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发展融资提供者

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发展融资提供者

25.05.2016
罗伯特•苏塔
 
新报告称,中国作为多边贷款方的地位愈发突出,其中存在着重大风险。
 
国家开发银行主导了大量的海外发展借贷。图片来源:O
 
新研究指出,虽然目前两大中国银行发放的国际发展融资额位列全球前两位,其提供的资金总量约等于排名3到8位的多边贷款机构的总和,但它们正在面临严峻的政治、社会和环境风险。
 
波士顿大学全球经济治理倡议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共同开展的一项研究显示,中国将全球可用于发展项目的资本基数几乎提高了一倍,让那些鲜少有机会获得国际融资的发展中国家得以弥补基础设施建设缺口和能源短缺的问题。
 
报告认为:“这样的稳步增加来得正是时候。”,并且指出西方的多边开发银行(MDBs)在扩大投资组合方面的工作似乎陷入了停滞。
 
2007至2014年年底,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CHEXIM)总共发放贷款约6840亿美元,融资数额排名在第3到第8位的机构(包括世界银行、日本的亚洲开发银行以及泛美开发银行)总共发放的贷款数额则为7000亿美元。与此同时,中国的政策性银行将面向各国政府的能源相关融资数额提高了1170亿美元,总额翻了一番。
 
然而,尽管这些数字看起来十分可观,中国的贷款资产组合仍面临着相当大的风险。因为中国能源相关融资中约有66%集中在火力发电行业,这些贷款的外部效应才是真正的问题。
 
“我们采取保守方式估计燃煤电厂碳排放的健康成本和气候成本,计算得出中国在海外投资建设的火力发电厂每年约造成297亿美元的社会成本(人口增加带来的健康成本加上社会冲突相关的成本),”报告作者说。
 
此外,由于市场价格的波动,这些国家偿还债务(通常以煤炭、石油等商品形式)的能力也受到了威胁。
 
报告认为,为了抑制排放、降低风险,中国应推动投资组合多样化,发展更为清洁的能源项目,从而帮助确保中国的海外投资与国际可持续发展目标保持一致。
 
风险
 
经济低迷影响了借款国的债务偿还能力。中国在向这些很难从其他渠道获得资金的借款方提供融资时,也将直面其经济衰退带来的无法还贷的风险。
 
近来,早已焦头烂额的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宣布国家进入60天的紧急状态。该国目前已拖欠中国债款高达650亿美元,该国政府近日宣布已与中国经过磋商,达成了更好的还款条件,并称这一举措让委内瑞拉这个被全球油价崩溃扼住喉咙的石油经济体“呼吸到了氧气”。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认为,还有一些接受大量中国能源项目融资的国家同样存在高风险。埃塞俄比亚、尼日尔、苏丹、巴基斯坦以及波黑等国都和委内瑞拉一样,是风险最大的投资目的地。
 
阿根廷也是其中一员,但鉴于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上台后支持发展市场,其他机构都下调了对该国的风险评级。
 
厄瓜多尔的风险仅稍低于上述各国。2008年,该国发生主权债务违约,此后陆续向中国的银行借贷80亿美元用于能源项目的开发。
 
除了债务无法偿还的风险,化石能源项目碳排放增加还会导致气候变化加剧,其后果几乎是不可估量的。研究估计,包括中国海外投资组合在内的火力发电厂每年约排放5.94亿公吨的二氧化碳,分别相当于美国和中国年排放总量的11%和 6%。
 
与此同时,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国内煤炭消耗已经连续两年出现下滑,可见中国对海外煤炭市场的投资与国内政策的脱节已经越来越严重。
 
专家预测,为了履行《巴黎协定》中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的承诺,中国今年将会把原本就供过于求的煤炭供应量减少约10亿吨。
 
环保活动者近日告诉中外对话,这种控制国内煤炭生产却在国外大肆投资煤炭行业的行为很“虚伪”。
 
可再生能源
 
中国可再生能源投资占能源投资总额的28%,而多边开发银行的这一数字平均为88%。并且,中国的可再生能源投资中还包括水电工程这样会对环境造成重大影响的能源开发项目。
 
中国非水电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资金在投资总额中的占比还不到1%,而多边开发银行的这一数字为27%。
 
由于煤炭和水电投资的比例很高,对中国各大政策性银行和13项新的区域发展基金而言,将投资目标转向更为清洁的技术将会是一大挑战。
 
尽管如此,中国银行在国际发展融资领域及新兴多边开发银行中的地位日益凸显,这些都说明其在引领全球低碳经济转型方面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中国的融资非常受欢迎,而且来得太是时候了,”报告称。
 
 
原文刊载于中外对话子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金艳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