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走进智利“龙虾岛”的生态文明

走进智利“龙虾岛”的生态文明

2018-03-21
伊莎贝尔·希尔顿
 
当过度捕捞成为海洋生物的噩梦,智利的胡安·费尔南德斯群岛却闪耀着人与海和平共处的双赢智慧。
 
胡安·费尔南德斯群岛展现了一个环境管理的经典成功案例。图片来源:wikimedia
 
朱利安·查莫罗居住在一个他认为近似于天堂的地方。也许每个人的品味不同:胡安·费尔南德斯群岛是一组火山群岛,距智利海岸600英里,仅有1000个居民。三个岛屿中,有两个分别叫作鲁滨逊·克鲁索岛和亚历山大·塞尔柯克岛。丹尼尔·笛福的小说《鲁滨逊漂流记》正是基于塞尔柯克被流落孤岛的经历。但是对朱利安·查莫罗来说,祖先们世代生活的岛屿的真正特殊之处在于,这里展现了一个环境管理的经典成功案例。
 
岛上居民靠捕捞一种学名为Jasus frontalis的岩龙虾为生。与分布在岛屿周围海域90%的生物一样,这种岩龙虾是胡安·费尔南德斯群岛和以北不远处的圣费利克斯岛和圣安布罗西奥岛所特有的。随着秘鲁寒流从南极而来的冰冷海水赋予了这种龙虾独特的味道。它的数量之所以丰富还要得益于一百年前老一辈岛民的远见和审慎。
 
朱利安·查莫罗解释说,1914年,很多工业渔船来到岛上,新建的罐头企业看中了这里丰富的龙虾资源,打算靠生产龙虾罐头大赚一笔。200多年来一直在这里进行可持续捕鱼作业的岛民们却发现,龙虾的储量和他们的维生之本在快速消亡。
 
“他们带走了所有的东西,”他说。“大批量地捕捞龙虾,无论大小。岛上的居民很快就意识到,这种状况不能再继续下去。”
 
胡安·费尔南德斯群岛。图片来源:Island Conservation
 
他们制定了一系列规定,先从自己人开始执行:禁止捕捞带卵母龙虾;禁止捕捞尺寸不达标的龙虾;在为期四个月的繁殖期内禁止捕捞,并且只允许使用他们传统的木制捕捞工具。
 
21年后,智利政府于1935年颁布了一项法令,岛民自己制定的这些规则正式具有了法律效力。去年10月,智利政府宣布将扩大两个海洋保护区,一个在好望角附近,另一个在胡安·费尔南德斯群岛周边。今年2月,总统米歇尔·巴切莱特在其任期结束前的12天还颁布法令,宣布建立更多的海洋保护区。这样一来,海洋保护区的总面积超过了140万平方公里,占智利领海面积的42%。而四年前她上任时,这个数字仅为4%。
 
本月初在墨西哥举行的“全球海洋峰会”上,智利与加拿大、厄瓜多尔和墨西哥等国共同宣布将进一步沿着美洲大陆的海岸线,建立一个由北极延伸到南极的海洋保护区。
 
地图中显示的三个群岛被纳入了2018年更新的海洋保护区域版图。
 
里卡多·拉戈斯·韦伯是瓦尔帕莱索选区的参议员。胡安·费尔南德斯岛和拉帕努伊岛(复活节岛)就位于这个选区。他在峰会中表示,要说服智利人将资源投入小岛的海洋环境保护中,并非一件易事。
 
“将精力、时间和政治资本投入海洋事业有时候并非易事,压力很大,”他说。
 
拉各斯补充说,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家们需要在海洋保护与贫穷、住房、卫生和犯罪等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之间作出政治权衡。
 
拉各斯称,根据国际劳工组织(ILO)第169号公约的规定,拉各斯政府必须就岛屿周围建立海洋保护区的问题征求岛上社区的意见。“我们必须询问他们是否想要建立海洋保护区;这个问题解决后,第二个需要讨论的,就是他们需要什么样的保护区?哪些年份可以捕鱼?哪种类型的捕鱼作业?”
 
