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夏尔巴人:攀登珠峰的风险与日俱增

夏尔巴人:攀登珠峰的风险与日俱增

10.02.2016
夏•洛婷
拉梅什•布尚
 
由于气候变化和山难频发,攀登世界最高峰变得越来越危险。这对担任登山队向导的夏尔巴人来说,更是险象环生,朝不虑夕。
 
 
2014年4月18日,珠穆朗玛峰南坡发生雪崩,大本营被埋,16名尼泊尔夏尔巴向导遇难。这是人类攀登珠峰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事故,并激起了夏尔巴人对登山运动前所未有的抵触情绪。登山季还没有结束,夏尔巴人却拒绝回到珠穆朗玛峰。
 
夏尔巴人要求增加遇难者赔偿金,提高向导人寿保险,并且用登山费成立登山救助基金以帮助事故中受伤的向导。尼泊尔旅游部部长布希姆·阿查里雅(Bhim Acharya)搭乘直升机赶到大本营后便立即与等在那里的数百名夏尔巴人展开了紧急会谈。
 
两年过去了,夏尔巴人的某些要求仍然没有得到满足。
 
去年,尼泊尔发生8.1级地震灾害,造成9000余人死亡,50多万人无家可归。尼泊尔当局随即再次取消了当年的登山季。今年的登山季即将于4月开始,夏尔巴人正在为此做准备,但政府的回应依然另他们倍感失望。
 
许多登山者开始对珠峰敬而远之。一部分人是出于对事故死难者的敬意,还有一些人则是考虑到随着气候变化和人多拥挤,攀登珠峰变得越来越危险。
 
纪录片《夏尔巴人》
 
获得第69届英国电影学院奖(Bafta)最佳纪录片奖提名的澳大利亚导演詹妮弗·皮登(Jennifer Peedom)的新作《夏尔巴人》(Sherpa)再次将夏尔巴人的困境带入公众的视野。影片取材于2013年的珠峰斗殴事件。三名欧洲登山者在攀登珠峰时引起了夏尔巴人向导的不满,随后双方发生冲突。该事件引起全球广泛关注。皮登则用影片的方式记录了斗殴事件的后续余波。
 
 
2014年4月,皮登和她的团队来到尼泊尔,计划拍摄一部有关夏尔巴人和外国登山者之间冲突的影片。由于双方在财富、权力、和对于珠峰的信念等方面存在巨大差异,这一冲突不断加剧。
 
国外登山者攀登一次珠峰的开销可高达10万美元,而夏尔巴人在为期两个月的登山季中,总共只能挣到3000-8000美元。他们还得靠着这笔钱度过一年里余下的日子。
 
与收入相比,攀登时夏尔巴人所担的风险也有失比例。登山季期间,一名付费登山者顶多4次穿过以危险著称的昆布冰瀑,而夏尔巴向导们却会往返穿梭30-40次,不断地往高海拔营地运送氧气瓶、帐篷、食物、水、还有燃料。
 
拍摄中期,剧组遭遇严重雪崩,拍摄不得不暂停。这时,皮登意识到“引爆双方之间矛盾的导火索已经被点燃。”
 
 
然而,拍摄这样一部纪录片的想法最早萌芽于10年前。那时,皮登还只是一名摄影师。
 
皮登在接受中外对话采访时表示:“那是我第一次去尼泊尔。我仍然记得,当时我很同情夏尔巴人,很想知道他们怎么能容忍那些外国游客。因为不论是从他们的信仰来看,还是从他们对权力的观点来看,这些外国人的行为都是极其荒谬的。”
 
夏尔巴人是虔诚的佛教徒,他们相信喜马拉雅山脉上的许多山峰都是神圣的。而据一些新闻报道,2013年珠峰斗殴事件正是源于外国登山者触碰了盖着经幡的登山绳。
 
失望情绪弥漫
 
近年来,社交媒体的发展唤起了夏尔巴人的自我意识。比如通过facebook, 夏尔巴人可以了解外国登山者在国外的生活,掌握他们每次攀登支付的登山费,看到他们登顶下山之后受到的吹捧。实际上,如果没有夏尔巴人搬运工具箱,搭建帐篷,补给食物,这些外国登山者根本不可能登上珠峰,享受这份荣耀。
 
