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选举年:拉美与中国将继续“资源共舞”

选举年:拉美与中国将继续“资源共舞”

23.03.2018
克里斯蒂娜•韦加
 
无论哪个政党执政,都难改中国对于拉丁美洲国家的吸引力。
 
商人出身的塞巴斯蒂安·皮涅拉再次当选智利总统,并已于3月11日正式就职。图片来源:Government of Chile
 
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11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国家的公民将选举出新的总统,而这些新选举出来的总统很可能会与中国建立更加牢固的关系。
 
专家认为,之所以拉丁美洲国家要与中国加强合作,其原因在于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已经成为地区发展趋势。这种起源于美欧的经济思想主张放松矿业等工业部门的监管,而这些部门正是拉美国家与中国关系的基础。
 
 “从阿根廷(毛里西奥·)马克里政府、厄瓜多尔莱宁·莫雷诺政府以及智利(塞巴斯蒂安·)皮涅拉重掌政权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出这一趋势,”哥伦比亚非政府组织“环境与社会”(Ambiente y Sociedad)的玛格丽塔·弗洛雷斯表示。
 
就连此次选举前执政的各国“左翼”(自由主义改革派)政府也是新自由主义的信奉者,在经济政策上积极拥抱外国资本投资和贸易顺差。
 
 “这些进步主义的政府对于开采石油或者使用其他自然资源没有设置任何障碍,”弗洛雷斯警告称,不加限制的采掘是十分危险的。
 
这种政策导向与中国投资公共项目以及持续开采原材料的兴趣不谋而合。
 
大选年
 
眼下这一波拉丁美洲国家总统大选的浪潮自去年十一月洪都拉斯总统胡安·奥兰多·赫尔南德斯充满争议的当选开始。十二月智利大选接踵而至,商人身份的塞巴斯蒂安·皮涅拉再次当选,并将于3月11日正式就职。同样在今年三月,古巴人或许将会迎来六十年来首位卡斯特罗家族之外的最高领导人。
 
四月,哥斯达黎加将举行第二轮选举。目前尚未与中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巴拉圭也将举行总统大选,而陷入困境之中的委内瑞拉已经决定于4月22日举行大选。
 
五月份,加勒比岛国巴巴多斯选民将投票选举总统。与此同时,哥伦比亚将举行首次有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参加的大选——这个已经解散的游击队组织如今已经改名为“共同选择革命力量”(缩写名称仍为“FARC” ),成为哥伦比亚国内政党。墨西哥将于7月1日选举新总统,而巴西第一轮总统大选将于10月2日举行。
 
 “中国有与多个国家左派、右派(以及中间派)政党领导人接触的丰富经验,因此可以采取对方喜欢的‘务实’态度与之打交道,”来自北京卡内基-清华全球政策中心的陈懋修(Matt Ferchen)表示。
 
陈懋修认为,也许更为重要的问题是治理的质量,这一点对于即将迎来大选的这些国家来说是一个十分迫切的问题。
 
在陈懋修看来,中国并未充分理解这些治理方面的挑战,反而利用贸易、投资和贷款,与上述国家展开以“发展”为基础的接触。
 
 “也许这要好过试图深入参与他国事务的国家,但与此同时这也限制了双方关系的广度和深度,使其主要局限于商务问题,”他说。
 
智库组织“美洲对话”(Inter-American Dialogue)中国与拉丁美洲关系项目负责人玛格丽特·迈尔斯表示,中国必须适应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国家意识形态和政治方面的变化,因为它从这一地区受益。
 
 “中国政府希望拓展外贸、利用外汇储备并提升国际影响力;与此同时,中国还希望在工程建筑和其他领域寻求商业机会,”她说。
 
贷款与协议
 
上述即将迎来选举的国家,有很多都是中国贷款对象国名单上排名靠前的国家。
 
根据“美洲对话”的数据,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对这一地区企业和政府贷款总额已经超过1410亿美元(约合8920亿元人民币),远远超过世界银行和美洲开发银行贷款额。
 
 “中国银行贷款的金额和条件制造了一种依赖关系,未来的各届政府因此失去了运作的空间。多边银行没有经济能力满足这一地区相对发达国家的融资需求,”中拉可持续投资倡议组织(IISCAL)负责人宝琳娜·加尔松表示。
 
 “中国对于加强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国家关系有着完善的长期战略规划,并创造出执行这一战略所需的工具,例如双边合作协议、中国与拉共体合作计划以及地区和双边对话机制等,”加尔松补充说。
 
委内瑞拉是中国最大的债务人,其对华债务总计620亿美元(约合3920亿元人民币)。根据中国与前总统乌戈·查韦斯政府签订的协议,这些债务将利用石油收入偿还。虽然委内瑞拉国内反对派抵制大选,并指选举中必将出现舞弊,但查韦斯钦点的继任者尼古拉斯·马杜罗总统预计将获得连任。
 
巴西是中国在拉丁美洲的第二大债务国。根据“美洲对话”的数据,巴西对华债务总额达到368亿美元(约合2330亿元人民币)。中国对巴西这个南美大陆最大经济体的投资超过其他任何国家和地区。根据巴西中国工商业委员会统计数据,截至2015年,中国对巴投资约为370亿美元左右(约合2340亿元人民币)。
 
今年十月,巴西将选出新的总统,而在智库组织“巴西国际关系中心”(CEBRI)副总裁路易斯·奥古斯托·德·卡斯特罗·内维斯看来,巴西与中国的关系将得到进一步加深。
 
 “中国希望能够确保其石油、天然气、原材料、基础设施投资等方面的需求得到满足,因为巴西的基础设施条件很差,并且已经对日常生产造成了影响。中国投资巴西基础设施项目对巴西有利,对中国也有利,毕竟中国是巴西商品最大的进口国,”曾任巴西驻华大使的内维斯表示。
 
 “我们都知道,(与中国之间)需要建立联系。无论采取怎样的方式,这一地区现有的各种与中国合作的方式必将整合,无论是在双边层面,亦或是在次区域层面——例如太平洋联盟——亦或是地区层面,”智利安德烈斯·贝略大学拉丁美洲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费尔南多·雷耶斯·马塔表示。
 
雷耶斯·马塔是智利前驻华大使,他认为智利正是与中国保持甚至是加深联系的典型。当选总统皮涅拉已经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会面。
 
 “今年无论哪个政党接过权柄,中国仍将是这一地区最具吸引力的合作伙伴。如果这一地区国家与美国的关系不能得到改善,中国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只会不断加强,”布朗大学气候与发展实验室联席主任盖伊·爱德华兹表示。
 
 “如果地区各国与美国的关系得不到改善,中国可以为这一地区提供更强有力的支持,”他补充说道。
 
在爱德华兹看来,一个关键因素在于中国有多大的意愿提升与地区国家贸易和金融联系的多样化。到目前为止,中国与地区国家之间的经贸联系主要集中在自然资源领域。
 
他说,“(如果中国能)更多关注拉丁美洲在可持续基础设施——包括可再生能源、电力公共交通等领域——的投资需求,将大大改变中国与拉丁美洲国家的关系,并将推动中拉关系朝着《巴黎协定》所设定的目标以及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迈出重要的一步 。”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子明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