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在特朗普时代,拯救气候我们别无选择

在特朗普时代,拯救气候我们别无选择

28.06.2017
普雷姆·尚卡尔•杰哈
 
理论上人类依然有机会打败气候变化,但普勒姆·尚卡·贾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拿走了我们最后的犯错机会。
 
面对美国的退出,全球行动更迫在眉睫。图片来源:Michael Vadon
 
直到一个月以前,全世界还以为美国会引领全球走向远离化石能源的低碳经济。然而,随着美国在6月1日宣布退出巴黎协定,这一愿望最终落空。世界各国的领导人都在竭尽全力弥补美国退出对气候行动的不利影响。不过,他们的那些豪言壮语也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2009年哥本哈根协议签署不久,联合国曾做出预测,若要到2100年将全球气温升高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增量不能超过一万亿吨。然而此后新增的化石能源投资实际上已经导致了到2030年之前大气中将增加7200亿吨二氧化碳。
 
特朗普给全人类出了道难题
 
为将温室气体增量控制在一万亿吨之内,未来14年内全球温室气体年排放量就必须降为0。不过,考虑到实现如此大幅度的减排可能性几乎为零,因此到本世纪中期温室气体浓度将会显著增加。气候学家们因而得出结论,要实现1万亿吨二氧化碳增量/2℃温升的目标,唯一的办法就是于本世纪下半叶消除大气中大量存在的二氧化碳。这或许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给人类留下的最大难题。
 
不过,美国退出对全球气候行动的影响或许不会立刻显现。中国及时挺身而出,承诺加快化石能源结构转型。印度的排放量虽低于中国,但仍是世界第三大二氧化碳排放国,印度方面也多次重申其履行巴黎协定的决心。
 
可再生能源时代赶超巴黎协定
 
但是,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将会给其他国家树立一个不良榜样。试想,如果某些国家,尤其是大国,一如既往地持续造成污染,那么其他国家作出的牺牲就变得毫无意义。相当于这些国家牺牲了自己的利益,让污染者占了便宜。
 
重蹈《京都议定书》覆辙?不是危言耸听
 
这不是一种假设的情况。美国总统乔治·沃克·布什拒绝签订《京都议定书》就曾带来过严重的“搭便车”情况。甚至连环保意识强烈、举国上下一致支持采取严厉减排措施的日本都受美国的影响,而无法履行《京都议定书》中的条款。因此,日本在2013年将其此前制定的“到2020年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排25%”的目标调整为“在2005年的基础上减排3.8%”。但实际上,这一减排目标相当于在1990年的基础上,温室气体排放量增加了3%。不过,相比加拿大而言,日本减排行动的失败可谓是“小巫见大巫”了,加拿大此前制定的减排计划是相比1990年,下降6%,而实际上却增长了31%。
 
如今,历史可能不会重演。中国2013年以来国内工业发展增速放缓,温室气体排放量增速也随之降低。受此影响,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年均增速从2003-2013年的2.3%降至2015年的0.7%。2011年后,印度的工业增长也显著放缓。然而,这种现象不会在中印这两个增速最快的经济体中长期存在,随着两国的经济复苏,“搭便车”现象一定会再次“抬头”。除非特朗普总统幡然醒悟,否则在本世纪20年代,碳排放量很可能会继续大幅增长。若真是这样,那么联合国制定的1万亿吨二氧化碳增量/2℃温升幅度的目标将化为泡影。
 
据初步估算,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将会导致大气温度平均再升高0.3℃,但是这0.3℃是相对什么来说的呢?是联合国希望的2℃以内的温升目标,还是相比2013年全球经济第二次陷入萧条之前所预计的3℃增幅?其实,究竟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事实上,早在2016年11月份,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就已经达到404ppm,远远超过了“临界危险值”,极大威胁了人类及地球上大多数其他生物的生存。
 
参加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和巴黎气候大会中的决策者们都选择忽略一点,即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增加带来的温度上升需要数百年的时间被人类察觉。要知道2200年的世界状态,只需看看三百万年前的上新世。那时,大气平均温度比今天高3℃左右,距北极60英里的地方有绿植分布,整个非洲南部地区是一片荒漠。而造成这一切的温室气体浓度也不过360ppm。
一份潜能,一线生机
 
正如詹姆斯·汉森十年前的论断,当大气温度再升高2℃,碳浓度达到450ppm的时候,“我们都将无法生存”。要想合理地拯救我们的生存方式,挽救地球上多数的物种,全球气温升幅需要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而要达到这一点,至少需要把二氧化碳的大气浓度降低到350ppm。要实现这一目标,只能通过减少目前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存量。
 
与世界主流认识不同的是,降低大气碳浓度的技术不仅存在,而且对投资者而言也近乎有利可图,即使是现在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的价格正处于低谷期。沙特阿拉伯和南非建立了大型太阳能发电厂,每天能够发电18个小时,每度电的成本仅为0.12美元 ,这几乎能够与目前的燃煤电厂相媲美。目前还涌现了一批新技术,能够将任何种类的生物质转化成所需的运输燃料。如今,只待油价从历史低谷中复苏(或者开征国际碳排放税),这些技术就将迎来应用市场。
 
全球阿波罗项目正在试验的模式给这样的转型带来了希望。这一项目在一定时期内对这些领域的先行试点项目给予资金支持,而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项目的风险和资本成本都会降低。全球阿波罗项目是两年前在伦敦经济学院格兰瑟姆研究所的资助下,由七位英国顶尖的决策者提出的。
 
现代信息传播的速度快,新的投资领域内资金积累量巨大,世界很可能在短短40年间完成化石能源的转型。40年是绝大多数油田和现代燃煤电厂的平均生命周期。所以我们在本世纪还有40年的时间可以充分发挥地球自然碳汇的功能,将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存量减少8000亿吨。从这个意义上讲,人类还是有一线生存希望的,而特朗普却想要打破这种希望。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印度气候对话
 
翻译:于柏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