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被挖空的城市:煤炭的真实成本 (2)

被挖空的城市:煤炭的真实成本 (2)

13.12.2016
斯塔姆•李
 
江西萍乡巨源村见证了煤炭产业兴衰。煤矿衰落之后,留给当地村民的是垮塌的房屋、污染的水源和无奈的未来。
 
 
早在2004年,江西省萍乡市就启动了煤矿沉陷区移民工程。巨源村虽然已被划入沉陷区,可十多年过去,仍有部分村民至今未能搬离,他们在痛恨、恐惧、和犹豫中坚守。煤矿都停了,煤老板也走了,房屋在塌陷,他们在挣扎。无奈中,1个老头和6个老太就盯上了来拉残煤的司机,他们一次次在破碎山间和崎岖的黑色小路上飞奔,“讨”点生活。
 
 
开始,我以为他们是偷煤的。一个老头带着6个老太太向坡下的三岔路口狂奔,那气势就象是听到发令枪响后的百米冲刺。只是老头老太们的步态让人觉得有些滑稽。其中1个才奔出10多米,就掉队了。等他们到了路口,我才看清楚状况。他们是远远听到卡车的轰鸣声,所以冲到必经的三岔口去拦车。拦车做什么呢?讨钱!
 
 
讨多少?10块!如果没有话,7块、8块……也行!来往的司机们也似乎与他们保持有默契,没惊愕,没有讨价还价,更没有争吵。
 
我在煤坡顶看了一下午。有的“有经验”的司机,会在三岔口处加大油门,还没等拦车者冲到山下,车就已经过去了……傍晚6点“收工”,7个人,共收到21元8角,除去零头,每人分到3元整。
 
 
村庄里,人很少,偶见几个老人和孩子,一有陌生人,狗就狂吠不止。有拉煤车或中巴客车经过时,便会扬起黑蒙蒙的一片灰尘,那是煤灰。路人急忙捂住口鼻躲闪。
 
 
阿四站在一座废弃的矿井排风口,斜倚着抽烟。他觉得很无奈。阿四的家是个砖混小楼,紧贴着采矿坑,停采后,矿坑已经变成了小湖。
 
有个老太太,带我去村里看房子。危楼紧贴着后面的采矿坑,由于矿区已停采,矿坑形成了一个湖。房子满是裂缝,最宽的地方可以塞进成人的三根手指。地面水泥也已经松动,有些地方拱起一个小坡。
 
 
这里是江西省萍乡湘东镇巨源村。也是当地大型煤矿——巨源煤矿所在地。萍乡素有“江南煤都”之称。新中国成立后,这里更是因煤而兴,兴办的煤矿高峰期达1000多家。然而,如今,一百多年的开采让萍乡在面临煤炭资源枯竭的同时,也给当地村民带来了突出的沉陷问题。
 
 
巨源煤矿作为萍乡矿业集团下属煤矿,属于国家统配煤矿开采,按照当时的政策,全村都应被划入沉陷区,不少村小组相继整体搬离当地,被统一安置在湘东区一个叫五里亭的地方。
 
 
萍乡人不得不开始另谋出路。一片片“工人村”变空了,变成了另一种鬼城。巨源村并没有整体搬迁,当地村干部说,一方面当时整体搬迁资金有限,另一方面部分房屋并不位于沉陷区的核心地带,因此才将整体搬迁搁置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优先搬迁安置房屋沉陷严重的村民,其他村民只能一次性领取1000-2000元的房屋维修款,等待来年的再次鉴定。然而,他们一等便是十多年,再没收到任何房屋维修款。
 
 
除了房屋开裂沉陷,环境污染也如影随形。村里房屋的外墙上,可以看到许多这样的宣传标语:“防氟改灶,人民受益。”煤矿带来氟污染,饮水和空气中过量的氟引起氟中毒,造成了氟斑牙和氟骨病。村里常见村民豁牙、拄拐,都与氟污染脱不了关系。
 
 
等待搬迁的村民家中,墙上裂开巨大的缝隙。不少村民家中的裂缝越来越大,门窗也无法开关,他们常常因害怕整夜失眠。
 
 
由于长期开采,矿区发生沉陷,地表水透入地下矿洞中。矿区村民的生活生产一度无水可用,只能靠喝下雨时山上流下来的黄泥水。村民们说,在多次反映后,最终他们用上了矿上的地下水,但矿上的地下水含钙量高,他们担心长期饮用不健康,因此,还是只能到3公里之外去挑水,要么去十多公里外的镇上购买桶装水。村民们吃喝住行,已经全面被采煤后遗症包围。
 
 
本文及相关图片首发于2016年5月22日新浪图片频道“看见”栏目,中外对话经作者Stam Lee授权转载编辑发布。
推荐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