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河砂开采破坏亚洲河流生态

河砂开采破坏亚洲河流生态

16.05.2017
第三级
 
从恒河到鄱阳湖,亚洲各国猖獗的非法河砂开采严重破坏了河流生态,必须严加控制。
 
尼泊尔早在1991年就禁止从河床挖砂,但非法开采从未停止(图片来源:Nabin Baral)
 
在南亚,没有哪个建筑商敢保证自己造房、铺路、修桥或建港口时用的砂石是完全合法的。河砂的非法开采在这块土地上几乎无处不在,司法部门对此少有干预,罕见的几次暂时禁令甚至引发房价上涨,财经报纸纷纷发表社论批评这一决定。
 
对印度记者而言,报道非法采砂极具危险。据称过去几年间,已有3名记者死于非法采砂的黑势力团伙之手,凶案分别发生在北方邦、中央邦和比哈尔邦。还有一位报道泰米尔纳德邦湖滩非法采砂的记者曾多次遭到威胁:一名自称代表当地政客的人在匿名电话中命令她离开那里,否则后果自负。
 
季风过后,芒格洛尔附近的河流每天都有人在开采河砂(图片来源:Ashwin Kamath)
 
除了记者,一名僧侣也死于一场反对在圣城哈德瓦附近非法采砂的抗议活动——哈德瓦位于恒河从喜马拉雅山流向印度大平原的出口处。该僧侣之前在参加绝食抗议,送医后死亡,死因成谜。
 
尽管如此,印度的活动家们仍在积极反对非法采砂活动。近来,作为对一名活动家提出的申请的回应,北阿坎德邦高院下令宣布恒河及亚穆纳河为生命体,以求终止哈德瓦周围的非法采砂活动。法院的这项命令中还包括了一项针对该地区的为期4个月的全面采砂禁令,并要求政府制定计划打击非法采砂活动。不过当局对此尚无回应。
 
由于媒体的一连串报道,印度政府曾于近期突袭首都新德里郊区的非法采砂窝点。但没过几个小时,就有消息称,有晨练人士在亚穆纳河边的奥卡哈鸟类保护区遭采砂工殴打,原因是他们怀疑是晨练人士向当局举报了那里的非法开采活动。
 
印度恒河最下游法拉卡水坝至孟加拉湾入海口之间河段的非法采砂活动最为猖獗。采砂船停泊在河道中央,上面装着的大型水泵将河砂抽起来后再经管道送往河岸。
 
被问及这一问题时,西孟加拉邦的政府官员们有的说河床的管辖权属于地方政府,有的说属于印度国家水路局(NWAI),该河段最大城市之一的金德讷格尔市市长则称河床归对岸城市管。国家水路局官方对此没有答复,但有官员私下表示由于当地政客参与非法采砂,他们也无能为力。其中一位官员还提出,“我们不发声的原因是开采河砂、抽取淤泥有助于疏浚河道,保证航道畅通。”
 
采砂造成的影响则是有目共睹的。河岸侵蚀愈发严重,恒河上甚至有一座桥因桥墩周围大量河砂和淤泥被抽走导致主梁崩塌而无法使用,当地居民不得不乘坐缓慢的渡轮或是绕路50公里才能过河。
鄱阳湖:采砂加剧水位下降
 
中国的快速城市化带来了全球最大的砂石需求。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统计,过去20年中国的水泥需求量暴涨400%。
 
过去4年中国的水泥消费量比美国整个20世纪的水泥消费总量还要大。
 
生产水泥离不开砂子,而这些砂子不可能凭空出现。直到不久前,上海周边地区的砂子还都采自长江河床。截至二十世纪90年代末,过度采砂已经给长江桥梁桥基带来威胁。
 
2000年,中国当局下令禁止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开采河砂,但这一禁令只是把众多采砂者赶到了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鄱阳湖也位于长江流域,距下游的上海约600公里。
 
美国国家宇航局地球观测站曾发布一组非常引人注目的鄱阳湖卫星图像。对比1995年和2013年的图像后我们可以发现,河砂开采已经导致鄱阳湖地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1995年的鄱阳湖(图片来源:美国国家宇航局地球观测站)
 
