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中国在土耳其能源大业中会扮演怎样的角色?

中国在土耳其能源大业中会扮演怎样的角色?

26.09.2017
阿里夫·杰姆•京多安
艾塞姆坎•图尔汗
 
土耳其煤炭投资诱惑重重,能否抵御这种诱惑成为中国气候领导力的一道考验。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伊斯坦堡举行的第22届世界石油大会上表示欢迎各界的投资。图片来源:Presidency of the Republic of Turkey
 
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的中国或许正在放慢国内大型燃煤项目的脚步,但但境外煤炭项目投资仍在进行。未来几年,中国在土耳其的投资将是对其能源和气候领域领导角色的重大检验。
 
近年来,中土两国双边关系不断增强。7月,包括中国明阳集团和金风科技集团在内的八大财团共同参与了由土耳其能源与自然资源部举办的一场100万千瓦风电项目国际招标会。
 
2016年7月军事政变未遂后,土耳其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政治状况非常不稳定,但是上述企业仍然没有放弃在土耳其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中分一杯羹的机会。最终,西门子集团、土耳其巨头特科勒集团和卡里永集团在竞标中胜出。
 
对土耳其现政府来说,稳住与海外能源机构的合作可谓头等大事,因为这将有助于减少土耳其对能源进口的依赖,进而控制日益严重的国家赤字。为此,土耳其希望充分利用国内的风能与太阳能资源,当然也包括煤炭资源。
 
然而,当天晚些时候伊斯坦布尔遭遇了极端暴雨袭击,风头一下盖过了早先那场成功的风电竞标。其实,十天前伊斯坦布尔刚刚经历过一次强降水,但是这一次的暴雨却让当地官员和居民瞬间变得措手不及。海达尔帕夏港口的一座吊车被飓风吹倒,掉落在一艘油轮上,进而引发了一场大火和爆炸。
 
类似这样的极端气候事件可能会变得越来越严重和常见,甚至成为土耳其的一种“新常态”。中国可以通过能源投资促进土耳其向更具持续性的能源模式转型,而如果中国投资选择煤电项目,土耳其的极端气候事件则可能加剧。
 
行动胜于言语
 
今年7月初,倍受各界推崇的《巴黎协定》顶住了特朗普政府的重重压力——包括土耳其和中国在内的19个二十国集团成员国共同宣布,将支持汉堡峰会上达成的《二十国集团气候和能源行动计划》,这也是各国为早日实现《巴黎协定》宏伟目标而做出的一份共同努力。
 
但是除了这些高规格会议,土耳其政府的气候与能源行动却透露出了另外一种信号。
 
在归国途中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Erdoğan)明确表示,在所需的技术转让和气候资金(例如绿色气候基金)到位之前,土耳其政府是不会批准《巴黎协定》的。而德国方面则低调处理了土耳其总统的此番言论。
 
就在二十国集团峰会闭幕后的第二天,也就是7月9日,第22届全球石油大会在伊斯坦布尔召开,埃尔多安向参加大会的全球石油行业领导人致辞。碰巧的是,这次大会期间土耳其同样出现了极端天气,不过这一次变成了热浪滚滚的高温天。
 
埃尔多安在演讲中表示,到2050年全球能源需求将翻一番,并强调土耳其全面开发国内的能源资源(包括低质煤炭储备)和继续进口化石燃料的首要目标。
 
要想实现这些目标,中国的投资至关重要。自2015年上任以来,土耳其能源与自然资源部长、埃尔多安的女婿培拉特·阿尔巴伊拉克(Berat Albayrak)曾多次访问中国,希望推进中方在土能源投资。2016年3月,阿尔巴伊拉克与中国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就能源合作新机遇等事宜进行了讨论。在这次访问中,阿尔巴伊拉克同样会见了不少中国煤炭产业巨头。
 
中国企业对进军土耳其能源市场同样非常感兴趣,特别是在2016年11月土耳其政府出台 “中间走廊”计划之后,其时土耳其尚处于全国紧急状态。该计划覆盖了土耳其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安纳托利亚东部及东南部地区的23个省份,通过提供无息贷款和低息流动资本贷款,来刺激当地投资发展。目前,53个中国企业——其中有39个都是首次进入土耳其市场——已经向土耳其发展部提交了市场准入申请。
 
