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深度分析 | 看德国大选如何左右能源革命?

深度分析 | 看德国大选如何左右能源革命?

11.07.2017
阿恩•荣格约翰
 
尽管脱碳的大方向早已拟就,但9月大选的结果仍将决定煤电和燃油汽车何时从德国退役。详情请看阿恩•荣格约翰的分析。
 
图片来源:Windwärts Energie / Mark Mühlhaus
 
德国民众将在9月24日迎来大选投票日,届时他们也将决定国家能源政策的未来走向。
 
经济、安全和难民问题到目前为止都是竞选游说活动的主要话题,但上周德国议会意外地投票通过了同性婚姻合法化,说明竞选议程可能会迅速转移重心。
 
面对即将来临的大选,选民们面临的关键抉择是谁将领导本国的“能源转型”(Energiewende,德国的能源转型战略)。德国倍受追捧的低碳经济转型也将在其下一个立法期内,即2017至2021年间面临挑战。
 
首先,无论大选结果如何,2020年将会是新联合政府的盘点年。虽然德国有可能达成自身的可再生能源目标,但却无法完成欧盟整体目标中其所应承担的降低能源消耗、提高能源生产效率目标。对“能源转型”战略的国际公信力损害最大的则是,德国远远未达到之前设定的2020年国家气候目标。最新估测显示,德国仅能削减32%的碳排放,而非40%。
德国能否如期将能源革命进行到底?
 
信息来源:专家对德国联邦政府第五份能源转型进展监测报告的意见,图片来源:cleanenergywire.org
 
第二个问题在于,未来几年内将有多座煤电和核电站被关停。根据政府的逐步淘汰法,2022年之前将有8座总装机1080万千瓦的核反应堆被关闭,目前这些反应堆的发电量占德国全国发电总量的13%。
此外,政府已将8座褐煤发电站列入“冷态装机储备”名单。这些总装机270万千瓦的电站只有在德国电力供应意外出现供不应求情况的时候才会重新激活。但专家认为这些电站可能永远不会再启用,更有很多人称这一储备为“侏罗纪公园”。
 
第三点需要考虑的是欧盟的气候和能源议程,这需要德国下一届政府做出非常大的投入。
 
为了引导落实2030年能源和气候目标,欧盟计划修订多条指令。内容广泛的《全体欧洲人共享清洁能源》一揽子计划涉及可再生能源、欧盟排放交易体系的改革、电力市场的设计、电力供应的安保和治理规则。
 
为了提高欧盟国家的能源效率,欧盟委员会还将根据其生态设计指令,针对平板电脑和电视等技术设备提出更高的标准,同时针对建筑改造和自动出行制定战略。
 
能源转型占据核心议程
 
虽然能源转型面临挫折,但德国制定的综合性气候能源政策的方法为其在本世纪中页淘汰核能和化石燃料,完成可再生能源转型打下了坚实基础。
 
默克尔领导的大联合政府已经调整了德国最大的能源政策,将清洁能源固定电价政策改为竞价上网模式;联合政府通过了电力市场法,其目标是对需求低下时激活调峰电站的价格信号进行改进;政府还通过种种措施,如推广地下电力线路建设、限制电网扩张区域的新增风力涡轮机数量、要求电网经营者将所谓“消峰”技术作为核心整合进电厂规划中,来推动电网规划的改革。
 
短期目标可能已无法完成,现在摆在德国面前的挑战是完成中期目标,这其中包括到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在1990年的基础上削减55%,电力结构中可再生能源占比提高至50%以上。
 
德国能源结构将去向何方?
 
德国能源转型战略中的二氧化碳减排目标、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能效目标,以及2014/2015年上述各项的指标。
数据来源:2016年能源转型进展情况监测报告,图片来源:Cleanenergywire.org
 
下一阶段,能源转型战略还将见证德国能源供应的重大结构性转变。
 
风能和太阳能将成为德国电力供应的两大支柱。但鉴于它们对天气的依赖,电力生产模式将发生根本性变化。为了应对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波动性,德国必须提高电网的灵活性和备用发电能力。
 
 
核电站这样缺乏灵活性的基载电站迟早会彻底消失,剩下的燃气和燃煤电站则成为备用电站,以弥补可再生能源发电的间歇性。
 
另一大重要任务将会是“部门联合”,利用数字化手段,利用可再生能源为建筑、工业和交通部门供电。
那么,怎样的政策才能解决这些难题?
 
加速转型,政府要做哪些功课?
 
