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哥伦比亚采掘业遭遇“空前”反对

哥伦比亚采掘业遭遇“空前”反对

11.10.2017
罗伯特•苏塔
 
后冲突时代的哥伦比亚投资者们需仔细审视社会和环境风险,罗伯·苏塔写道。
 
哥武的前大本营位于资源冲突尖锐的地区。图片来源:Norway Ministry of Climate and Environment
 
哥伦比亚政府与游击团体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以下简称“哥武”)签署历史性和平协议已有一年,但和平对许多哥伦比亚人而言依然遥远。
 
虽然哥武与政府间的冲突已经结束,但农村地区土地和自然资源的紧张局势仍在继续。哥伦比亚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INDEPAZ)主任卡米洛·冈萨雷斯·伯索认为,部分原因是因为政府继续在没有与相关社区进行有效磋商的情况下就采掘和出口石油等商品。
 
“60年来,这种经济模型助长了暴力的发生,”他说。
 
冈萨雷斯·伯索近来在位于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的哈韦里亚纳大学演讲时告诉观众,冲突持续不断,原因在于国家容易被私人利益所绑架。哥伦比亚政府通过国家矿业机构(ANM),掌控着发放采掘项目特许权的专属权力。
 
哥伦比亚正在进入一个“低强度”冲突时期,冈萨雷斯·伯索说。不过即便冲突的频率可能降低,施暴者可能在改变,农村社区仍会蒙受损失,他补充道。本月早些时候,另一个左翼游击团体民族解放军(ELN)首次同意停火。
 
20世纪40年代以来,哥伦比亚经历了复杂而血腥的内战冲突,安全部队、左翼游击队和右翼准军事部队都参与其中,造成数十万人死亡,数百万人流离失所。
 
石油冲突
 
资源引发的冲突在哥伦比亚各地频繁发生,位于哥武前要塞据点、南部省份卡克塔的诺加尔油区就是一个例子,供职于英国咨询公司维里斯科枫园(Verisk Maplecroft)的拉丁美洲分析师乔尔·罗斯说。
 
诺加尔油区的所有者为中国中化集团的英国子公司埃默拉尔德能源公司。反对者称,该油区的钻探将对当地水土造成无法挽回的破坏,进而影响敏感的亚马逊生态系统和当地社区。
 
“哥伦比亚社会对采掘项目的反对之声空前高涨,”罗斯说。他建议有意在后和平协议时代的哥伦比亚投资的人,对包括与贩毒有关的暴力和黄金非法开采活动等在内的潜在环境、社会和政策风险开展“全面彻底”的评估。
 
尽早与当地社区沟通,了解他们的忧虑和需求将有助于减轻动荡风险及社会对项目的反对,罗斯说。
 
水、领土与生态系统保护团体(CORDATEC)发言人卡洛斯·安德烈斯·圣地亚哥说:“为了保护水、资源和领土,我们正在走向冲突。”
 
该组织反对在北部省份塞萨尔开展水力压裂作业,要求改变发展模式,考虑“buen vivir”(生活好)原则,尊重自然的权利。
 
但随着哥武的离去,武装团体的存在带来的权威和控制也随之而去,生活在新开发项目周边的一些社区最害怕的就是随之而来的混乱。
 
“我们不是拒绝国外投资,也不反对发展,”巴约阿特拉托社区委员会和组织联盟的埃内斯托·拉米雷斯·弗洛雷斯说。巴约阿特拉托位于哥伦比亚西北部与巴拿马接壤的乔科省,是一片树木茂盛的河流盆地。
 
“我们的要求是投资要符合我们的文化和愿景,最重要的是要符合我们社区的愿望,得到我们的允许,”他说。拉米雷斯说,国家在这一地区的存在感很小,都是社区和哥武共存,因此他强调,社区应保留就在其土地上开展的项目进行磋商的法律权利。
 
非政府组织环境与社会(Ambiente y Sociedad)的研究员凡妮莎·托雷斯说,哥伦比亚的许多开发项目都因游击队的存在而陷入停滞。“不单是石油,还有采矿和基础设施,”她说。
 
政府与哥武签署的和平协议为曾经由武装团体控制的地区制定了新的开发标准,包括加快了许多项目的批准工作。哥伦比亚政府表示,这么做有助于吸引国外投资。
 
“我们的吸引力更大了,能够吸引商业,吸引更多游客前往曾经因战争而与外界隔离的地方,吸引更多投资者来这个国家开展业务,”贸易推广机构ProColombia主席菲利普·哈拉米略近来告诉西班牙《国家报》(El País)。
 
然而,托雷斯认为没有相关的法律约束,就让政府行政部门在新项目上拥有更大决策权的计划是危险的。这些项目中许多都需要进行仔细的技术分析,才能确定其影响。
 
“国会审议不一定确保审批程序的正当性,但会给你更多时间来反对不合理的项目,”托雷斯说,她已经接触了一些项目提案。
 
今年5月,哥伦比亚宪法法院宣布2016年出台的一项旨在简化开发项目批准程序的法律违宪。法院裁定《和平立法法案》,也就是俗称的《快速通过法》威胁到了权利分立的民主原则。
 
中国的存在感增强
 
2015年5月,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问哥伦比亚,这是35年来中国总理级别的领导人首次出访哥伦比亚。
 
李克强总理出访前不久,两国签署了一项经济技术合作协议,按照协议中国将拨专款帮助恢复哥伦比亚后冲突时期的领土秩序。然而,这类协议都不包括任何社会和环境管理相关的条款。
 
托雷斯一直在密切关注中国的在哥投资,她认为作为安第斯国家共同体成员国,哥伦比亚和中国的关系可以算是另类。
 
与秘鲁和厄瓜多尔不同,由于哥伦比亚的投资审批流程耗时过长,成本过高,再加上中国公司认为哥政府偏袒他们的巴西竞争对手,中国的对哥投资进度更慢一些。
 
随着腐败的巴西基础设施巨头奥德布雷赫特出售其在哥资产,中国的存在感正在“增强”,托雷斯说,但她也指出截至目前中国投资主要集中在化石燃料产业。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专家吴国平说,石油是哥伦比亚重要的收入来源,中国对哥伦比亚石油的兴趣符合两国的需求。
 
然而,吴国平说大约10年前,哥伦比亚驻北京大使馆曾试图游说中国企业投资该国的石油部门,但收效甚微。当时的哥伦比亚正设法扩张石油部门,以打破外界对其只是一个咖啡出口国的偏见。
 
如今,哥伦比亚需要丰富其对华出口,把水果等产品也包括进去,吴国平在接受哥伦比亚当地商业出版物《Portafolio》的采访时说。吴国平表示,石油价格下降对中哥贸易的整体价值造成了严重影响,哥伦比亚应该学习智利、秘鲁等国,丰富销往中国市场的产品种类。
 
但鉴于社会上的反对之声如此强烈,哥伦比亚采掘业面临的不仅仅是经济挑战。罗斯指出,一些地方当局正计划举行公投,决定是否禁止其辖区内的采矿行动。
 
“任何具有法律约束性的判例对采掘部门而言都将是一场灾难,”他说。
 
 
翻译:金艳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