权和自决权。
 
这次调查始于2016年绿色和平东南亚分部和其他当地团体要求对该事项进行调查的一次请愿。菲律宾人权委员会先是在国内进行了四次听证会,然后又将听证扩展到纽约和伦敦,以听取更广泛群体的证言并为此次调查赢得更多国际关注。
 
台风之灾
 
最近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举行的这场听证会上,维罗妮卡•卡博描述了2009年的台风“凯萨娜”是如何毁掉她在菲律宾的家园的。由于和家人不在一起,她不得不趟着齐腰深的洪水走了7个小时,把干衣服以及装在锅里的米饭和阿斗波(传自西班牙的一种菲律宾菜肴)带给他们。“终于见到他们时,我很高兴,因为他们是安全的。”
 
这场台风对菲律宾来说是毁灭性的,造成数百人死亡和数十亿美元的损失。卡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一直忙着清理他们家的淤泥,努力抢救任何还能使用的东西。她父亲感染了钩端螺旋体病,不得不在医院治疗。她说:“我觉得我们丧失了一部分尊严。”
 
委员会还听取了一位台风“海燕”幸存者的证词,这是菲律宾历史上遭遇的最严重的一次风暴灾害。玛丽埃尔•巴卡森如今在伦敦当研究护士,她描述了这场灾难在五年后依然留给自己家人在感情、社会和身体上的影响。她所认为的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也发生了改变。“之前我担心的东西都很肤浅,但这次经历打开了我的思路。”
 
尽管听证会要求被调查的47家企业(包括壳牌、道达尔、碧辟、埃克森莫比尔和雪佛龙)发表意见,但它们无一出席。不过,其中几家企业以书面的形式对人权委员会是否对他们有权调查提出了质疑,认为气候变化并未违反人权。
 
当被问及是否有话对这些企业说时,卡博说:“可能我还是要呼吁这些公司:请听一听我们的声音,考虑一下我们的遭遇。”
 
让企业可被问责
 
菲律宾人权委员会是一个独立机构,任务是调查该国违反人权的情况。该机构无权让企业付出法律责任或对其进行罚款。但它的报告可以作为菲律宾制定新法律的参考,并且该组织也希望自己收集的证据可以被全世界的政策制定者、律师和气候运动发起者所用。
 
在这次听证会上,专家们向菲律宾人权委员会提交了多项归因研究,计算了私人企业对全球变暖的贡献有多大。位于美国的非政府组织气候责任研究所的理查德·黑德阐释了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碳巨头”研究项目,这个研究显示了每个世界最大的煤炭、石油、天然气和水泥企业自工业革命以来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这次在菲律宾的调查主要着眼于该项目中涉及到的上市公司,其中很多都在菲律宾开展经营活动或与菲律宾有着这样那样的联系。
 
人们还向委员会展示了表明气候变化与极端天气事件联系的专家证据,以及化石燃料产业游说和基于不准确信息的运动所带来的影响。
 
迈尔斯·艾伦是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全球升温 1.5°C特别报告》的作者之一,也是牛津大学大气,海洋和行星物理学系大气动力学组的教授。他向伦敦的听证会展示,研究成果表明人为影响加剧了台风“海燕”破坏性和强度。
 
他警告说,即便将温度上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也不足以完全避免对人类生命财产的危害。菲律宾等国受害可能尤为严重。
 
艾伦说,化石燃料企业早就知道气候变化的原因和影响,但几十年前就决定不投入资金发展减缓技术。他说:“在我看来,这一产业存在另外一种行动选择。”
 
化石能源企业的不作为导致了多个举世瞩目的气候责任案例。罗达·维尔亨博士是一位接手过此类案件的律师,她阐释了气候变化诉讼在世界各地不断增加、法院对涉及人权诉求的案件进行审理的情况。她特别提到了自己参与的两件案子。一件是一位自家面临冰川融化带来风险的秘鲁农民如何起诉德国能源企业莱茵集团(RWE)。这个案子虽被法院驳回,但原告目前还在上诉。另一件被称为“人民气候案”,即十个来自世界各地的家庭起诉欧盟未能制定更强有力的减排目标。
 
维尔亨说:“我代理的都是真正面临问题的委托人。我们讨论的并非未来影响,而是历史排放,是已经发生的破坏或目前气候变化造成的风险。”
 
尽管证据充分表明使用化石燃料正在造成气候变化,但完全不用它们也很困难。保罗·艾金斯是英国能源研究中心联合主任,也是伦敦学院大学可持续资源研究所所长和资源与环境政策教授。他说,对化石燃料的某些投入是必需的,因为世界仍然依赖它们。但他批评了对新的开采和勘探进行投资,“我们知道有足够的储量但不能去用,发现更多只会让这些决策更加困难。”
 
艾金斯还说,任何明白自身所肩负的人权和社会福利义务的负责任企业都应该计划摆脱化石燃料。“从最近的‘1.5度’报告来看,这些企业应该迅速规划起来。”
 
将气候变化与人权联系起来
 
同一周在伦敦举办的一场关于人权与气候变化的主题沙龙上,绿色和平组织律师克里斯汀·卡斯帕将菲律宾的调查描述为“目前全球行动浪潮的一个缩影”。
 
斯特林大学法学讲师安娜丽莎·萨瓦勒西说,菲律宾人权委员为国内人权组织如何对气候变化这样的全球问题展开调查树立了一个重要先例。
 
她说,委员会的这一行动有好几个关键挑战需要面对:表明企业在整体上具有人权义务;证明某个特定企业对气候变化的贡献已经达到违反人权的程度;分配这些违反人权行为的责任。
 
萨瓦勒西总结说,菲律宾人权委员会已经搜集了足以应对以上关键挑战的证据。“只要委员会发现违反人权的切实企业责任可以被归到 ‘碳巨头’们头上,就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接下来什么样的进展都有可能。”
 
委员会12月将在马尼拉举行最后一场听证会。其正式报告有望于明年夏天完成。
 
卡博如今已经成为一位社区反煤炭活动家,她对此次调查的积极影响充满希望。她说:“我亲眼看着贫穷社区在气候变化影响面前变得越来越脆弱。我相信,通过人权委员会,人们会听到我们的故事和我们的声音。政府和企业会选择人民,而非利润。”
 
 
翻译:奇芳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