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G20前瞻:气候这张牌,默克尔该怎么打?

G20前瞻:气候这张牌,默克尔该怎么打?

03.07.2017
朱利安•韦滕格尔
 
默克尔不应纠结《巴黎协定》,而要在具体项目合作层面把特朗普拉回气候行动,约翰·科顿认为。
 
权宜之计:默克尔在不把美国从欧盟排除在外的前提下寻求特朗普的气候合作。图片来源:EPP
 
约翰·J·科顿在接受清洁能源电讯(Clean Energy Wire)的采访时表示,本周在汉堡举行的G20峰会上,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将与全球各大经济体领导人进行艰难的谈判,她仍有希望在推动气候保护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科顿是G20研究小组创始人兼联席主任,该小组网罗全球各地的学者、学生和专家,专注于研究G20领导人的工作。研究小组接受多伦多大学三一学院和蒙克全球事务学院的指导。
 
北约和G7峰会之后,默克尔总理表示对谈判很失望,说欧洲必须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是否正在凭借一己之力,改变国际政治、外交、尤其是G20进程的运作方式?
 
 
约翰·科顿(以下简称“科”):他当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我们见过的最捉摸不定、最缺乏经验,因此也是最不可靠的美国总统。汉堡峰会也因此成为历届G20峰会中最大的一次新挑战。所有来汉堡参加G20峰会的国家都对特朗普抱有同样的质疑:他来这里,或者开始讲话的时候,你真的不知道他对很多问题会持什么立场。你必须透过一大堆难以预料的推特,从他坚定的个人信仰、以及那些帮助他入主白宫的竞选承诺中找出他立场中的主线。
 
这其中最根本的一点就是,他深信多边贸易体制对美国是不公平的,尤其不利于那些构成他政治基础核心部分的美国工人,而德国和很多其他国家长期以来却对这一体制深信不疑。因此,这成了双方真正的分歧点。特朗普一直都对气候变化背后的科学存有疑问,这是另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不仅引发了他和默克尔之间的分歧,也让其他与会国陷入了冲突。
 
但大西洋两岸的国家在其他许多领域都有共识:是否一致抗击在欧洲、美国以及叙利亚等地的恐怖主义?是否一致鼓励妇女经济赋权,从而推动强劲、可持续的包容性增长?是否在很大程度上一致认为需投资国内基础设施建设,并在一定程度上也投资非洲的基础设施建设?因此,默克尔在汉堡会见特朗普时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从一开始就引导对话向着她和特朗普都同意的问题靠拢。
 
作为此次G20峰会的轮值主席国,德国已经将气候问题列为G20的首要任务之一。现在美国已经决定退出《巴黎协定》,德国还能希望在这次峰会上取得什么成果呢?
 
科:默克尔若能相机行事,就能取得很多成果。让我们面对现实:巴黎协定本来就不是重点,就算所有缔约方,包括美国联邦政府,能够100%执行这一协定,它还是注定会失败。我们不可能完成它设定的2摄氏度温控目标,更别说1.5摄氏度了。我们都会热死,死于气候变化。汉堡峰会需要做的,也是特朗普政府在国内没有做到的,即便在他退出巴黎协定之前也没能做到的,就是采取具体措施,包括监管措施,切实抗击和控制气候变化。
 
所以,如果默克尔在汉堡峰会上可以专注于推动各国就一系列具体的气候控制措施达成一致,或者给这些措施冠以其他名字都可以,那她能取得很多成果,例如能源效率、改进清洁能源技术、建设清洁的基础设施等,甚至是应对有毒碳污染物——如天然气中的甲烷——的具体行动,或者是加强对重型卡车排放的监管。在这里扭转局势的将会是加州,而不是华府和美国。
 
如果汉堡峰会能够提到碳定价方案的存在和利用它的可能性——这些将会是非常有用的进展。其中最主要的是最终同意执行G20领导人多年前的一致承诺:结束化石燃料补贴,再加上一件他们到目前还没能做到的事情,那就是脱离害人的煤炭。当然,在峰会上将煤炭认定为致命的碳污染物对特朗普先生来说要求确实太高,但可以想办法在其他几条战线上向前推进。
 
这对最终的公报而言意味着什么?美国是否会像在G7国家环境部长会议上那样,再次在气候会谈中被写入脚注?会出现19比1的结果吗?气候问题会不会被彻底放弃?
 
