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美国代表团:波恩气候峰会上的另类存在

美国代表团:波恩气候峰会上的另类存在

03.11.2017
谭•科普塞
 
谭·科普塞认为,我们仍有理由对由各级政府组成的美国代表团在波恩气候峰会发挥积极作用抱有希望。
 
2017年6月,加利福尼亚州长杰里·布朗在北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会晤。图片来源:Gov. Brown Press Office
 
今年的国际气候谈判本应完全围绕提高目标以及在资金支持、适应以及损失弥补措施等方面取得进展而展开。在COP23会议上,各国需要通力合作,找出更快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方案。联合国环境署的一份最新报告强调,如果我们不能在更短时间内取得更多进展的话,那么到本世纪末地球气温将上升三摄氏度。
 
但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要退出《巴黎协定》,打乱了上述一切计划。美国是对气候变化贡献最大的国家,美国的退出将导致严重问题。但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首先,美国尚未真正退出《巴黎协定》。即便美国真的要退出,最早也要等到2020年11月初。而这一时间点刚好是特朗普面临连任竞选的时候(如果他确定再次竞选的话),而他的对手几乎可以肯定会支持气候行动。
 
美国气候谈判代表仍将出席波恩的会议,但他们将发挥怎样的作用却仍有待观察。考虑到特朗普对于气候行动的敌意以及他对煤炭的热爱,美国代表团的作用恐怕不会是建设性的。我们已经确知的是,特朗普总统曾明确表示反对用于支持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绿色气候基金,认为基金“浪费了美国一大笔钱”,“好多好多好多亿美元”。
 
实际上,到目前为止美国的贡献比特朗普所说的少很多。美国承诺贡献总额30亿美元(约合200亿元人民币),而至今为止实际贡献了10亿美元(约合66亿元人民币)。预计美国近期不会继续提供资金,而这将激怒那些本就指责美国没有充分尽责的发展中国家。
 
但是我们仍有理由对于美国在波恩以及未来继续发挥积极作用抱有希望。美国除联邦外的各级政府均将派代表参加波恩会议,且主要目的就是表明他们仍将致力于兑现美国在巴黎做出的承诺。
 
在美国国内,成千上万的市长、州长、部落首领、企业高管以及普通美国人都在努力降低温室气体排放。这个名为“我们仍在守约(We Are Still In)”的联盟的成员代表了美国一半以上的人口以及54%的经济产出。加州州长杰瑞·布朗与迈克尔·布隆伯格联合发起了一项倡议,收集整理并量化这些自发的行动,以确保美国兑现其在《巴黎协定》下做出的碳减排承诺。
 
他们这么做是有政治和经济动机的,因为民调显示,美国民众强烈支持《巴黎协定》以及发展清洁能源。清洁能源产业已经蓬勃发展,太阳能光伏设备安装技师以及风力发电涡轮检修工人是美国就业增长最快的两个工种。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动机支持这样的行动。即将发布的《美国国家气候评估报告》草稿近期流出,报告指出,气候变化已经在加剧哈维、厄玛、玛利亚等飓风以及加州等地山火等极端天气现象的影响了。
 
今年的飓风季已经成为历史上造成损失最严重的一年,而政府问责局新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未来美国将承受的气候变化相关成本将增加数十亿美元,到2050年或将达到每年350亿美元(约合2320亿元人民币)。被飓风玛利亚摧毁的圣胡安市市长很可能将出席波恩会议,并现身说法,证明美国有必要在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中发挥应尽角色。
 
在缺少美国作为领袖的气候谈判中,其他国家或将挺身而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期重申了中国对于气候行动和落实《巴黎协定》的承诺,但鉴于中国不属于发达国家,其可以发挥的作用有限。正常情况下,欧盟此时应该有望担负起领导的重任,但正在进行的德国联合政府谈判以及英国脱欧可能限制欧盟在波恩的作为。
 
 
说到底,要阻止危险的气候变化,美国必须兑现、甚至超额兑现其在《巴黎协定》下的目标。我们欢迎各城市、州及商业机构自发采取行动,而这些行动也将产生切实的积极作用。但是,我们仍然希望美国联邦政府尽早回归谈判、参与对话并认真对待其所做出的国际承诺,越早越好。
 
 
翻译:子明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