更加紧密的能源合作
 
尽管偶有挫折,但是总体来说,中土关系如今已经变得越来越紧密了,在经济领域尤其如此。2010到2012年间,两国签署了多个双边协议,贸易实现了飞跃式发展,而中国亦从中受益匪浅。自那以后,高层互访和商贸代表团访问也日渐增多。2015年,土耳其对华出口总额为24亿美元(约合158亿元人民币),而进口中国产品总额则是这个数字的十倍,也就是249亿美元(约合1640亿元人民币)。
 
埃尔多安谈到了双边贸易的这种不平衡,同时表达了希望中方进一步加大对土直接投资的愿望。在这一点上,土耳其和中国分别作为2015年和2016年二十国集团的轮值主席国是不错的条件。如今,中国已经成为继德国之后土耳其的第二大全球贸易伙伴,同时也是土耳其在东亚地区的首要贸易合作伙伴。
 
双边关系的深化合作主要集中在能源与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而这也是两国共同的志向所在。土耳其希望加快吸引能源投资;而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则希望转移国内过剩的资本与产能,特别是能源部门。
 
2015年和2017年,埃尔多安两次访华,目的也是为了进一步推动双边合作的进展,也是为了推进2012年签订的一系列合同。其中就包括了赫塔实业集团与中国中航国际集团签署了一项总额高达15亿美元(约合100亿元人民币)的煤电项目合作协议。该项目位于阿玛萨地区,煤炭项目在这一地区饱受争议。
 
与之类似,与土耳其政府关系密切的Ağaoğlu建设集团也与中国华锐风电集团达成了一项总额10亿美元(约合66亿元人民币)600兆瓦风的电站建设合作协议。
 
无论是现任能源部长培拉特·阿尔巴伊拉克,还是前任部长塔内尔·耶勒德兹,两人都在促进能源投资和技术合作方面做出了不错的成绩,在核能与火电方面尤其如此。在最近一次访问中阿尔巴伊拉克表示,土耳其希望未来十年发电装机容量突破5000万千瓦特,这就需要1000亿美元(约合659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
 
目前来看,这个目标很有可能圆满实现。此前,土耳其政府刚刚与中国国家核电技术有限公司签署了一项核能独家合作协议,后者将帮助土耳其建设其第三座核电站,预计该核电站总装机将达500万千瓦。
 
此外,两国企业还签署了一系列新的煤炭开采、水电开发和高速铁路建设协议,使得2016年中国对土直接投资总额突破6.423亿美元(约合42亿元人民币)。
 
土耳其能源部长阿尔巴伊拉克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的第22届世界石油大会上表示,土耳其是投资的安全港。(2017年7月10日)
 
然而,土耳其这种最大化利用国内煤炭资源、多样化进口能源资源的发展模式削弱了其减排的能力。土耳其在《巴黎气候协定》中并没有承诺绝对的减排目标,或者如其他国家一样在2030年左右达到排放峰值。事实上,排除土地利用、土地用途变化和林业的影响,按照目前的趋势推算,2030年土耳其的排放水平可能在2012年的基础上翻一番。因此,气候行动追踪(Climate Action Tracker)将土耳其的发展规划定义为“不适当”。
 
中国在土耳其的煤炭投资
 
《巴黎协定》早期的批复文件曾在全球能源日程中将煤炭定义为污染最严重的单一能源资源。限制出口配额和取消对煤电企业的公共财政扶持是多边和国际金融机构要考虑的重大事项。
 
最新的一项研究显示,2007到2013年间中国为煤炭项目提供的公共财政支持占全球总量的40%,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简称OECD)国家削减的煤炭国际公共财政支持相当。中国通过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等几家金融机构向海外煤炭投资输送了规模巨大的公共财政支持。类似哈尔滨电气集团、东方电气集团和上海电气集团等国有火电项目巨头同样也得到了类似的资金支持。
 
