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八百万》系列播客:第五集 垃圾焚烧——中国解决塑料问题的“快招”

《八百万》系列播客:第五集 垃圾焚烧——中国解决塑料问题的“快招”

2018-05-22
龙美诗
贝山姆
 
垃圾焚烧发电绝非最佳方案,但专家们认为,这也许是中国当下面对垃圾围城最实际的出路。
 
在深圳郊区的东部环保电厂奖惩后,每天可处理5000吨垃圾,每年发电量可达5.5亿千瓦时。(图片来源: SHL)
 
中国正着力解决其严重的垃圾危机。据世界银行报道,中国目前每年需处理2亿吨的垃圾。垃圾填埋场堆积如山,给周围社区造成了负担。为解决该问题,中国正建造垃圾焚烧发电厂,其数量比全世界其他地区加起来都多。但是垃圾焚烧真的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方式吗?
 
第五集:垃圾焚烧——中国解决海洋塑料问题的快速解决方案
 
嘉宾:
 
詹妮弗·特纳,伍德罗·威尔逊中心
道格·伍德林,海洋复兴联盟
尼古拉斯·塞梅利斯,垃圾焚烧发电研究与技术委员会
陆恭蕙,香港科技大学及思汇政策研究所
毛达,磐石环境与能源研究所
 
———
 
欢迎收听《八百万》系列播客节目。每年流入海洋环境的塑料垃圾有800万吨,在应对这一全球挑战的过程中,中国又发挥着怎样的作用呢?本节目将围绕这个问题展开讨论。《八百万》博客由可持续发展亚洲组织,及其合作伙伴中外对话和艾雅录音室共同出品。
 
【音乐】
 
龙美诗:上期节目回顾
 
毛达:这种新消费模式使得我…
 
旁白:网购和外卖等新消费模式使得我们对塑料的需求逐渐增加。
 
毛达: 是遭遇了空前的危机…
 
旁白:当下我们正面临空前的危机。
 
【音乐】
 
龙美诗:中国正着力解决其严重的垃圾危机。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中国目前每年要处理2亿吨的垃圾。
 
詹妮弗:你可能对这些数据没有什么感觉[…]为了让您有一个直观的感受,2亿吨垃圾可以填满吉萨25个金字塔。
 
龙美诗:您刚才听到的这位是詹妮弗·特纳,伍德罗·威尔逊中心中国环境论坛主任。
 
詹妮弗:未来五年这一数字将达到5亿吨。每年5亿吨。这能填满多少个吉萨金字塔。所以对于城市来说,垃圾填埋场堆积如山,他们需要找到解决办法。让我很感兴趣的是,中国采取了垃圾焚烧的解决方案,不过这并不让我感到吃惊。
 
【音乐】
 
龙美诗:我们在上一集中讨论了垃圾回收中存在的问题。中国的垃圾进口禁令已经让世界垃圾产业陷入危机。就像香港环保企业家道格·伍德林告诉我的那样……
 
道格:如果我们真的想解决海洋垃圾问题。
 
龙美诗:我们需要研究垃圾焚烧发电的问题。
 
道格:即使您在每个产品的底部都能看到一个三角形的回收标志,但事实上,世界90%的塑料未被回收利用。这意味着这些塑料本可以回收利用但却没有。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没有回收基础设施。
 
龙美诗:那些没有被回收的垃圾会去哪里呢?据埃伦麦克阿瑟基金会估计,有40%被填埋了,还有三分之一最终会流入自然界。对此,我们还有什么其他解决办法吗?我问了尼古拉斯·塞梅利斯这个问题,他是全球废弃物发电技术方面的专家。他在哥伦比亚大学教书,家就住在学校附近。我拨通了他家的电话。首先,什么是垃圾焚烧发电?
 
塞梅利斯:城市固体废弃物在经过所有可能的回收和堆肥处理之后,最终会剩下回收后的废弃物。这些废弃物至少占城市固体废弃物的50%以上。对于这部分废弃物有两种处理方式:要么填埋,这是常用的处理方式,要么用作燃料发电。用废弃物发电的电厂与燃煤电厂和天然气电厂一样,只不过使用的是城市固体废物而不是煤。[…]这些垃圾既可以发电,也可以供暖。
 
龙美诗:所以回收后的废弃物,要么被填埋,要么用来发电。而中国目前正对大力发展后一种用途。是因为……
 
塞梅利斯:要了解原因,我们就必须看看北京的情况,北京及其周边地区已经有大约500个垃圾填埋场。垃圾填埋场的情况是:垃圾填埋场就在城市里,周边都是社区……
 
龙美诗:然后垃圾填埋场饱和,不得不关闭,他们不得不再找一个地方挖新的填埋场。现在这些金字塔大小的垃圾堆在中国越来越多,他们需要找一个比垃圾填埋更有效的办法来处理。这时,中国出台了《可再生能源法》。这部法律起草于2005年,此后经过多次修订。
 
