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企业必须为海洋塑料污染担责

企业必须为海洋塑料污染担责

2018-06-08
贝山姆
 
《垃圾漂流筏》的作者马库斯·埃里克森犀利地指出,全球塑料污染问题不能仅仅被归咎于个人行为。
 
 
“海洋环流是海洋中的循环模式,” 环境科学家、“五大环流研究所”创始人马库斯·埃里克森解释称。“五大环流研究所”是一家美国的非盈利组织,致力于通过科学和教育的方法减少海洋塑料污染。
 
“东南亚和北美的大部分垃圾会随着环流进入北太平洋海域。这是一个顺时针环流。加利福尼亚州丢弃的塑料瓶可能会在五年或更短的时间内漂到中国沿海,然后再过十年又回到美国,”他继续说道。
 
“五大环流研究所”创始人马库斯·埃里克森
 
马库斯十分了解这些环流。他在《垃圾漂流筏》(Junk Raft)这本引人入胜的书中讲述了自己和朋友乔尔·帕斯卡尔是如何利用15000个塑料瓶、些许飞机机身材料、一些回收来的船桅和其他垃圾组装成了一个木筏。
 
随后,他们乘坐这个漂流筏,用时三个月,从加利福尼亚出发,一路随波逐流,穿过赤道无风带,经历过飓风,最终抵达了夏威夷。带着一路上的所见所闻,马库斯就塑料的危害进行了无数次的演说。
 
通过他的研究,马库斯已经成为“大太平洋垃圾带”方面世界知名的专家之一。所谓“大太平洋垃圾带”是指漂浮在太平洋上的大量微塑料堆积形成的垃圾带。他开始与发现该垃圾带的查尔斯·摩尔船长一同到那里进行远航调研。
 
在过去的二十年中,摩尔大部分时间在反驳媒体所说的“存在一个面积是德克萨斯州两倍的垃圾岛”。而实际上,他们发现的是一片漂浮在北太平洋环流中的高度集中的塑料碎片。
 
多年来与这些从大洋中打捞出来的塑料微粒打交道的经历,使马库斯成为塑料污染来源和解决方案方面的权威。当全世界都在关注这个海洋危机的时候,马库斯的注意力却始终锁定在陆地上。他认为海洋的未来取决于完善废弃物处理系统,以避免塑料进入海洋。
 
埃里克森最近刚拜访过石化巨头陶氏化学公司。该公司发明了聚苯乙烯泡沫塑料,并且是世界上最大的聚乙烯供应商。
 
“他们的建议是让世界各地的人们更有效地收集薄膜包装,并用它们来生产能源,利用水泥窑或化学回收的方式对它们进行处理。而我的想法是:这不是世界该做的!”
 
“世界不需要通过有效收集你的东西来补贴你糟糕的产品设计。最好的做法是让这些东西从源头上就更加清洁。”
 
马库斯是生产者延伸责任制(EPR)的倡导者。所谓生产者延伸责任是指,制造商的责任应该延伸到整个产品的生命周期。同时,马库斯也认同个体责任(如不乱扔垃圾),及市政责任在完善废弃物处理过程中发挥的作用。
 
“如果在21世纪,我们仍然使用吸管、袋子、湿纸巾或搅拌棒这种塑料制成的一次性用品,那么就是我们的设计不够好。我认为行业需要进行升级,责任需要立法来落实。”
 
“那些花钱去寻找替代品,以确保自身产品不会造成伤害的企业在市场中处于劣势。我们需要延伸生产者的责任来推动设计上的转变,推动市场参与主体之间的平等竞争。”
 
在推动生产者延伸责任制的长期实践中,马库斯遭遇了来自塑料行业的极大阻力。
 
轮胎业是许多工业化国家推行生产者延伸责任制的重要实践领域。图片来源: TUBS
 
2015年,他在一次会议上见到了美国化学理事会的副会长。该理事会是美国塑料生产商的主要游说团体。据马库斯在一次会议上的描述,这是一次 “糟糕的初次约会”。
 
马库斯称,在这场环保运动中,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与环保组织之间存在一个“巨大分歧”,前者认为应当让行业也参与进来,而后者则将其视为消费者的问题。
 
他认为,致力于清理海岸垃圾的机构,比如由美国化学理事会和可口可乐公司资助的海洋保护协会,应该把生产这些垃圾的品牌企业公之于众。
 
“假若你只是清点一下海滩上吸管的数量,然后就说是‘人类导致的这些垃圾遍地’,‘是城市没有做好垃圾收集工作’。这样的说法不过是延续了行业的说法,认为这是市政和个体的责任。”
 
“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像百事可乐、安海斯布希和菲利普莫里斯这样的公司就意识到公众对污染的关注。这些公司将污染责任推到了个人头上,来控制舆情。”
 
“当时他们的一条广告广为流传,被称为“哭泣的印第安人”。广告中,一位美国土著人看着街上吹过的塑料袋流下了眼泪。标语是‘人类造成了污染,那么人类也可以解决它’。”
 
马库斯还批判了另一个引发媒体关注的项目:“海洋清理”。该项目由荷兰人博易安·斯莱特发起,筹集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在北太平洋中部建立了一个塑料回收系统。
 
“有人去捡起渔网和浮漂的做法是很好,但如果将其包装成全球塑料污染问题的解决方案则是错误的。”
 
“北太平洋中漂浮的垃圾还不到塑料年产量的百分之一。而且几乎都是海洋渔业所用的材料:渔网、钓鱼浮标、浮标和其他类型的线和绳索。”
 
“如果他们诚实地说‘我们正在清理渔具’,我想世界会说‘太棒了! 感谢你们的诚实。’但是如果说你要解决塑料问题,并且打着这个旗号继续进行融资,那么你是在帮倒忙。”
 
面对如此庞大的全球挑战,马库斯仍然找到了值得乐观的理由。
 
“最令我兴奋的就是‘分散化MRF’(发音murf),MRF即物质回收设施。”
 
马库斯以印度一个项目为例。“在德里,有一个15层高的垃圾堆。这是集中化的垃圾处理方式:大卡车将垃圾运来,倒在焚烧坑中。垃圾堆积成山,烟熏火燎。”
 
“分散化处理模式是指,我们去各个社区教居民如何将材料进行分类,将有机物和可回收垃圾分开。然后收垃圾的人会收集可回收垃圾赚钱,而有机物则被运到分散的回收设施。因此,这种模式下不会有一个大的垃圾堆,而是有50-100个可有效堆肥和回收的分散设施。”
 
借助他的新项目——跨越实验室,马库斯在世界各地帮助城市和社区转向使用这种分散化的废弃物处理系统。
 
他仍然热爱航行,但“陆地才是问题的根源”。
 
 
翻译:于柏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