同样是通过社交媒体,皮登与几位夏尔巴人成为了亲密的朋友。他们邀请她去村子拍摄,普巴·塔西(Phurba Tashi)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位。
 
 
塔西曾22次登顶珠峰,是世界上最令人敬佩的高海拔登山家之一,可现在他却一贫如洗。2014年雪崩之后,他便向家人承诺止步于大本营,再也不登顶珠峰。
 
塔西这么做也是无奈之举,要知道给人当向导是很多夏尔巴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
 
另一位夏尔巴人叫昂·普巴(Ang Phurba),今年47岁。他曾5次登顶珠峰,并且给许多登山队当过向导。他首次尝试登顶是在1990年,那年他才20岁。
 
普巴在接受第三极采访时表示:“很多夏尔巴人把登山看作工作,但是他们这么做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
 
 
 “(2014年雪崩之前)攀登珠穆朗玛峰的人数急剧增加。这对于夏尔巴人来说是件好事,因为我们会有更多工作机会,但是每次下山后,我的心情都很低落。那些成功登顶的外国人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侃侃而谈,就像刚刚是在攀岩一样,可攀登珠穆朗玛峰比那难多了。其中的艰难险阻也只有像我们这样每秒都在搏命的人才能体会。”
 
他说:“另外,我们觉得夏尔巴人需要得到外界更多的认同。他们不应仅仅被视作帮助外国人征服珠峰的动力引擎或者运输工具。他们扮演着如此重要的角色,值得受到更多的尊重。”
 
商业时代,攀登珠峰的人越来越多。即便在海拔25000英尺(约7620米)处也是人满为患。专家表示,登山人数激增会使本来就存在巨大风险的攀登变得更加危险。
 
现年38岁的夏尔巴人普尔那(Purna )曾于2010年和2011年两次登顶珠峰。他还加入过许多其他山脉的探险队。
 
普尔那表示:“必须改善基础设施(升级装备)。显然,这涉及到各个方面,需要大家广泛讨论。”
 
气候风险
 
随着气候变化加剧,攀登喜马拉雅山脉地区的山峰变得越来越危险。安全问题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近年来,珠穆朗玛峰雪崩和冰瀑频发。科学家们将之归结为全球变暖。皮登也在她的纪录片中提到了这一点。
 
皮登表示,“雪崩和气候息息相关。近两年,大本营遭遇雪崩的次数创历年之最。人们开始讨论是否将大本营搬到珠峰上海拔更高的地区。但这又将引起另一系列环境污染问题,而且目前珠峰南坡的地形也在不断变化。”
 
喜马拉雅山脉上冰川融化的速度已经引起了激烈的讨论。2007年,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第四份评估报告曾错误地指出,喜马拉雅山脉的冰川最早有可能在2035年消失。
 
而去年《欧洲地球科学联合会》(EGU)期刊上刊登的一份新的研究报告显示,到本世纪末,珠穆朗玛峰地区的99%的冰川将会消失。
 
夏尔巴人村庄中的长者很久之前就呼吁采取措施应对气侯变化。
 
普尔那表示:“由于融冰和难以预测的天气,攀登珠峰越来越难。五月份回来的登山者称,如今雪量很少,许多岩石都裸露在外,在10年之前,则很难看到这样的光景。”
 
 “冰块的形状变化得越来越快。每年我们都要为登山者探寻新的路径。”
 
他说:“我们正在为今年4月即将到来的登山季做准备,但是人们都惶惶不安。”
 
普尔那说,(4.25尼泊尔)地震后,珠峰上的冰块移动,地形变得更加危险,更易发生雪崩。
 
在2014年雪崩发生之前,受雇为国际探险队搬运设备的夏尔巴人得不到任何政府补贴。今年,虽然获得了更多保障,但还远不能满足他们的需要。
 
《夏尔巴人》入围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纪录片。2016年,探索频道将在全球范围内播放该影片。——Sherpafilm.com
 
翻译:彭金枝
 
推荐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