詹妮弗:每次修订,可再生能源目标都一次比一次高。
 
龙美诗:再次请出詹妮弗·特纳……
 
詹妮弗:之前的可再生能源目标是到201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达到10%,后来修法时把这个比例上调至15%,有些省份甚至更高。所以该法律制定了上网电价和其他激励措施来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
 
在中国很重要的一点是,发挥作用的不止是法律,还有“五年计划”的目标,所以可再生能源投资在中国突然间大热。
 
但我们同样感兴趣的是,这对垃圾焚烧发电有什么影响。如果没有《可再生能源法》,我们就看不到中国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发展浪潮。如今中国大约有230-300个垃圾焚烧炉,计划还要再建300多个。世界最大的垃圾焚烧发电厂正在深圳建设。
 
深圳垃圾焚烧发电厂预计将在2020年投入运营。 (绘图: Beauty & the Bit)
 
龙美诗:可以肯定地说,中国将其视为应对垃圾危机,阻止塑料垃圾流入海洋战略的关键部分。
 
但细节决定成败。我与陆恭蕙讨论过这件事,您可能还记得在第二集节目中她详细地为我们讲解了中国的决策程序。作为前香港环境部副部长,她对垃圾处理的相关政策也很了解,下面来听听她怎么说:
 
陆恭蕙:垃圾处理是非常复杂的,因为垃圾有很多不同的种类。每种垃圾都需要采取不同的处理方式。
 
龙美诗:那么对于垃圾焚烧发电来讲,
 
陆恭蕙:人们需要区分哪些是有机废弃物。垃圾处理复杂就复杂在这里:它需要调动整个供应和需求链。
 
龙美诗:因此,在这一点上,它与循环再利用殊途同归:垃圾分类是重中之重。而这恰恰是中国目前发展滞后的一个领域。正如我们前面所讨论的那样,在非正式垃圾分类系统现代化的进程中,可持续的基础设施仍存在不足。这对于蓬勃发展的垃圾燃烧发电行业来说是一个问题。
 
詹妮弗:欧洲和美国的听众可能很难想象一点:作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经济体,却没有几个城市有真正规范的回收利用项目。虽然回收利用项目在一些城市刚开始起步,但并未区分有机垃圾,[……]最后的结果就是城市固体废物中混杂着大量可回收垃圾和有机废物。因此,垃圾的湿度会很高,从而导致燃烧难度很大。
 
如果对垃圾进行分类,垃圾焚烧发电计划的能效就会更高。
 
龙美诗:简单来说,要想最有效地提取能量,干湿垃圾所用的方法不同。要是不加分类,焚烧炉需要更高温度才能充分燃烧所有物质。而更高的温度意味着释放出更多的有毒物质。
 
但全球垃圾焚烧发电研究与技术委员会的负责人尼古拉斯·塞梅利斯却非常看好中国这些发电厂,并表示与其他解决方案相比,经测,这些电厂的排放量通常可以忽略不计。
 
塞梅利斯:在美国,我们看到的所有垃圾焚烧电厂二恶英的排放量为3克,但垃圾填埋场突发性火灾造成的排放为1300克,是前者的400多倍。顺便提一下,这些都是很正规的垃圾填埋场。
 
龙美诗:尽管这是美国的情况,但全球有毒物质排放呈下降趋势,这主要得益于技术的进步和监管的完善。
 
塞梅利斯:以前,美国垃圾发电厂还不知道要控制二恶英的排放时,他们的排放量高达1万克。因此,从1万克下降到3克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因此,从我们在中国所做的最近一次调查结果来看,目前中国的二恶英排放量约为23-24克,他们计划努力降至5-6克。
 
龙美诗:不过有些人对这些数据表示怀疑。一直以来,中国安徽省芜湖生态中心不断对垃圾发电行业未公布排放数据提出批评。2016年,230家电厂中只有77家同意公开数据,其中四分之一的工厂不符合排放标准。根据业内人士的说法,老旧工厂确实很难达到标准,但像深圳市新建的这种大型电厂采用的是最新技术,大大减少了排放量。
 
反对大量投资垃圾焚烧的人经常担心的另一个问题是,它会让我们失去改变的动力。从人类制造的大量垃圾中提取无限的能源并非真正的解决方案。2015年,由200个亚洲环境运动团体共同签署的文件中阐述了这一观点。但是,参与此次签名活动的“零废弃联盟”的联合创始人毛达也承认:
 