他解释说,查莫洛岛周围的海域具有独特的生物多样性,但若不是岛上居民保护了这些物种,今天就不会存在Jasus frontalis这种龙虾了。
 
“1914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查莫罗先生说。“当时全球的思维模式是认为海洋资源是取之不尽的,你可以随意索取。我们的祖先具有远见卓识,他们明白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他们与全球渔业的不同之处。”
 
他解释说,龙虾的分布具有区域性。
 
“我们的龙虾只在这个岛周围的水域中活动。他们不会到大陆或是太平洋。他们只生活在距海岸大约3000米、最大深度160米的海域内。再往下你就找不到龙虾了。我们既不用网,也不捕捞其他种类的鱼,尽管法律允许手工捕捞。我们达成共识,不会对其他渔业资源进行商业开发,因为我们靠龙虾已经可以为生。我们无需更多的钱,也不需要捕更多的鱼。如果我们的子孙后代需要,他们可以自行决定,但我们这代人不需要。”
 
朱利安·查莫罗认为这个智利海岸600英里,仅有1000个居民的火山群岛是一个近似于天堂的地方。图片来源:伊莎贝尔·希尔顿
 
长期注重环境保护给这个小社区留下的是富足的生活。
 
“我们的生活质量非常高,”他说。“我们有书,有互联网,生活得轻松惬意。我们一年中有八个月的时间捕鱼,但工作强度并不高。周一撒网,周三再来把龙虾捞上来,或许周五再来重复一遍。所以我们一年中实际工作时间只有三个月左右。我们用余下的时间享受生活,与家人一起航海,度过美好时光。”
 
“我们这有一种海洋文化,却没有商业的贪婪。我们这里的高中有140名学生,与大多数捕鱼社区不同,这里的多数年轻人都想成为渔民。像我这样的上一代人,会去大陆读大学,以我为例,我是一名工程师,有博士学位。之后我回到了岛上当渔民。其他人有的是医生、老师或护士。我们的人生观和做事方式与他人不同。我们就是为了海洋而生。”
 
 
他说,这种价值观曾是太平洋地区的人们所共有的。“在全球商业市场到来之前,太平洋所有的岛屿,像帕劳和密克罗尼西亚群岛等,走的都是自给自足的可持续发展道路。我们靠这里的资源为生。但随着商业化的到来,情况变了。”
 
如今岛民们仍在保护着自己的生活方式以及他们赖以生存的龙虾资源。根据2006年颁布的移民法案,人们可以进入岛屿,但只能停留三个月。这项法案将胡安·费尔南德斯群岛和加拉帕戈斯群岛立为特区。
 
两年后,为保护其独特的生物多样性,智利议会禁止在圣胡安费尔南德斯群岛附近进行商业捕鱼作业。
 
“我们非常清楚,”他说,“胡安·费尔南德斯群岛是一个宝藏。我们需要像守护其他宝藏一样守护它。我们不远处有一个海军基地,智利政府要求所有的船只都配备船舶自动识别系统(AIS),这样就很容易识别附近的外来的船只,包括智利船只在内。智利总统承诺要为这一海域配备相应的资源,包括海军和两架大型空中巡逻无人机。这是智利对联合国做出的承诺,令人心安,因为这意味着总统将信守诺言。”
 
他表示,现在除了打击非法捕鱼作业外,岛上居民还关心如何将岛上独特的文化教育给下一代。
 
“这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他说。“将来管理这些资源的是他们这一代人,他们需要了解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学校里有生态学和渔业方面的讲习班,所以我们的孩子从小就接受这样的教育。我们99%的鱼类资源都是区域性的,是属于全世界的独特宝藏。失去它们将是一场灾难。即便只是一个物种消失,对整个地球来说都是一场悲剧。我希望世界上所有的孩子都能清楚这一点,就像我和我的儿子一样。我希望这样的观点能够代代相传。这里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
 
 
罗伯·苏塔对本文亦有贡献。
 
翻译:于柏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