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阿拉伯海中的“潜水拾荒”

阿拉伯海中的“潜水拾荒”

2018-10-16
佐费恩·易卜拉欣
 
一群巴基斯坦潜水者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在清理阿拉伯海中的垃圾,但依然任重道远。
 
图片来源:Alexpunker
 
如果你知道潜水员们在垃圾大杂烩(既有漂浮在海面上的,又有沉入海底的)里发现了什么,准会大吃一惊。浮在海面的那些包括常见的聚苯乙烯杯盘、塑料叉勺以及大量的塑料袋和人字拖。而当水肺潜水员慢慢潜入阿拉伯海的巴基斯坦水域之下,他们遇到了更多的塑料购物袋、零食包装袋和层叠缠绕的渔网。然后你会在海底看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东西,比如女式内衣。 
 
赛义德•曼苏尔•艾哈迈德是专业潜水机构“巴基斯坦潜水冒险”的负责人,他与巴基斯坦一些具有认证资质的潜水教练一起义务清理海洋中的人类垃圾。
 
1998年以来,他一直在清理海床、捡拾垃圾,但他也认识到大海仍然肮脏不堪。
 
过去两年中,46岁的萨奎布•马哈茂德和其他三位水肺潜水员一起与艾哈迈德组成了一支在查尔纳岛周围海域捡拾垃圾的团队。查尔纳岛是位于俾路支省胡布河河口以西9公里、阿拉伯海中的一个无人岛。
 
马哈茂德2016年取得潜水教练资质,最近他成立了一个名为“气候X”的组织,致力于海洋保护,同时也为生态文化旅游、教育和宣传等活动提供支持。
 
一头被渔网缠住的海龟死亡过程十分漫长而痛苦。摄影: 萨奎布•马哈茂德
 
传统与科学携手共进
 
清理海洋垃圾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世界上还没有人开发出一种设备,既能迅速清扫海底又不伤害陡崖、珊瑚和动物。 
 
马哈茂德说,目前他们利用对当地的了解判断渔民最常去的地方,因为那里不可避免地会有遗弃的渔网,他们还用声纳设备来了解海底地貌。他说:“如果海底岩石嶙峋而且很浅,塑料和渔网就很容易被缠在那里。”
 
他们还从巴基斯坦700多名有资质的水肺潜水员中挑选出24人左右进行训练,因为知道需要更多的人来从事这项清理事业。马哈茂德哀叹:“这是一项出力不出活儿的工作,由于海浪起伏翻滚,会把垃圾从别的地方带过来。”但他们并未因此停下清理垃圾的行动。
 
 一上岸,艾哈迈德就会将垃圾精心分拣、称重和记录。他有一份2013年以来的清单,并解释说:“这对我们的子孙后代非常重要,如果有人想要制定一份清理海洋的计划或者禁止使用某种塑料,都要有这些证据。这也是唯一有效的办法,让人们觉醒并且明白他们对海洋做了什么。”
 
他和马哈茂德都是Project AWARE(潜水培训组织PADI的环保项目)“潜除垃圾”(Dive Against Debris)团队的成员,来自世界各地的水肺潜水员们在这里接受清除海洋垃圾的培训。他们还会报告每次潜水所收集物品的种类、数量和位置。自从2011年该项目启动以来,114个国家的超过5万名潜水员报告捡拾了100万件以上垃圾。
 
鬼网 
 
在所有垃圾中,没有比“鬼网”和塑料更让潜水员们费力的了。
 
“幽灵渔具”(丢失、遗弃和废弃的渔具),尤其是渔网被称为“鬼网”。世界自然基金会巴基斯坦海洋项目负责人乌麦尔•沙希德说:“它们在海里实际是看不见的,因此漂流中会不断绊住海洋生物,或者将它们挂在海底。无论是海龟、海豚或鲸鱼、鲨鱼还是蝠鲼,任何海洋生物只要被网缠住就只剩下死路一条。”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和联合国粮农组织估计,这些渔网占了海洋垃圾的10%。
 
他说:“人们经常谴责对我们身边陆生动物的虐待,但可悲的是水生动物的遭遇却没人看见。一头被渔网缠住的海龟死亡过程十分漫长而痛苦,因为它无法浮到水面呼吸,最终被淹死。”他说自己就经常遇见这种惨不忍睹的情景。
 
但是,回收“鬼网”需要一定的专业能力,只有那些经过训练掌握技巧的人才能实施。艾哈迈德解释说:“这是有方法的”。这种方法几乎像外科手术一样精密,潜水员在水下用刀割开渔网然后将它们折叠起来,这种方法可以尽可能地减少对珊瑚礁的破坏。他又警告说:“你不能一味猛拉绳子把它们拽上来。”如果不小心,潜水员也会在回收过程中被绊住。他当然不建议新手潜水员进行这一作业,“我们总是有辅助潜水员在一边待命,就是出于这一原因”。
 
世界自然基金会巴基斯坦分会与当地渔民合作从海中安全回收渔具,并与“榄蠵龟项目”合作保护海龟的产卵地。世界自然基金会巴基斯坦总干事哈马德•纳奇•汗说:“从2016年迄今,我们已经从海中回收了超过1000公斤的‘幽灵渔具’”。
 
萨奎布•马哈茂德与团队整理从海中回收的“鬼网”。摄影: 萨奎布•马哈茂德
 
塑料“漩涡”
 
但在海里造成危害的并非只有渔网(也是用塑料制成的)。科学家们说,每年有超过800万吨的塑料进入海洋,其中80%都来自陆地。这些垃圾中有多达23.6万吨的微塑料。
 
艾哈迈德警告说:“大塑料袋会造成海洋动物窒息,但这些肉眼看不见的微塑料(仅有0.05-5毫米大)却是危害最大的。这些微粒无论是直接还是通过吃掉更小的生物进入海洋生物体内,最终都会进入人类的食物链。海龟有时无法分辨漂在周围的到底是水母还是塑料袋。”
 