毛达: 在某些条件下也有一定的道理。就比如说…
 
旁白:在某些情况下,垃圾发电会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例如,小型轻质复合材料包装,也就是说里面混合了多种塑料,无法进行分离,所以唯一的选择是垃圾填埋或垃圾发电。一些塑料也不适合回收利用,因为它们会分解出有毒化学物质。在这些情况下,像日本或德国一样,在一个严格管控的环境中进行焚烧可能比回收利用污染要少。
 
龙美诗:尼古拉斯·塞梅利斯赞同回收利用的方式,但他表示,当下需要采取垃圾发电来解决污染问题。
 
塞梅利斯:从环保角度看,回收利用的效果会更好,但回收利用也会有一定的局限。塑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尽管在回收塑料方面做了大量努力,特别是在美国环境意识最高的加利福尼亚州,实际的塑料回收率仅占塑料总产量的10%左右。
 
事实上,任何来我们这儿想要建设垃圾发电厂的人,我们给他们的建议都是要确保尽可能地采用回收利用的方式,因为垃圾发电厂还有空间。
 
毛达: 这并不是我们应该走的路。当我们…
 
旁白:这并不是我们应该走的路。如果我们处理的是不可能回收利用的塑料产品,或者处理这些产品可能带来伤害时,就应该将它们彻底从市场上清除。
 
龙美诗:减少我们的塑料使用量是理想的方法。这就是发达国家目前正在探索的方法。詹妮弗·特纳对比了欧洲各国的做法。
 
詹妮弗:欧洲的垃圾观念对不同的处理方式有所侧重。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金字塔,最基础的是预防。我们正在试着限制垃圾的数量,因此他们制定了规章制度和激励措施来限制包装,让人们进行回收利用,并试图通过其他形式对垃圾填埋场里的垃圾进行回收利用,比如可能从填埋垃圾中回收甲烷。但他们确实将焚烧看作是解决固体废弃物问题的终极处理方式。
 
但中国却恰恰相反。如果我们把它看成是一个废弃物金字塔,那么其顶端就是垃圾发电,你只需把这些东西扔进去。
 
龙美诗:面对目前中国的垃圾危机,以及每年流入海洋的800万吨塑料,这的确可能是“关闭源头,控制排放”的方式,正如美国环境保护署的比尔·罗伯森在本节目第一集中向我解释的那样。
 
至少现在。这就是我在本系列专题中与人交谈时不断听到的观点。
 
陆恭蕙:我们不仅没有考虑更有价值的PET塑料瓶,还有各种轻薄的塑料,你会怎么处理它们呢?!也许未来会有一些处理方式,但在此之前,焚烧是一个实际的选择。
 
塞梅利斯:我认为中国建设更多的垃圾焚烧发电厂,将减少海洋、水域或陆地上的塑料垃圾。
 
道格:这是绝对必要的,如果我们真的想解决垃圾进入水域的问题。
 
【音乐】
 
龙美诗:过早地下结论是危险的,而且答案并非如此简单。如果说我从这个系列节目中学到了什么的话,那就是海洋塑料污染问题非常复杂。但研究中国的应对方法让我大开眼界,对全球塑料危机的解决方案有了更深的理解。
 
我要在此感谢所有与我分享知识和经验的人。以下是节目中专家说过的一些话。
 
【音乐】
 
尼克:在香港和秘鲁,以及许多非洲国家、东南亚和亚太地区的很多地方,[……]美国、英国的一些海滩,可悲的是,无论你走到哪儿,都能捡到垃圾,都能看到沙滩上的垃圾。
 
克雷格:我们太习以为常了,它变成了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以至于人们忽视了它的存在。[……]我本人也是开始关注这个问题之后,才注意到了它们的存在。
 
克雷格:有八百万吨塑料进入海洋
 
毛达: 我觉得最直接的是我们很多的塑料垃圾没有得到很好的收集和处理…
 
旁白:造成中国海洋塑料污染的原因在于没有很好的收集和处理体系。
 
道格:挑战在于当今全球的垃圾系统大多没有准备好处理夹杂在源源不断的垃圾中的那些无数的塑料。
 
詹妮弗:中国采取垃圾焚烧的解决方案让我很感兴趣,不过并不让我感到吃惊。
 
———
 
结尾
 
本节目由可持续发展亚洲组织为您呈现。
 
我是龙美诗。《八百万》节目由我和贝山姆联合制作。音频来自艾雅录音室的卡斯滕和阿纳巴特·马顿斯。平面设计金赛·朗。
 
特别鸣谢科恩·李、丹尼尔·孙、以及我们中外对话的伙伴:伊莎贝拉·希尔顿、夏·洛婷、黄露珊和克里斯托弗·戴维。
 
欢迎将本节目分享给您的朋友和同事!教育和合作是我们实现亚洲可持续发展的最佳途径。
 
 
翻译:于柏慧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