贸易顺差、产能过剩、社会环境压力等因素迫使中国开始进行经济与能源系统的结构调整。2001年,中国开始采取“走出去”战略。受此影响,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达到1180亿美元。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2013年启动的“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简称BRI)将极大地推动公共财政资金流向相关合作伙伴国家。
 
仅2015年一年,中国与“一带一路”倡议沿线国家签署的海外建设项目合同总额就创纪录地达到了926亿美元(约合6100亿元人民币)。
 
其中,能源项目尤其是煤电项目占据了相当份额。另外一项研究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中国在65个“一带一路”倡议沿线国家中的25个国家参与了240个煤电项目建设,总装机容量将突破2.51亿千瓦。
 
中方参与的“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国家煤电项目。来源:全球资源研究所(Global Environmental Institute,简称GEI),2017
 
得益于良好的经济条件与政府支持,近十多年来土耳其电力行业吸引的外商直接投资越来越多。而对土耳其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来说,中国为煤炭项目提供的信贷条件比许多大型多边开发银行和国际金融机构都要优厚得多。然而,要对中国对土煤炭项目的贷款信息进行跟踪难度很大,因为大多数中方机构并没有对外披露此类信息。问责机制的缺位在许多双边能源融资项目中都非常常见。
 
不过在某些项目中,我们还是可以通过财务报表和企业信息披露获得一部分信息,胡努特鲁煤电站就是其中一个。这座电站位于土耳其南部的亚达那市,2015年获批开工建设。项目出资方Emba Elektrik Üretim A.Ş公司是一家由上海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中航国际工程公司和四家未透露姓名的土耳其投资方共同组建的中土合资企业。其中,上海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占股50.01%,中航国际工程公司占股2.99%,其余47%的股份归属四个土耳其投资方。
 
目前人们关心的一个核心问题是,这个合资项目是如何绕开严格的社会与环境影响评估的,因为此类评估已经成为其他类似项目受到抵制的主要依据。土耳其政府一直热衷于签署政府间合作协议(比如与俄罗斯签订的阿库尤核电站协议),而不是很容易就被终止的贸易协定。这些双边政府间协议相当于令外资公司在一定期限内享有项目地点的领土主权,这也就意味着无法全面透明地落实相关环境立法。
 
前景
 
中国企业宣布了至少在27国家兴建92座新煤电站的计划,在土耳其至少就有阿玛萨、亚达那市的胡努特鲁和科尼亚省的厄尔根三个项目。这些项目大多数(约58%)使用的都是亚临界技术,也就是能效较低的技术。
 
所以,中国一方面叫停了中国国内新建的煤电项目,希望尽早使碳排放达到峰值,并推动可再生能源项目的发展;另一方面则积极拓展海外煤炭项目投资,输出富余的煤电产能。那些进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中国企业都获得了国家的财政资金支持。
 
尽管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太阳能发电领导者,并且在特朗普政府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后仍一如既往地致力于开展气候变化行动,但是中国对海外化石燃料项目的慷慨资助似乎会助长土耳其等国目前的发展模式 。
 
而土耳其易变的外交政策意味着它会越来越依赖中国的能源投资,其中就包括额外的煤炭领域投资。此外,由于土耳其民主制度和国家法制的恶化,其入欧之路困难重重。因此,土耳其企业遵守严格的环境与社会政策的压力也很有可能逐渐减小。
 
但是,希望总还是存在的。随着极端气候事件不断发生,关于气候与能源关联性的公众讨论也开始重新引发政坛关注。就在空气污染在中国引发重重讨论的同时,在土耳其,污染性能源与矿产项目给人民的生计和健康带来的威胁也引发了关注。
 
中国目前是资助气候变化适应工作的南南双边气候融资计划中最积极的资金提供方。随着中土双边关系的不断发展,中方完全有能力证明其在推动土耳其建设清洁能源系统方面的潜力。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中国是否愿意放弃其煤炭利益,鼓励土耳其追求化石能源之外的清洁能源,从而建立一个公平和低碳的未来。
 
 
翻译:Estelle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