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弗林特丑闻过后 美国水行业面临重重审查

弗林特丑闻过后 美国水行业面临重重审查

05.02.2016
科迪•耶格尔-科扎塞克
 
科迪·科扎塞克表示,美国的公共水供应现在处境尴尬,人们担心密歇根州的铅中毒丑闻还会在其他地区继续上演。
 
图片来源:Michigan Municipal League
 
本周三召开的一场国会听证会上,美国立法机构开始就密歇根州弗林特市持续一年多的居民饮用水铅含量超标事件进行调查。
 
这是美国公共卫生领域近几十年来面临的最严重的危机之一。联邦调查局和州政府对此展开了调查,市民及环保机构也提起了相关法律诉讼。所有质疑都指向了同一个问题:弗林特的供水系统到底出现了什么故障?这样的悲剧是否会在美国其他地区重演?
 
很遗憾,水资源专家给出了肯定的答复。美国有相当一部分的供水设施已经接近使用期限上线。以往旨在保护美国城市地表水和地下水资源的主要法律已经过时,无法为应对如今的水质威胁提供充足的保护。此外,气候变化和人口增长也让传统的水资源管理方式面临着重重压力。
 
弗林特事故是管道设施年久失修和政府不作为两个因素共同导致的结果。去年秋天之前,弗林特还是美国北部“铁锈地带”(指由多个曾经工业发达、如今已经衰败没落的城市构成的地带)上一个默默无闻的城市。弗林特是上世纪中期密歇根州汽车工业大繁荣的标志。但从1960年开始,这里的人口开始逐步下滑,目前的人口总数只有原来的一半,过去十年里弗林特的公共支出一直处于严重的负债状态。
 
这次水危机事故起源于2014年4月。当时,弗林特政府决定放弃一直使用的底特律供水系统,改从当地的弗林特河汲取水源,希望借此节省500万美元的公共支出。但由于没有采取恰当的防腐蚀措施,导致河水引流降低了铅质管线抵抗侵蚀的能力,最终导致了供水系统内的铅泄露。
 
2015年9月,有医生发现弗林特市的儿童血铅指数达到了危险水平,这将对儿童的认知和行为能力造成永久性的伤害。弗林特市从2015年10月恢复使用底特律供水系统,但是此前的伤害已经无法挽回。虽然具体的污染程度尚不得而知,但是上万名当地居民的饮用水可能都已经遭到了铅污染。
 
美国进步中心是一家来自华盛顿特区的无党派政策研究机构。该机构进步2050项目负责人丹雅·所罗门(Danyelle Solomon)表示:“这些孩子真的太可怜了。相关研究和医生的意见都显示,铅中毒造成的损害是不可逆的。铅中毒的孩子辍学的可能性是普通孩子的7倍,参与犯罪的可能性则是普通孩子的6倍。这才是最严重的问题。”
 
弗林特事件是全美大规模基础设施危机的一个缩影。美国给水工程协会(American Water Works Association, 简称AWWA)2012年的一项研究显示,虽然目前绝大多数社区的饮用水都是安全可靠的,但是要想保持这个水平,预计到2050年至少要投资1.7万亿美元。这个数字仅指饮用水基础设施的维修和必要的扩建,还不包括污水和暴雨水处理系统。
 
密歇根大学土木与环境工程教授格兰·戴格尔(Glen Daigger)表示:“目前全美的城市供水基础设施都面临投资不足的窘境。这种状况只能持续一时,不能持续一世。”
 
所以只能提高水费,将上涨的这部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AWWA联络部负责人格雷格·凯尔(Greg Kail)指出:相比于水资源为社会提供的价值,目前的水价实在太低了。目前这一状况还不会发生太大变化,但是将来水价还是会有所上升,以便更好地反映出水资源为社会提供的服务价值。
 
弗林特事件清楚地告诉我们:袖手旁观的代价反而更高。
 
斯坦福大学土木与环境工程教授、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工程研究中心负责人理查德·卢西(Richard Luthy)表示:“水质与安全饮用水供应对于一个社会的健康均衡发展至关重要。如果我们不能完成这项基本要求,就要面对类似弗林特事故这样的严重后果,而这一切本来都是可以避免的。”
 
破旧的基础设施还不是威胁美国饮用水安全的唯一因素。不仅清洁供水系统的零部件已经年久失修,美国现有的水资源保护法和传统的管理机制也已经无法应对新的水资源供应和水质挑战。
 
2014年伊利湖爆发了有害水华事件。该事件导致距离弗林特市100英里的俄亥俄州托莱多市有近50万人饮用水中断。农业污染排放加重了这次水华事故,但美国最重要的水资源保护法《清洁水法》却基本没有对这一领域进行监管。尽管修改法案的呼声越来越高,但是近三十年来《清洁水法》却并没有得到重大的修订。
 
同样,2014年西弗吉尼亚州的化学泄漏事故也对华盛顿特区30万人口的水供应造成了影响。这次事故的源头是距离华盛顿的饮用水汲水地上游仅1.5英里的一个化工槽罐。此次事故也凸显了美国《健康饮用水法案》在水源地保护和执法上的不足。
 
而美国西部地区面临的另一个显著的问题就是加利福尼亚州连续五年遭受干旱。加州大部分的水井已经干枯,条件较差的农业种植区还要面临地下水污染带来的公共卫生问题。去年,加州政府已经出台了城市限水强制规范。
 
卢西指出:“现有的系统到底可以给我们提供多少可靠而富有弹性的水资源?气候变化、人口增长、用水需求的不断增加都将我们放在了这个选择的边缘。”
 
干旱的压力迫使城市开始重新思考水资源管理的模式。过去人们会选择利用联邦和地方沟渠进行远距离水资源调度。而如今,有些地方已经开始探索通过捕集暴雨水来补充含水层了。
 
加州的一些水务管理人员还积极向其他国家学习经验。比如在澳大利亚,当地政府就采用了一种创新的水交易系统,保证了该国在二十一世纪前十年的严重干旱时期依旧拥有安全的水资源供应。
 
虽然进展缓慢,但是俄亥俄州也已经开始行动了。去年,该州通过了一项法案,要求在农业施肥过程中减少可能导致伊利湖水华爆发的农业污染排放。
 
戴格尔指出:“我们知道我们可以做到的,但是也不是说我们一定要一个社区一个社区的逐个执行。不要只看到水资源管理模式改进的成本,其实这种可持续的新型系统也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我们当然希望改革过程中的每一分钱都花的物有所值,而事实上这些花费也的确能够产生几倍的回报。这一点我们必须明白。”
 
翻译:Estelle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