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赢得好感:中国需要拿出来的不仅是钱

赢得好感:中国需要拿出来的不仅是钱

04.09.2017
吴文渊
 
在境外投资的中国企业必须更加重视环境保护,并为当地带来效益,吴文渊写道。
 
位于海平面4,500米之上的秘鲁中部安第斯区特罗莫克铜矿。图片来源:PCM PERÚ Perú
 
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表现或许让人感到害怕和尊敬,但要赢得好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美经济实力对比的转变不仅体现在市场占有上,也体现在全球公众舆论上。虽然大多数人仍视美国为头号经济大国,但中国正在崛起。事实上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10个欧洲国家中有7个国家的受访者认为中国是全球首要经济大国,澳大利亚和俄罗斯的受访者也持相同意见。许多拉美和非洲发展中国家对中国也持积极态度。
 
但中国的经济实力并没有转化为软实力。
 
造成这种情况的因素有很多,笔者调查发现,代表着中国全球影响力的中国企业对自己成为优秀企业公民的能力缺乏信心。此外,这种表现不佳常常和特定东道国家的社会政治环境有关。
 
在海外投资的中国企业常常受到非议,被指偏好自带中国员工,对刺激当地就业的贡献极小,甚至全无贡献。批评中国企业破坏环境的情况也很多,例如,指责中国的农业、采矿、伐木以及石油公司蚕食巴西和厄瓜多尔的亚马逊雨林,加剧森林砍伐、破坏生物多样性。
 
企业社会责任大营救
 
中国企业只要多加重视企业社会责任(CSR),尤其是在欠发达国家,就能为当地带来更多效益,帮助保护当地环境,同时提升中国的软实力。当然,改善中国企业的环境和社会足迹需要企业、中国政府、东道国政府和民间的长期共同努力,这给各方——以及整个地球——带来的收益将是巨大的。
 
不幸的是,在这方面,中国政府远没有像在其他方面(如“一带一路”倡议)努力扩大全球影响力那样下功夫,中国在制定切实有效的可持续发展政策方面要落后于西方国家。中国政策制定者已经颁布了一系列政治指导方针以提升企业社会责任,这其中就包括国资委、中国进出口银行起草的文件,以及《绿色信贷指引》,但与欧美相比,这些框架的覆盖范围仍有局限。
 
中国出台的这些条例主要适用于国有企业,且经常语焉不详。虽然强调要遵守东道国的规章和风俗,但不鼓励企业“越界”去采取一种更符合国际企业社会责任观的方法。因此,中国企业文化在执行企业社会责任标准方面缺乏统一,管理者采取的方法因公司而异。
 
即便如此,中国企业有时也能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超越它们的国际竞争对手。中石油秘鲁子公司SAPET就是这样的例子,该公司曾放弃与马德雷德迪奥斯原住民土地重叠的一块有争议性土地,受到了国际社会和当地社区的好评。相比之下,西班牙雷普索尔YPF公司则因擅自闯入当地帕拉奴祖里(Pananujuri)、塔罗门那尼(Taromenane)和陶什罗(Taushiro)原住民的土地而遭到当地民间社会团体的谴责。
 
但一次出色的表现不代表整个企业社会责任文化的建立。
 
许多情况下,同一个企业在一个市场上赢得赞誉,在其他地方可能就劣迹斑斑。中石油和中石化厄瓜多尔子公司安第斯石油(Andespetro)就因为在亚马逊的扩张性动作,未能按照承诺雇佣当地人、并隐藏启用中国管理团队的行为,遭到强烈抗议。和厄瓜多尔国家石油公司Petroecuador和Petroamazona,以及此前的西方企业雪佛龙一样,安第斯石油也因频繁的石油泄漏、以及问题重重的社区关系而受到抨击。
 
中国政府监管薄弱、执法不力更凸显了这些不足。中国企业与海外东道国社区的互动遭遇挫折。以非洲为例,中国虽然是那里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国,但非洲人对中国的感情莫衷一是。一些人担心中国投资代表着新帝国主义的野心,而中国含糊、自上而下的企业社会责任文化只会加重这种疑虑。
 
中国有时错过帮助较贫困国家解决紧急情况的机会,如西非的埃博拉疫情,也加剧了这一问题。虽然中国政府为西非提供了人道主义和技术援助,但原本活跃于几内亚等疫情爆发国家的中国企业基本撤离了,留下当地雇员和合作伙伴自行抗击疫情。
 
这与其他国家的私营企业形成了鲜明对比。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是几内亚最大的投资企业之一。该公司不仅在疫情爆发期间保持全面运作,而且积极参与抗击埃博拉病毒。作为公私伙伴关系(PPP)的一部分,俄铝拿出1000万美元(合人民币6700万),建了一个由自己的工程师设计的传染病研究和治疗中心。此外,11家总部位于伦敦、与西非有长期业务往来的公司还组成了名为ESPMG的团体以调动当地的技术力量和资源。疫情最严重的时期,该团体吸引了超过100家企业以及50个公共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加入抗击疫情的行列。
 
成长的空间
 
那中国企业为什么在一些情况下表现得很负责任,而在另一些情况下却没有呢?笔者研究发现,这些差异归因于各东道国规管架构和民间社会之间的不同。简单来说,如果东道国政府鼓励经济竞争和权力下放,主张对民间社会采取包容性政策,那么,中国企业就更愿意履行自己的企业社会责任。面对一致团结的民间社会,企业更可能履行自己的企业社会责任承诺。
 
当然,在集权、缺乏竞争,并且民间社会受到约束的治理环境中,跨国企业也会缺乏企业社会责任。如果东道国政府与中国的经济联系广泛,或与中国政府的政治主张相同,影响还会加剧。
 
那些依赖中国、或过于迫切地要与中国建立联系的国家往往会将中国投资置于当地社区的考量和需求之上,把和中国的合作视为自身国家利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一个几乎没有竞争压力、监管松懈的环境中,中国企业(和它们的西方同行一样)养成了做事不计后果的习惯。但只要有正确的激励措施的积极的外部压力,这些企业仍能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有出色的表现,例如,当地政府和民间社会可以发挥监管和公共监督的作用。中国能否被视为一股积极的国际力量,取决于这些企业的成功表现。
 
 
翻译:金艳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