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青藏高原冰川崩塌 或因气候变化

青藏高原冰川崩塌 或因气候变化

31.08.2017
乔伊迪普•格普塔
 
经过卫星影像监测和实地调研,专家们认为青藏高原阿汝冰川去年的两次大规模冰崩可能由气候变化引发。
 
一片山坡上的大冰块。一座冰川崩塌后,许多块碎冰散落在周围。图片提供:青藏高原研究所田立德
 
2016年7月17日,在偏远的青藏高原腹地,阿里地区阿汝村发生冰川发生崩塌。大约7760万立方米、占地9.5平方公里、重达700万吨的冰从冰川上分崩离析,滑入湖中。整个过程只有短短几分钟。入水的冰块溅起9米高的巨浪,湖水被冲到离岸250米开外。在当时留下的卫星图片上,这个巨大浪头的印记清晰可见。
 
就在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的专家们刚刚开始对此次非同寻常的冰崩进行调查时, 2016年9月21日,阿汝村紧邻上次冰崩的又一座冰川发生崩塌。这次,共有7280万立方米的冰体顺着山坡滚落下来,重量达到670万吨。
 
崩塌的冰川周边没有长久定居者,只有牧民和间或来监测站巡视的科学家。因此,这些异常的冰崩事件的发展过程并没有引起太大注意,尽管事后这里吸引了全世界冰川学家们的目光。青藏高原研究所的专家们在对事件进行了实地和卫星影像研究之后,表示崩塌可能是由气候变化造成的。但中国以外的冰川学专家们则更加确信,这肯定是由气候变化引起的。
 
近日,在一场由国际水资源管理研究所和“第三极”网站共同主办的印度河流域媒体论坛上,青藏高原研究所的田立德研究员对中印两国的记者说:“如果这些冰崩事件是由气候变化引起的,就绝不会是最后一次,而是宣告了一种新型冰川灾难的开端。这是最让冰川学家们担心的。”
 
青藏高原腹地的阿汝冰川在2016年7月17日崩塌前后的卫星图像,左图为6月18日,右图为7月21日。(图片提供:青藏高原研究所田立德)
 
如果阿汝冰川崩塌落下的冰块滚入谷底的溪流里,就会将溪流阻塞,形成潜在的洪灾危险。田立德警告说:“冰川监测工作非常必要,也急需早期预警系统来消除由冰川危害造成的损失。”
 
青藏高原研究所在慕士塔格、阿里、纳木错等冰川,以及珠穆朗玛地区和青藏高原东南部建立了一个由五座永久观察站构成的网络。通过这个网络,科学家们发现所有的冰川都在加速融化,但融化的速度有快有慢,越往东去,冰川融化得就越快。喜马拉雅的冰川融化得最快,而帕米尔高原融化得最慢。
 
冰川融化加速是气候变化最令人担忧的后果之一,因为这会影响包括印度河、恒河和布拉马普特拉河(中国境内称雅鲁藏布江)等下游江河的水量。要知道,有超过十亿人的日常用水和生计都依赖这些河流。
 
这也正是冰川退缩数据经常存在争议的原因。科学家们如今公认最可靠的方式是通过“物质平衡”的方式来衡量冰川退缩,即监测某座冰川在长年来的实际质量。但这也是最难以实施的方式,因为它不能单靠卫星影像进行,科学家们必须反复到冰川上不同的观测点采集冰层厚度数据,以便计算冰川质量。
 
2006年到2010年11座冰川的物质平衡累计曲线。图表来自论文《大气环流对青藏高原及周边地区冰川状况的影响》
 
青藏高原研究所的科学家们从2006年以来一直在计算青藏高原11座冰川的物质平衡,发现其中有10座冰川出现退缩。2006年到2010年的数据已经发表在经过同行评议的学术杂志上。阿里地区位于西藏的西北部,境内有5862条冰川。
 
冰川加速融化的后果也一目了然:湖泊扩张、草甸被淹、洪灾肆虐以及洪水退去后留下的高原荒漠。青藏高原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发现,1970年以来青藏高原湖泊的数量和规模均在剧增。决策者们已经开始担心冰川退缩的后果,而大块冰川崩塌则把这个威胁提升到了新的高度。
 
本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第三极
 
翻译:奇芳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