2013年的鄱阳湖卫星图像(图片来源:美国国家宇航局地球观测站)
 
近来一项研究估计,鄱阳湖年采砂量2.36亿立方米,约占中国总采砂量的9%,因此成为地球上最大的砂矿。研究人员称采砂是造成近年来鄱阳湖水位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水位下降导致水质不断恶化,也削弱了鄱阳湖向周边湿地供水的能力——这些湿地是珍稀禽类西伯利亚鹤以及白鹳在亚洲最大的越冬地。
湄公河:采砂导致海水倒灌
 
湄公河(中国境内称澜沧江)是中国建筑用砂的另一大来源。云南省省级或县级主管部门已经明令禁止在特定地区,尤其是生态热点地区开展采砂活动,但澜沧江云南段河道上的采砂活动通常都通过了这些部门的许可。
 
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评估表明,澜沧江云南段河道上的采砂活动到底对河流的生态多样性和鱼类种群造成了怎样的影响,但采砂和大坝拦截造成的泥沙流失已经明显地改变了越南等国的河流地貌,而富饶的湄公河三角洲正是该地区的水稻主产区。
 
湄公河沿岸的采砂活动存在已有数年,但形成产业化规模却是近来的事情。世界自然基金会估计,湄公河下游老挝和缅甸之间的河段上仅2011年的采砂量就达到了5000万吨,远超出该河一年的产沙量。
 
湄公河河床因此在1998至2008年间下降超过1米,导致海水倒灌,侵入稻田、乃至整个湄公河三角洲。
 
巴基斯坦:非法采砂破坏多条河流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生态系统管理委员会专家、生态学家纳迪姆·穆巴哈尔曾用超过12年的时间观察流经巴基斯坦卡拉奇市部分地区的马里尔河以及西南部俾路支斯坦省内的胡布河上非法挖掘砂石的情况。
 
但政府仍无动于衷。“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个问题,连两岸附近的社区都无动于衷。所以国家也没有出台相应的政策或规划,通过指定专门的采砂河段来控制对河床的肆意挖掘。这将会引发巨大的生态问题,”穆巴哈尔告诉第三极。
 
“马里尔河沿岸的居民都用井水,他们不仅常常抱怨很多井的水位下降、甚至枯竭,更头痛于水质的恶化,”穆巴哈尔说。但居民们没有意识到,采砂正是造成上述情况的主要原因之一。沙子可以在水渗入地下之前将其过滤;没有了沙子,不仅水质变差,水也就会像洪水爆发般涌向下游。
 
浦克河上用于采砂的重型机械正在破坏河流生态(图片来源:Hagler Bailly Pakistan)
 
哈格勒·贝利·巴基斯坦咨询公司总经理瓦卡尔·扎卡里亚是一位生态基流方面的专家。他认为旁遮普省的杰赫勒姆河以及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的尼勒姆河和昆哈尔河上也有上述类似的情况。
 
扎卡里亚认为,由于河流生态随坡度变化而改变,采砂对下游平原地区的影响会比较小。但河水中泥沙的减少的确会导致河岸侵蚀,以及灌区和三角洲地区土地肥力的流失。例如,杰赫勒姆河上曼格拉大坝对泥沙的拦截已经导致大坝下游鱼类品种减少。河水变清澈意味着肉食性鱼类能够畅快地捕食其他种类的幼鱼。
 
扎卡里亚在马哈瑟尔国家公园的浦克河上工作了12年。马哈瑟尔国家公园成立于2010年,整个公园从印度边境一直延伸到曼格拉大坝。浦克河的鱼类品种丰富,其中还生活着2013年列入IUCN红色名录的濒危鱼类黄鳍结鱼。但扎卡里亚说,由于保护及管理不力,浦克河沿岸存在多处大范围的砂石开采以及非法捕捞活动。
 
