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墨西哥海洋峰会:海洋“保卫战”已经打响

墨西哥海洋峰会:海洋“保卫战”已经打响

2018-03-14
罗伯特•苏塔
 
在墨西哥召开的“世界海洋峰会”重点关注过度捕捞、气候变化和污染问题,中国的角色也受到关注。
 
联合国首任海洋事务特使彼得·汤姆森表示,当前世界已经意识到海洋面临的多重危机,而2017年成为海洋保护事业分水岭。
 
当前海洋面临的威胁包括气候变化、塑料污染和过度捕捞等问题,若要遏制海洋生物多样性的进一步丧失,就必须立刻采取行动。
 
在墨西哥普拉亚德尔卡门举行的第五届“经济学人世界海洋峰会”上,汤姆森表示:“战斗已经打响。”
 
海洋能为我们提供至少50%的氧气,吸收约25%的二氧化碳。但随着海水温度上升和不断酸化,海洋正一点点地失去调节气候的能力。非法、未报告和未管制的(IUU)捕捞作业使全球鱼类种群数量持续减少,而这些鱼类为40亿人口提供了15%的动物蛋白。按目前的速度估计,到2050年,海洋中塑料的重量将超过鱼类的重量。
 
然而我们也有理由保持乐观。拉美国家正带头展开海洋保护与合作。目前海洋保护区 (MPAs) 的面积占到了智利海域面积的42%,墨西哥也在寻求加入东太平洋热带海洋生态走廊,该走廊由哥伦比亚、巴拿马、厄瓜多尔和哥斯达黎加共同管理。
 
汤姆森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第14个目标就是关于海洋。为了保护海洋,世界各国已经在激发民众的积极性,调动各种资源,捍卫这一人类赖以生存的资源。
 
世界海洋峰会会场外景。图片来源:The Economist Events
 
太平洋伙伴关系
 
“全球海洋委员会”前任主席何塞·玛丽亚·菲格雷斯表示,海平面之上生物的生存要依赖海底生物的质量。“全球海洋委员会”是首个提出制定明确的海洋保护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组织。菲格雷斯与墨西哥、智利和加拿大等地区合作伙伴一起,参与了“太平洋大会”保护倡议。
 
哥斯达黎加前总统菲格雷斯在谈及美洲时说,“世界上再没有其他大陆能从北极延伸至南极。我们的海洋保护区比其他任何大陆都要多。”
 
据墨西哥环境部部长拉斐尔·帕奇诺表示,峰会主办国墨西哥清楚地知道所面临的是多么大的挑战。墨西哥最近宣布将环雷维拉格吉多群岛15万平方公里的海域划为保护区,这将是北美地区最大的海洋保护区。
 
帕奇诺表示,为了加强海洋保护,政府正在与当地社区合作,共同管理和推进沿海清理行动,并与海军开展合作。
 
“当人们发现并接触大自然时,他们会更加努力地保护它,”帕奇诺说。
 
据智利参议员里卡多·拉各斯说,受保护的圣胡安费尔南德斯群岛和拉帕努伊(复活节岛)就位于他所在的瓦尔帕莱索选区,表明海洋保护区也事关政治权衡。政府必须在解决贫穷、健康和犯罪等紧迫问题与确保未来这个行业和小型社区的资源供应问题上作出权衡。政府在出台新的禁渔令时必须征求相关小型社区的意见。
 
“保护国际基金会”海洋问题高级副总裁奥拉尼·威廉曾领导划定了包括夏威夷群岛在内的帕帕哈瑙莫夸基亚国家海洋保护区。他认为原住民社区和他们所掌握的知识都是财富,而不是障碍。
 
威廉说:“保护文化和祖先遗产的动力与保护环境同等强烈。”
 
国际保护目标
 
菲格雷斯对中外对话海洋表示,可持续发展目标第14条中包括这样一个承诺,那就是到2030年保护区面积将占地球海洋面积的30%,但各国距该目标相去甚远。
 
菲格雷斯指出,“技术进步正使我们朝着这个方向迈进。”比如, 他给出的例子有卫星、无人机、以及国际海事组织为小型船只配备异频雷达收发器以提供跟踪数据等。
 
此外,2017年生效的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港口国措施协定》承诺取缔IUU捕鱼。到目前为止已有51个国家签署了这一协定。菲格雷斯说,下一步就是要赋予其“效力”,并提高各国的执法能力。
 