科:我还是乐观地认为这次会像在意大利举行的G7陶尔米纳峰会那样,就控制气候变化的实际措施通过一份有意义的、唐纳德·特朗普完全同意的20国公报。陶尔米纳峰会公报的气候章节以能源效率开头,且各国都同意这些章节,只有在继续讨论《巴黎协定》的时候,我们才看到美国的不同意见。在北美洲,美国完全同意北极理事会发布的公报,这其中就提到气候变化如何危害北极的安全。所以特朗普政府完全能够注意到气候变化的存在,知道气候变化在广义上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
 
20国有办法就能源效率、清洁技术、清洁基础设施建设达成一致,但一些领导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和默克尔本人——可能需要就《巴黎协定》说几句,这可能是在主席声明里,也可能是单边声明,其他多位G20领导人可能会临时加入声明。要知道,默克尔还面临着今年秋天的大选,她也清楚,只有11%的德国选民相信唐纳德·特朗普会在国际事务上做出正确的选择,所以她得照顾另外90%选民的观点。
 
他们可能找到独立于《巴黎协定》的解决方法吗?默克尔近期的公开言论已经明显表明她将支持《巴黎协定》及其执行,峰会主席可能单独发表声明表明这一立场吗?
 
科:这是一种办法,但回顾过去的G7和G20峰会,你会发现,类似“我们这些就核能价值达成一致的国家希望扩张核能”这样的说法的提出。这里面就不包括德国,因为德国没和他们达成一致,但这是与会国发表的集体声明。可以想象,这次公报里可能会出现这样一段话,说“我们这些致力于《巴黎协定》的国家一致认为,需全面执行协定的所有条款”。
 
汉堡峰会可能会像前几次G7和G20峰会对待安格拉·默克尔和德国一样,不让唐纳德·特朗普影响集体意见。你甚至不需要沦为公报底部的一个脚注,虽然这也是有可能的。加拿大都曾经在2005年的G8格伦伊格尔斯峰会上成为脚注中的意见不同者。所以说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很多,但关键在于从汉堡峰会开幕那一刻起,唐纳德·特朗普有没有妥协的心情。安格拉·默克尔当然有能力、也有意愿找出共同的解决方案,尽量给足特朗普台阶下,但最终还是取决于特朗普本人,和他参加峰会时候的心情。
 
从更广泛的角度看,您认为德国在未来国际气候政策中,不仅仅是在G20内部,会扮演怎样的角色?特朗普政府的气候立场是否为德国提供了新的机会,让他可能站出来填补美国留下的空缺?
 
科:是的,德国必须成为控制全球气候变化的领袖。这里有两件事需要做,一是让所有G20领导人和非G20领导人表示“我们依然全心全意致力于《巴黎协定》”,要求他们言行一致,按承诺采取具体措施,投入资金。他们不仅要承诺执行《协定》,还要提高自己的自主贡献,以解决特朗普不作为引发的问题,就现在,马上做,但就算特朗普也加入了,各国也需采取额外的措施来解决现实世界中的实际问题。
 
德国必须做的第二件事,是在气候变化带来的极端天气事件、海平面上升、热浪和干旱肆虐美国,摧毁美国大部分经济和国家安全基础设施之前,与其行政部门和白宫接洽,帮助总统特朗普和他的幕僚恢复理智。如果再多来几次卡特里娜飓风或者超级风暴桑迪,美国不可能继续保持足够的经济增长。所以现在放弃美国的行政部门还为时过早,因为除非他们回来,并且尽快加入行动,不然我们没法真正解决气候变化问题。
 
那“新型联盟”呢?比如德国和中国或者印度结成的联盟?他们算新的吗?能不能填补美国新政府留下的政策缺口?
 
科:有可能吧。当然,他们这是临时同盟,不是固定的。这种现象在全球气候政治和整个国际政治中非常常见。在这个可变的体系结构之下,有意愿的国家——这个乔治·布什领导的美国知道得很清楚——分分合合,出于好的或坏的目的做一些事情。是的,这是权宜之计,我们需要这些团体不仅仅是聚在一起发个漂亮的公报,美美地拍张合照,还要就一些真正重要的实质性问题达成一致。
 
例如欧盟就需要让波兰停止使用煤炭,默克尔自己则需尽快关闭德国的煤电厂。如果英国人能做到他们已经承诺的尽快采取行动——之前加拿大人已经做到了,那德国人也能做到。这样德国就可以真的干干净净地参加谈判了。默克尔已经发起了一项令人敬佩的重大倡议,与非洲结为合作伙伴。她得调动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投资非洲绿色清洁的碳排放控制基础设施,依靠可再生能源,而不是污染性的煤电厂,在非洲普及用电。默克尔仍有能力在G20汉堡峰会上根据德国的“与非洲有约”(Compact with Africa)伙伴计划完成这些事。就算是特朗普领导的美国也能清楚地知道为什么要在非洲投资,普及可持续的电力。
 
 
本文原载于清洁能源电讯,本网站经授权转载。
 
翻译:金艳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