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斯科特·普鲁特伊的问题

斯科特·普鲁特伊的问题

22.05.2018
谭•科普塞
 
面对12项调查,美国环保局局长恐难保乌纱,谭·科普塞写道。
 
普鲁伊特面临与游说组织不正当交易和非常规花费等指控,环保局局长之位岌岌可危。图片来源:Gage Skidmore
 
特朗普政府近来丑闻不断,腐败、暗通俄罗斯、艳星封口费等一系列争议牢牢占据着美国新闻的头版头条。
 
尽管如此,环保局(EPA)局长斯特科·普鲁伊特仍设法从艳情故事中冲出重围,登上了头条新闻。面对12项单独调查,这位环保局局长离下台或收到特朗普的名言“你被开除了”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了。
 
但总统特朗普和其他共和党政客并没有放弃已经四面楚歌的普鲁伊特。所以,他是怎么陷入困境的?这对气候变化和环境而言意味着什么?接下来又可能会发生什么呢?
 
普鲁伊特虽然一直致力于减少环保方面的资金投入,但对自己的支出却毫不吝啬,不仅多次公款乘坐头等舱,上任第一天就扩充了警卫组人数,还斥资4.3万美元(人民币27.4万元)建了一座防窃听电话亭,以免遭到监听。
 
记者和环保团体相继提出一系列信息公开的要求后,普鲁伊特对保密和安全的痴迷就更加变本加厉了。
 
普鲁伊特面临的一项更严重的指控是他和化石燃料公司的说客之间存在不当交易,包括以低于市场价格的租金租用了一名说客妻子所有的房子。这名说客的客户包括很多大型的石油天然气企业。
 
 
另一名说客帮普鲁伊特组织了摩洛哥之旅。旅行期间,普鲁伊特特意花时间推广美国的液化天然气。而这是一个环保局局长往往会规避的话题。此次旅行后数月,该名说客理查德·斯莫特金就以每月4万美元的工资成为摩洛哥政府的外国代理。
 
这种行为对环保局局长来说很奇怪,但在斯科特·普鲁伊特身上却不是第一次。早在担任俄克拉荷马州参议员时,他就曾和另一名注册说客共同购买了一套房子。两人同时又在州议会中合作推进他们的事业。
 
普鲁伊特还秘密会见了澳大利亚著名气候变化怀疑论者、红衣主教乔治·佩尔,而后者因涉嫌性侵未成年人,正在接受调查。鉴于普鲁伊特选择的就餐伙伴,不难看出他并不是一个科学爱好者。普鲁伊特曾试图限制在立法过程中使用科学研究成果,并任命著名的气候变化怀疑论者代替更有能力的科学顾问担任关键职位。
 
最近的丑闻甚至牵扯到了中国。普鲁伊特不顾环保局员工的指导,在有证据显示富士康计划新建生产设施所在地——威斯康星州东南部的雾霾水平已经超出联邦标准的情况下,允许其无需遵守联邦空气质量法规。总统特朗普出席了富士康计划的发表会,普鲁伊特的行为也被视为有利于威斯康星州州长、共和党人斯科特·沃克。沃克目前正面临一场艰难的竞选活动。
 
虽然普鲁伊特一直在努力推进行业利益,但效果却是好坏参半。一直在为削减燃油经济标准积极游说的“汽车制造商联盟”现在担心汽车制造商正面临一个“监管噩梦”,环保局等机构的行动已经超出了预期,和加利福尼亚等至少13个州陷入了法律斗争。此举可能会导致不同地区出现不同的标准,使行业利润受损。
 
普鲁伊特为什么能逍遥这么久?遇上其他任何一位总统,接连不断的丑闻早就让他落马了。但尽管普鲁伊特在削减环境法规方面的诸多努力后来都因为法律上的挑战而放缓,但他在落实特朗普支持化石燃料、逆转上届政府议程方面的表现极为活跃。
 
普鲁伊特的努力为自己赢得了特朗普和支持特朗普的选民的欢心。特朗普已经驳斥了一些丑闻,认为这是媒体夸大其词和环保团体挟嫌报复的结果。目前国会中少数共和党议员已经站在民主党议员一边呼吁普鲁伊特辞职,但大多数共和党人选择保持沉默。
 
另一种解释是,特朗普现在开除普鲁伊特得不到什么好处。普鲁特伊的副手、前煤炭行业说客安德鲁·惠勒曾经在另一位气候变化怀疑论者、参议员吉姆·英霍夫手下工作。圈内人士普遍认为惠勒和普鲁伊特是一路人,只不过多一点理性,少一些丑闻。如果普鲁伊特可以坚持到6月初,总统特朗普也许能在没有参议院审议的情况下,让惠勒担任代理局长至2020年3月。
 
相比之下,更直接的行动意味着国会将就普鲁伊特的继任问题举行严格的审议听证会。最近普鲁伊特在环保局的3位助手高调辞职,这可能也是山雨欲来的前兆。但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对环境而言都不太可能是好消息。
 
 
翻译:金艳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