砂石开采在冬天最为活跃,因为冬天河水水位低,河床暴露,开采更加方便。现在的砂石开采早就不用铲子和铁锹了,机械铲和拖拉机简直能把河床挖个底朝天。
 
尼泊尔:非法采沙危及桥梁
 
1991年,尼泊尔政府下令禁止在河床上采砂,以防止加德满都巴格马蒂河上桥梁坍塌的惨剧再次发生。但尼泊尔大多数河流上的非法采砂问题依旧严重。尼泊尔高等学府特里布文大学2007年开展的一项研究称,加德满都谷地约40%的用砂都来自非法河床开采。研究作者指出,由于这些活动都是违法的,我们很难确定采砂的数量。
 
据研究,尼泊尔大规模的河沙开采始于1960年代。随着快速的城市化,建筑材料需求不断扩大,此类开采的规模也呈指数级增长。
 
“大多数河床开采都会破坏水生环境的植被覆盖,减少河流养分输入,严重影响水生生物,”加德满都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苏博德·夏尔马说。
 
猖獗的非法开采活动导致河床严重下降,桥梁因此面临险境。一项针对尼泊尔北部蒂纳河的研究显示,过去15年间该河河床已经下降2.5米。“我们还没有进行足够的研究来确定其影响,”夏尔马说。“从现在仅有的研究来看,我国的河流被洗劫了,它们的未来极为不确定。我也不想用洗劫这个词,但没有更合适的说法了。”
 
孟加拉国:采砂黑势力团伙一手遮天
 
当地居民称,在孟加拉国,在河道和湿地中的非法砂石开采活动大多数都获得了民选代表的支持。建筑公司在河道上安装重型机械挖掘河砂的行为不仅破坏了河床,还殃及了河岸上的农田。在占据孟加拉国大部分国土的恒河-布拉马普特拉-梅克纳河三角洲上,非法采砂正在加速河岸侵蚀。所开采的河砂不仅用于建筑,也会用于填埋湿地。
 
孟加拉国里格半岛达尔拉河上的野外采砂活动(图片来源:Sheikh Rokon)
 
无论环保活动家们怎么投诉,政府始终纵容非法采砂团伙。
 
孟加拉国环保律师协会(BELA)主管赛义德·利兹瓦纳·哈桑告诉第三极,“使用重型机械进行的无区别、不科学的开采活动是导致河床特征改变,河岸侵蚀加速的原因之一,让人十分担忧。在孟加拉国,大多数的河砂开采都得到了民选代表的支持,他们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危害。”
 
河砂出口:雪上加霜
 
不止如此,孟加拉国政府最近还决定向马尔代夫和新加坡出口河沙,这些河沙都采自贾木纳河(中国境内的河段称雅鲁藏布江)的河床。
 
工人们在尼尔帕马里的贾木内什瓦里河边运砂,据说这一活动是由政客支持的。(图片来源:Sheikh Rokon)
 
据报道,3月5日在孟加拉国土地部长沙姆苏·拉赫曼·谢里夫主持的一场国家砂石走廊管理委员会会议上,做出了出口河砂的决定,并规定出口价为每立方英尺1孟加拉塔卡(约合每立方米人民币2元)。
 
解决之道
 
全面禁止河沙开采只会落得和禁酒、禁止卖淫一样的下场,导致该产业进一步转入地下并推动建筑价格上涨。事实上,当局每次试图取缔非法采砂时都会出现这种情况。
 
各国专家都认为,解决这一问题比较可行的方法是划出指定河段用于砂石开采,且这种划分必须以生态原则为基础。这些河段砂石开采合同的签发手续必须透明,这样当局才能控制砂石的开采量,并以此为基础征收开采税,不像现在这样当局什么都拿不到。
 
印度各州政府以及其他南亚国家政府都已经指定了此类河段,允许在该河段河床上开采砂石,并发放开采许可证,但这一系统尚不能跟上建材需求增长的步伐,因而必须立即对其进行规范。斯里兰卡已经通过立法,并出台了合理的砂石开采管理机制。该地区其他国家可以效仿这一做法出台类似的法律。
 
 
英文原文首发中外对子网站第三极
 
翻译:金艳​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