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多边开发银行群聚埃及“光谷”

多边开发银行群聚埃及“光谷”

02.10.2017
刘琴
姚喆
 
包括亚投行在内的多家多边发展银行纷纷瞄准了尼罗河边的一座小镇,这里将成为埃及光伏革命的摇篮。
 
包括埃及在内的非洲国家人口占全球的15%,但一次能源消费仅占全球3%。图片来源:Mark Mühlhaus
 
萌芽中的埃及光伏市场正在受到各家多边发展银行的瞩目。
 
先是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于今年6月率先宣布批准了总额5亿美元,用于支持埃及13座共750兆瓦的太阳能电站建设融资计划。紧接着,世界银行旗下的国际金融公司(IFC)就于7月批准了总额6.6亿美元的融资计划,用于总装机490兆瓦的11座埃及太阳能电站。最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亦又于9月5日宣布总额2.1亿美元的融资计划,将与IFC共同为上述11座光伏电站注资。而此前,非洲开发银行也于6月宣布正在考虑向埃及光伏项目投资。
 
所有这些资金全部将流入一个叫做本班(Benban)的小镇。在这个位于古城阿斯旺以南25英里(约35公里)的村子,39家开发商正在加班加点,建设一座包含41个光伏电站,总装机1.8吉瓦的光伏基地,埃及政府将2020年达到2吉瓦光伏发电装机目标的宝几乎全部押在了这个基地上。
 
国际能源署可再生能源部门分析师亚丝米娜·阿布德里拉表示,获得负担得起的融资对埃及未来光伏业的发展至关重要,而这一领域的融资条件正在改善,在支持性政策环境的推动下,预计未来五年太阳能光伏发电能力将持续增长。
 
亚投行信守“清洁”承诺
 
在《能源行业战略》发布不到三个月后,亚投行就紧接着发布了这一系列投资光伏的大型计划。这也是该行6月发布《能源行业战略》以来投资的第一批能源项目,预计每年可帮助埃及减少50多万吨二氧化碳排放。
 
副行长约阿希姆•冯阿姆斯贝格告诉中外对话,正如《能源行业战略》所强调的,亚投行希望通过投资清洁的可再生能源来帮助成员国加快实现低碳转型,履行《巴黎气候协议》中的减排承诺。
 
在谈到为何选择光伏时,冯阿姆斯贝格说:“与核能的高成本、水电对生态环境可能造成的影响来比,光伏投资对环境影响更小。而且由于技术进步,所需成本比起十年前已经在大幅下降。”
 
冯阿姆斯贝格表示目前亚投行还没有投资煤炭等化石能源的打算。但他也透露,该行还没有设定新能源在能源投资中所占比重的目标。
 
光伏发电在非洲:潜力巨大
 
包括埃及在内的非洲国家人口占全球的15%,但一次能源消费仅占全球3%,且目前约有6亿人仍未通电。目前,非洲的能源基础设施薄弱,能源消费主要以生物质和化石能源为主。
 
 
随着该地区的人口增长和城市化加快,能源需求也在迅速增长。国际能源署2014年预计,撒哈拉以南非洲到2040年经济规模会翻两番,能源需求会增长80%。
 
此外,该机构还认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开始释放其巨大的可再生能源潜力,到2040年的电力产出增长的几乎一半都是来自可再生能源,而农村地区安装的微电网和离网系统的三分之二的电力会由太阳能光伏、小水电或风能提供电力。
 
太阳能开发成本也在迅速下降。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的数据显示,2013年和2014年非洲光伏的度电成本在每千瓦时0.13-0.24美元之间,而2015年该值低于0.075美元。
 
在埃及,公共事业规模的光伏发电还处于萌芽阶段。据国际能源署分析师亚丝米娜·阿布德里拉介绍,目前埃及绝大多数光伏发电都未接入主电网,这些微电网和离网项目的装机容量加在一起不到100兆瓦。因此,任何超过这个数字的光伏发电项目都可以说会带来该国光伏发电的重大
长。
 
埃及光伏市场崛起的地区意义
 
亚投行副总裁和首席战略官潘笛安特别指出,这11个光伏发电项目不仅会增加埃及本国的可再生能源产能,还会帮助埃及成为区域能源枢纽,造福整个区域的经济发展。
 
“跨境电力贸易确实是满足地区间的电力增长的一个有效方式。” 阿布德里拉告诉中外对话,“但发展潜力有多大,这取决于非洲国家物理电网和非洲国家间电力市场的相互关联程度。”
 
埃及模式能否成功?
 
阿布德里拉告诉中外对话: 埃及在太阳能光伏发电方面确实有很大的发展动力。电力需求快速增长以及降低对化石燃料进口的依赖,再加上丰富的太阳能资源,都给埃及的光伏投资提供了机遇。
 
埃及拥有丰富的太阳能资源,被认为是一个“太阳带”的国家,阳光照射每天可达到9-11个小时。
 
阿布德里拉说,埃及对于光伏的发展制定了长期目标,而且对上网电价补贴和竞争性拍卖形式也有专项政策。例如,公用事业规模太阳能光伏到2020年要达到1.7吉瓦,分布式光伏到2020年达到300兆瓦,且有向开发商提供长期合同的政策(通过竞争性拍卖和上网电价补贴)。
 
冯阿姆斯贝格对于投资埃及光伏项目充满信心。他认为,埃及有很多有利条件,有望建设成为“可被复制的、成功的新能源投资模式”,带动周边地区的能源转型。
 
亚投行本次批准的11个埃及光伏电站中有9个的装机容量都是50兆瓦(另外两个为20兆瓦)。创绿研究院研究员白韫雯分析说:“50兆瓦是一个中等规模的投资,更易被一些新兴发展中国家学习和借鉴,风险更可控。” 但她同时认为,能否做到绿色,还要看项目过程中的具体实施情况。
 
一位匿名的中国电力行业人士则告诉中外对话,对于非洲地区,新能源尤其是光伏发电有利也有弊。一方面,光伏电站建设周期短,安装速度快;另一方面,下雨天或夜晚发电量下降甚至为零,波动大稳定性低,对电网容量要求高。而非洲国家目前电网容量小,设备质量比较落后,管理水平也不高,这是光伏投资中需要注意的问题。不过相对而言,埃及电网是非洲最好的国家之一,容量大,质量高,管理水平好,比较适合光伏电站的发展。
 
阿布德里拉则指出,合同谈判和行政程序方面的延误对于项目的实施会提出挑战,而竞争性拍卖和上网电价补贴政策影响下的太阳能光伏项目采购的进展是埃及光伏行业发展的重大影响因素。
 
武毅秀和莉莉•白对本文亦有贡献。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