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德国能否尽快与煤炭告别,大选将见分晓

德国能否尽快与煤炭告别,大选将见分晓

21.09.2017
阿恩•荣格约翰
 
本周大选的结果将决定德国淘汰煤炭的速度,阿恩·云约汉纳写道。
 
Ende Gelände发起的抗议煤炭的活动。图片来源:Ende Gelände
 
安格拉·默克尔若想在9月24日举行的德国大选中获得连任,关键在于赢得西部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支持。
 
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是德国人口最多的州府,选民人数占全国总数的五分之一。那里也是德国另一大政治角力的核心所在:如何处理德国的煤炭部门?
 
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是德国历史上的工业心脏;而煤炭正是德国工业的主要动力来源。北威州是欧洲最大的褐煤产区,尽管德国的可再生能源发展迅速,北威州75%的电力生产仍来自煤炭,每年温室气体排放几乎占全球总量的1%。
 
难怪近几年来,科隆附近的莱茵煤田已经成为气候活动者们关注的焦点。在刚过去的8月,数千人拦截了煤矿和电站之间的铁轨和道路。活动者们清楚,拦火车并不能阻止电力工业的发展,但他们认为抗议本身的象征意义很重要。“因为我们强有力的抗议,气候正义已提上政治议程。”“Ende Gelände”(字面意思为 “地面尽头”)活动发言人简娜·阿尔杰茨说,“公众已经不再接受煤炭了。”
 
煤炭大国
 
德国的能源革命,即从核能和化石燃料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型,在国际上颇有名气。尽管德国积极推动可再生能源,但煤炭仍是其能源供应核心。近年来,德国的煤电生产与英美等其他发达国家截然不同,几乎丝毫没有下降。事实上,2016年褐煤发电占德国总发电量的23%,硬煤则为17%。
 
 
有批评家认为,煤炭之所以依旧在德国电力生产中占主导地位,原因在于这个国家选择逐步淘汰核电,并计划在2022年之前关闭剩余的核电站。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后,有大约12个新的煤电站在德投入运营。
 
但关于所谓的“德国煤炭复兴”的报道忽视了一点,即德国的煤炭热不仅仅是淘汰核能的结果,也是欧洲大趋势的一部分。多数电站的建设早在福岛核事故之前就已经开始,投资者随后共取消了24个项目。
 
2011年左右,德国公用事业企业开始放弃煤炭项目,原因很简单,没有需求。那个时候,人们已经很清楚可再生能源的增长势头被低估了。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的快速增长再加上煤电生产,导致产能过剩。因此,2016年德国电力出口创历史新高。去年,德国生产的电能中近8%出口至邻国。
 
这种发展导致了所谓的“能源转型悖论”:德国可再生能源发展快速,其发电量超过了被取代的核能,但二氧化碳排放却几乎没有减少。
 
结果是德国2016年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实际上是增长的,且预计2017年还会更高。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德国怎样才能摆脱对煤炭的依赖?
 
摆脱煤炭被提上议程
 
德国若想达成气候目标,在2050年之前接近碳中和,就需要停止燃烧和挖掘煤炭。智库组织阿哥拉能源转型(Agora Energiewende)的一项研究显示,德国有可能无法完成2020年的气候目标,且差距非常大。研究认为,德国政府的估计过于乐观。德国作为全球抗击气候变化领导者的国际声誉也可能受损。
 
行动迫在眉睫,但在煤炭淘汰的过程应如何展开的问题上,存在着激烈的政治争论。
 
为了重回实现气候目标的正轨,阿哥拉呼吁德国在本月联邦大选后快速启动“气候保护2020”项目。
 
由于经济原因,一些公用事业单位已关闭旧的煤电站。因电力批发价格低迷,能源公司斯蒂亚格的5个燃煤机组将停产。其他公司希望淘汰煤电的政治协议能够有经济上的激励措施,为关闭煤电站的企业提供补偿。
 
1990年-2016年德国的温室气体排放及2020年的预计排放量
来源:阿哥拉
 
一份将于2021年生效的欧盟协议将提高现有电站的排污标准,并纳入电站淘汰计划。值得注意的是,德国政府投票反对提高上述排污标准。
 
据能源经济和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的杰拉德·韦恩估计,德国有数百万千瓦的煤炭和褐煤的发电装机都达不到新的排污标准。电站所有者面临多重不利因素:来自可再生能源的竞争、电力需求增长的缓慢、碳排放目标的约束。他们必须决定是否要改造或关闭电站。“公用事业企业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在2021年新标准执行之前,关闭或出售某些煤电站。”他说。
 
