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专家对话:中国煤矿禁令将如何有益于气候及环境

专家对话:中国煤矿禁令将如何有益于气候及环境

14.01.2016
约翰•麦克加里蒂
 
能源及气候专家告诉约翰•麦克加里蒂中国近期发布的煤矿禁令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图片来源:ZHart
 
2015年的最后一天,中国政府宣布2016年起将停止审批新建煤矿,借此将煤炭在能源消费中的比重由目前的64.4%下降到62.6%。
 
中外对话就此发问中国能源及气候政策专家:该禁令将如何有助于中国实现二氧化碳减排目标和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并且降低煤炭开采、运输和使用过程中产生的其他污染?
 
林明彻,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中国气候与能源政策主任
 
政府颁布禁令禁止新煤矿开发的审批反映出能源政策正逐步贴近中国煤炭产业的现状。随着中国经济的重工业转型,风能、太阳能、天然气、核能逐步取代燃煤发电,中国的煤炭产业呈加速下滑的趋势。下一年度政府的目标是使风能和太阳能装机容量分别达到至少2000万千瓦和1500万千瓦,并扩大可再生能源的并网与输配。鉴于中国正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发电,再加上用电需求已呈下行趋势,如今扩大煤炭开采可以说是一项不合理、甚至是糟糕的投资。
 
即使是煤炭大省山西省也在过去几年认识到发展煤炭产业是没有未来的。去年六月,山西省开始在采煤沉陷区建设大同市国家先进技术光伏示范基地,试图转型为太阳能领域的领头羊。该基地将在未来三年启动装机容量为300万千瓦的太阳能光伏项目,并将向北京输送清洁电力。
 
此项禁令是中国调整其能源结构的开端。当然,中国煤炭年生产量和消费量仍然超过36亿吨,国有企业仍计划在新疆、内蒙古、山西等省建设已获批准的煤炭开采、燃煤发电、煤炭化工等项目。未来五年,为了控制空气污染,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实现绿色转型,中国必须加大力度控制煤炭消费。因此,政府和产业部门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重新对上述项目进行评估。
 
邓舜,安迅思煤炭行业分析师
 
由于近年来的粗放发展,中国的大气,土地和水资源污染情况已经较为严重,中央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从2013年9月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计划》开始,中国就正式下决心要大幅减少煤炭消费量,以便控制和治理日益严重的环境问题。此后,国家能源局等多部门也发布了多项减少煤炭消费量、转而大力发展天然气、水力和核能等清洁能源发电的措施。
 
此次中央宣布禁止新建煤矿,主要是现时中国煤炭行业供需失衡,中央希望通过严禁新产能和淘汰现有落后产能来恢复行业的供需平衡。
 
我们认为以上这些措施将有助于减少中国煤炭消费量以及二氧化碳的排放量。
 
谭浩,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纽卡斯尔商学院高级讲师
 
新煤矿开发禁令从经济和生态角度都具有重大意义。做出这一决定有经济方面的原因。2015年,中国煤炭工业仍举步维艰,超过80%的煤炭开采公司处于亏损状态。与钢铁、水泥行业类似,中国煤炭行业面临着严重的产能过剩,特别是在风能、太阳能、核能等其他能源产量快速增长的情况下,煤炭行业的形式更加严峻。2016年国家经济战略的头号任务就是降低过剩产能,而此项禁令似乎正是该政策的一部分。
 
同时,促成这项禁令颁布的原因似乎还有人们对于煤炭造成的环境影响的日益关注。中国的煤炭生产面临着两个重大瓶颈。中国承诺在2030年前达到碳排放上限,意味着未来煤炭在国家能源结构中的占比将会大幅减少。需要限制局部地区的煤炭使用,尤其是要限制燃煤供暖,从而应对严重的雾霾问题。这项煤炭新政反映了中央政府各部门最新的努力,相较于地方政府,中央政府需为此承担更多的责任,并且与通过地方政府或扭曲的“市场”解决问题相比,通过国家行政措施解决问题似乎更有必要。
 
此项政策无疑是一项正确的举措。但要实现环境目标和经济目标,政府应当考虑采取更为严厉的禁煤措施,比如大幅削减现有的煤炭生产能力,加快能源价格改革,从而更好地反映煤炭生产的环境成本和社会成本等。
 
柳力,绿色和平能源活动家
 
随着能源密集型产业增速放缓,可再生能源迅猛发展,煤炭需求随之锐减。只要实现可再生能源占比目标,就从根本上保证了中国将超额完成二氧化碳减排目标和非化石燃料目标。
 
煤炭产量锐减完全归因于需求侧,这让煤炭开采和燃煤电力公司始料未及。目前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中国煤炭开采能力相较于其产量和消费量高出约10亿吨,超过了世界第二大产煤国美国的煤炭总产量。据悉,仍有数十亿吨的煤炭产能正在建设中。这表明,过去十年的投资热潮使中国一些行业产能过剩,导致中国仍存在大量的过剩工程项目。
 
就这点而言,停止煤矿审批的现实意义在未来几年内显得十分有限。国家还需花更大力气解决巨大的产能过剩问题。相比其实际意义来说,这一决定有着更为突出的象征意义与政治意义。
 
中国正着手准备落实“十三五”计划。中国的高层能源管理机构已经认识到,煤炭需求增长已经一去不复返。这一点十分关键。特别是,这一针对新建煤矿审批颁布的禁令与“十二五”规划大力发展西部大型煤炭基地的目标难以调和。在我们2013年撰写的报道《无路可退》中,曾重点将这些基地列为全球气候的最大威胁。
 
随着新煤矿审批的终结,新的五年计划似乎有必要放弃进一步开发西部煤炭基地的计划。由于这些基地大多数位于极度缺水和生态敏感的地区,即使矿藏的利用率和寿命远低于预期,矿山建设也可能带来十分严重的影响。从长远来看,无论从经济还是政治的角度,不再开发新的矿坑,减少搁浅资产的进一步积累,都将有助于中国从煤炭向其他能源的转型之路。
 
郭建利,煤炭科学研究总院经济研究所所长 
 
十三五,中国宏观经济进入了后工业化阶段,传统工业行业都面临产能过剩,大规模投资拉动经济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以煤为例,据我们推算,到十二五末,煤炭产能已达到55-56亿吨,而实际的需求却只有40亿吨左右,加上约2亿吨进口煤,产能已严重过剩。我们认为,环保、生态当然也是考虑之一,但是此举更主要的目的是产业结构调整。
 
我们认为,十三五期间,优化存量首先要淘汰落后产能。再有,就是遏制住超产现象,2014年8月,国务院已经颁布了相关规定,加起来总共约能削减产能10亿吨。几项措施加起来,希望能够实现产需的平衡,解决产能过剩的问题。 
 
对存量的调整也将减少对生态的影响,因为通过产业结构调整,使产业集中度和生产效率大幅提高,具有安全、绿色、高效特点的煤炭科学产能比重进一步增加,这将使得煤炭产业单位产出对环境的影响逐步减小。
 
翻译:竺莉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