下一届政府的首要任务就是制定逐步停止煤炭开采和淘汰燃煤发电的路线图。对于德国极具影响力的环保运动而言,这是第一要务。
 
 
政府已经在近期出台的《2050气候行动计划》中宣布建立结构调整和区域发展委员会来处理煤炭淘汰事宜,但具体任务还有待确定。与反对淘汰计划的采矿工会不同,煤炭产区已经慢慢接受了煤炭开采即将走到尽头的事实,地区领导人已经在与联邦政府协商,要求为本州的经济转型提供资金。到最后,问题不是德国最终会不会告别煤炭,而是何时告别煤炭。
 
另一项任务是从根本上对能源税和附加补贴制度进行改革。德国支持可再生能源扩张的主要手段——可再生能源附加补贴——正在接受严格的审查。民众希望更加公平地分摊成本,同时随着供暖和运输部门的能源需求逐渐由化石燃料转为电力,未来电力需求将不断增长,这些都呼唤一个新系统来支持电力部门的投资。
 
专家认为,提高碳价能够非常有效地为能源转型政策提供资金。因此,要求国家制定最低碳价的呼声日益高涨,英国已经出台类似机制,法国也正在计划中。欧盟碳交易体系(EU-ETS)因排放许可供过于求而导致碳价长年低迷。若欧盟不提高碳价,这一呼声将会越来越高。
 
本届政府虽声称已树立了“效率第一”的原则,但尚未出台旨在节约能源消耗的有力政策。“智能电表”的推出姗姗来迟,且后劲不足。峰谷分时电价、智能电网以及负载转移等其他改革虽带来一定经济效益,能够一定程度上节能,但政府仍需出台更好的政策。
 
最后,德国需扩大并调整电网,以适应系统灵活性不断提高、电力生产去中心化趋势不断增强的特点。虽然可再生能源在电网中所占份额较高,但德国电力供应的稳定性在世界上仍首屈一指。但随着可再生能源并网率的大幅提高,为了保持电网稳定,联邦网络局(Federal Network Agency)已经计划扩建电网。这些计划一经饱受争议,并且一拖再拖。下一届政府必须决定如何应对这一局面。
 
大选结果如何左右德国能源革命之路?
 
落实这些政策的工作落到了下一届联合政府的头上。在德国多党制体系之下,没有一个政党能够单独获得议会多数席位,为了建立联合政府,政党之间不得不建立合作。与其他国家相比,德国的联邦制度推动了政党之间的妥协;政府更迭不一定会导致政策全盘逆转。
 
那么,9月的大选结果重要吗?当然重要。
 
总体而言,德国的5大政党都支持能源转型政策,也认同气候保护的必要性,但在优先事项、追求目标以及实现路径上存在分歧。
 
当前民调显示,总理默克尔领导的保守党(基民盟/基社盟)比德国社会民主党(SPD)拥有两位数的领先优势。左翼的左派党、绿党以及支持商业的德国自由民主党(FDP)有机会突破5%大关,重返联邦议会。持否认气候变化论的右翼民粹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党(AfD)也将有机会重返议会。
 
德国大选投票趋势
 
黑色:保守党(基民盟/基社盟),红色:社会民主党,蓝色:另类选择党,绿色:绿党,紫色:左党,黄色:自由民主
图片来源:pollytix.eu
 
安格拉·默克尔领先优势明显,有望赢得第4届总理任期。虽然有着“气候总理”的昵称,但默克尔在布鲁塞尔和柏林的态度却不像她的名头那样环保。批评家认为她把德国汽车制造商和煤电企业的利益放到了气候和欧洲人健康的前面。
 
保守党实力强劲,另类选择党和左派党又都不可能组成任何政府,联合政府的构成有多种可能性,可以是又一届大联合政府,或者是由基民盟/基社盟和自由民主党组成中右翼联盟,这就意味着能源转型的步伐将放缓、目标将降低。近来,基民盟/基社盟和自由民主党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组成的联合政府宣布,将取消该州的气候保护法,并大幅放缓风电的进一步扩张。
 
但有一个政党如果能参与组成下一届联合政府,就可能加强能源转型的力度。绿党以抗击气候变化和生态主义现代化作为竞选活动的核心。他们希望立刻关闭20家污染最严重的煤电站,启动在2030年之前淘汰煤炭的进程,推广公民能源,在2030年之前禁止内燃机汽车的销售。
 
德国能源部门转型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对灵活性的关注,以及脱碳化、去中心化和数字化带来的三重挑战都将是下一届联合政府必须面对的问题。德国将继续自己的道路,证明即便是高度工业化的国家,也能在脱碳的同时促进经济增长。
 
 
翻译:金艳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