粮农组织估计,IUU捕鱼的市场规模每年高达230亿美元左右。这是跨国司法管辖面临的一个大问题。
 
乌拉圭住房、领土管理和环境部长埃内达·莱昂表示,像乌拉圭这样的小国很难找到相应的资源来抵制IUU捕鱼,并且必须与地区合作伙伴密切合作。
 
“海洋自然资源的开发已经过度了,”莱昂对中国对话海洋栏目表示。
 
莱昂称,海洋资源开采问题使乌拉圭与邻国阿根廷之间原本的合作关系变得复杂。
 
环保人士声称,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计划建造一个中资渔港项目,这将为中国远洋船队( 世界上最大的捕鱼船队)装卸渔获和补充燃料提供便利,从而延长其远洋作业的时间,进而加剧南大西洋海域的过度捕捞问题。
 
莱昂说,乌拉圭与阿根廷就海洋问题签署了一项双边协定,乌拉圭担心两国目前“非常良好”的关系会因拟建的港口而受到影响。
 
她表示,“如果港口项目满足合理的环境条件,并从根本上符合资源保护的前提,那么我认为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海洋经济
 
菲格雷斯表示,在一个紧缩的时代没有什么比补贴更不合常理的了。他强调,每年渔业获得的补贴高达300亿美元(约合1900亿元人民币),其中大部分是燃料补贴。
 
长期以来,二十国集团经济体一直未履行取消化石燃料补贴的承诺。近期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世界贸易组织会议上,各国部长在该问题上进展甚微。
 
在会议上,印度反对禁止渔业补贴的决议,称如果没有这些补贴,贫穷的渔民将遭受最大的伤害。然而,印度每年4亿美元(25亿元人民币)的补贴中约有80%给了工业拖网渔船。
 
经济学家、世界自然基金会主席帕万·苏克德夫也主张取消渔业补贴。
 
就像渔业和生态旅游业受到的重创一样,珊瑚礁、红树林和其他海洋生态系统的破坏也将产生经济影响。这些生态系统还可以抵御极端天气事件。
 
如果可以计算出这些风险,那么就可以为其投保。据韦莱韬睿惠悦保险咨询公司资本科学和政策实践负责人罗文·道格拉斯称,保险正在成为塑造海洋经济的一个重要思路。
 
道格拉斯说:“当然,我们可以为那些生态和谐度要求更高的状况提供保险相关的融资。” 
 
与中国的合作
 
中国是世界上对海洋影响最大的一个国家。除了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捕捞船队之外,中国还是世界上最大的鱼类消费、加工和出口国。同时,它也是化肥、塑料、化学品等海洋污染物的主要来源国。
 
联合国官员称,尽管中国没有参加墨西哥海洋峰会,但他们正与中国合作,共同应对影响海洋的问题。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海洋部主任莉莎·伊米莉亚·斯文森表示,她的团队正与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合作,该委员会下设有专门的海洋污染防治小组。
 
2020年,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会议(COP17)将在中国举行,这也是各国必须实现国际海洋保护区占比30%目标之年。
 
“我希望能看到中国作出强有力的承诺,将海洋环境问题纳入迈向2030年的议程中,”斯文森说。
 
塑料污染
 
每年排入海洋的塑料达800万吨,而其中有28%来自中国。斯文森说,中国可以像在其他环保领域一样,在解决塑料污染问题上发挥其领导力。
 
她表示,“我们需要中国承担这一全球领袖的角色。我们看到了中国在很多方面都采取了行动,如提升自己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承诺、主动禁止象牙交易,并禁止从发达国家进口塑料废弃物等。”
 
斯文森补充说,要使塑料行业更具可持续性,重点应该是从塑料产品的全生命周期或“循环经济”的角度寻找解决方法。这就要求我们尽可能长时间的利用资源,最大化地发掘它们的价值和用途,然后再进行回收和再生。
 
制造聚合物的巴西石化公司布拉斯科的首席执行官费尔南多·穆萨说,公司正在着眼于将可回收性纳入产品设计。但是,他指出提升废弃物的管理才是解决之道。
 
“海洋保护协会”执行副总裁艾米丽·沃格洛姆也强调废弃物回收的必要性,因为最后流入海洋的75%的塑料都没有经过回收环节。
 
在海洋面临的威胁中,塑料污染问题最受关注。斯文森将这种意识的提高归功于个人、政府、私营部门、非政府组织、媒体和科学家的共同努力,以及他们提供的有感染力的图片和故事。
 
她说,“这就是推动全球变革的方式。”
 
 
翻译:于柏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