德国现任联合政府还在逃避谈论淘汰煤炭的具体实施问题,但有迹象表明相关筹备工作正在进行中。
 
根据经济部的一个新项目,褐煤矿区可以申请联邦基金,用于发展矿区经济转型模型。该项目2017年启动,总投资400万欧元。
 
关于《巴黎协定》,经济部副部长莱纳·巴克说,德国必须在2030年之前将现有煤炭发电产能砍掉一半。
 
最重要的是,政府的《气候行动计划》包括成立一个委员会负责解决煤炭淘汰面临的挑战。2018年,这个为了“增长、结构性改革和区域发展”而成立的委员会将拿出一系列建议,支持煤炭产区的转型。
 
这将为下一届联合政府淘汰煤炭奠定基础。但下一届联合政府会是什么样的呢?
 
针对不同的大选结果,可能会出现以下3种情况:
 
谨小慎微
 
基民盟/基社盟和社会民主党如果再次组成大联合政府,可能会以极小的力度继续推进能源转型。这两个政党大体上支持脱碳,但在细节问题上并不强硬。
 
两个党派都强调要为煤矿地区提供经济支持,如劳动力再培训等。但这些地区的州政府为了提高协议的价码,反对逐步淘汰煤炭。萨克森-安哈尔特州总理莱纳·哈塞洛夫(基民盟)说,2050年之前德国都离不开褐煤。与煤炭工会和公用事业企业向来交往甚密的社会民主党则拒绝谈论逐步淘汰煤炭的计划,强调需要通过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保持煤炭地区的工业传统。
 
开倒车
 
基民盟/基社盟和自民党组成的传统中右翼联合政府可能会拉低可再生能源的增速,推迟煤炭淘汰计划。基民盟和自民党近来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大选中取胜后,已经在考虑限制对风电追加新的投资。该州联合政府还宣布将推翻本州的气候保护法,反对在全国范围内逐步淘汰煤炭。
 
大刀阔斧
 
基民盟/基社盟、自民党和绿党组成的联合政府可能会最有趣,因为这几个党派在能源转型问题上的立场是矛盾的。自民党领袖克里斯蒂安·林德纳认为,与绿党联合“在能源政策方面有很大的阻碍”。绿党则强调,他们的要求是在2030年之前彻底淘汰煤炭,并立即关停20座污染最严重的燃煤电站。当然,绿党的要求不可能都得到满足,但与其他可能的联合政府相比,这一联合似乎最有可能推进煤炭的逐步淘汰。
 
煤炭抗议游行示威的队伍走向莱茵能源集团的发电站。图片来源:Ende Gelände
 
大选之后
 
每4个德国人中就有3个期望下届政府能够出台煤炭淘汰计划。德国地球之友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59%的受访者认为德国的煤电站应“尽快”退役。
 
极有可能赢下第四个任期的总理安格拉·默克尔说,虽然近来温室气体的排放有所增长,但她的政府仍致力于达成国家2020年的气候目标。当被问及能否成功时,默克尔说:“我正在努力让它成功,是的。”
 
默克尔在推动达成《巴黎协定》过程中发挥的建设性作用也为她在国际上赢得了不少赞誉。作为2017年G20峰会的主席,默克尔不顾美国政府反对,大力维护《巴黎协定》。但到目前为止,她在国内的行动还太少,这与她的国际气候声誉很不匹配。“国际舞台上成功的气候外交与停滞不前的国内气候政策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非政府组织德国观察的克里斯托弗·巴尔斯说。
 
大多数人预测德国将在2030到2050年之间彻底淘汰煤炭,但最终结果如何还有待分晓。由于有绿党参与的联合政府在这方面的斗志最高,大选显然将会影响煤炭的未来走向。但政府将继续面临各方压力。
 
这就是为什么“地面尽头”呼吁民众要行动起来,展开更大规模的抗议活动。11月初联合国气候谈判将在波恩举行。届时,活动者计划在距会场仅50公里外的莱茵煤田拦铁路、公路和挖掘机。
 
 
翻译:金艳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