艾哈迈德说,如今已经形成了不断旋转的塑料垃圾涡流。世界上有五个这样的垃圾“板块”,大西洋和太平洋各有两个,其中的“太平洋垃圾大板块”(1997年被查尔斯•摩尔发现,但据推测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形成了)面积为16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3个法国。第五个于2010年在印度洋被发现,位置大约在非洲和澳大利亚的中间。 
 
鱼类减少
 
马哈茂德在巴基斯坦和其他地方已经有20多年的潜水经验,过去五年中他发现“鱼类数量和种类大大减少”。他将这归咎于水质的下降,并解释说:“赤潮(即你看到海面从蓝色变成绿色的时候)变得更加频繁,这意味着更多未经处理的工业和生活废水进入海洋,造成海水含氧量下降,打乱了整个生态系统并杀死其他海洋生物。”
 
查尔纳岛的魅力广为人知,像艾哈迈德这样的海洋保护者对该岛及其周边水域遭到各种蹂躏深感不快。目前有20多家公司在这里经营年轻人的周末休闲活动,比如赏鲸、悬崖跳水以及浮潜。
 
 “他们把锚直接抛在新生的珊瑚礁上,还把大量塑料包装和瓶子扔进水里,”罗绅•阿里抱怨说。她是巴基斯坦首位女水肺潜水员,从2004年就开始清理垃圾。尽管如今已经不住在巴基斯坦,她在其他地方或者回乡时仍然继续自己的任务。
 
看到查尔纳岛不断兴旺的旅游业对新生珊瑚的破坏,罗绅心痛不已。她说:“我看到游泳者、浮潜者和海底漫步者站在上面拍照并且破坏它们。”她还警告,按照该地区的这种污染速度,过不了几年查尔纳岛的海洋世界就没啥可看了。“我们建议政府把这里划为海洋国家保护区,但他们无动于衷。”她希望新政府能够采取措施保护海洋不受进一步破坏。
 
本地管理海域
 
艾哈迈德和马哈茂德都明白,他们与海洋垃圾的战争是一场与规模和时间的竞赛。他们也清楚,任何禁令既不为人所知也无人遵守,不过是一纸空文。他们眼中唯一能打赢这场污染反击战的办法就是与当地社区一起建立“社会屏障”,防止垃圾进入海洋。
 
 他们决定寻求阿卜杜尔–拉赫曼–果特村渔民的帮助,这是卡拉奇附近沙嘴海滩与弗伦奇海滩之间的一个渔村。该村有6000人,他们成为潜水员们热心的伙伴,要把村子变成一个海洋保护区或本地管理海域(LMMA)。
 
从海底打捞上来的拖鞋。摄影: 萨奎布•马哈茂德
 
 本地管理海域能够为村子带来滚滚商机。艾哈迈德解释说:“我们知道这些年来他们收获的海洋资源逐渐减少,渔民们愈加深陷贫困。我们向他们展示了另一个可持续的谋生选择,同时也让他们明白用小眼网过度捕捞以及将它们扔在海里等行为会损害海洋生物多样性,反过来会破坏他们的生计。”为渔民提供其他选择也可以让海洋得到喘息。
 
在渔民的帮助下,两位潜水员在村子里建起一座两个房间的生态小屋,出租给游客。艾哈迈德说:“我们并没有打广告,但迄今已经有100多个人使用了这一设施。唯一的规则就是他们不能自带食物(村民们会按他们的要求提供饭菜),也不能在村子里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
 
 此外,他们还引入了皮艇、香蕉船和浮潜等水上运动,但没有摩托艇之类的机动运动,“因为对环境不友好”。他们正在培训当地人用回收的塑料“鬼网”制作成手环和沙滩包等产品。很快,这些产品就可以上市。
 
 但更重要的是,他们在村子里的一座培训中心对一群已经会自由潜水的年轻人进行水肺潜水训练。艾哈迈德说:“下一步,我们将训练他们从水里回收垃圾。”
 
 20岁的努沙德•阿里是艾哈迈德团队第一批培训的四个男孩之一。从记事开始,大海就是阿里和朋友们的游乐场。七岁时,他就会用空油桶甚至木头做成小船到浅水里划行。阿里回忆说:“我们甚至还会用自制的木头冲浪板去冲浪。”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可以潜到五英尺深的水下,用鱼枪捕鱼。之前就连被网缠住的死海龟也不会破坏阿里潜水的兴致,直到今年早些时候他看到网中的动物缓慢而痛苦地死去。他说:“这真的太惨了。”
 
艾哈迈德坚信他们的项目会产生多米诺效应,阿卜杜尔–拉赫曼–果特两边的村子很快就会效仿。他说:“这里的新一代必须学会照顾海洋资源。”
 
两位潜水员希望政府能够将巴基斯坦1046公里的海岸线全都划为海洋保护区,比如俾路支省伯斯尼以东39公里的无人岛——阿斯托拉岛。 
 
但马哈茂德指出,并非所有的海洋保护区都需要政府管理。它们也可以采取公私合作(PPP)甚或是完全私营的方式进行管理,就像世界上很多地方采用的本地管理海域(LMMA)的方式。随着2000年东南亚和太平洋LMMA网络的建立,这一方式成为一种更加正式的模式。马哈茂德说:“这对所有人都是共赢的,生态旅游提供了新的生计,反过来海洋生物也能休养生息。”
 
 
本文首发于《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本站经授权转载。 
 
翻译:奇芳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