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巴黎协议为应对气候变化带来希望

巴黎协议为应对气候变化带来希望

12.12.2015
乔伊迪普•格普塔
伊莎贝尔•希尔顿
拉梅什•布尚
朱希•乔德哈里
 
联合国气候峰会达成了得到195个国家支持的全球气候协议, 开启了通向低碳时代的道路。
 
在各方面外交努力的推动下,在巴黎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组织峰会通过了包含各种应对全球变暖所需措施的全球性协定。
 
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在会议结束时表示:“与会各方精诚团结,创造了历史。你们没有囿于各自的利益算计。”他接着补充说,世界已经进入了低碳时代。
 
为了促使富国与穷国在政治和经济立场上达成一致,为了在科学事实与商业利益之间达成平衡,巴黎协定基于所有参会国家和地区的国家自定贡献预案(INDC)——而如今这些文件已经不再仅仅是“预案”了。
 
按照最乐观情况预计,各国目前的承诺可以将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7摄氏度,而科学家已经表示,这还不足以确保世界免受灾难性全球变暖的影响。此前,各国家和地区政府一致同意将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而在巴黎,各国同意将控制气温上升幅度的目标设定为1.5摄氏度。
 
这就是为什么巴黎协定中包含一个2018年修订各国承诺的条款——届时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将就此发表特别报告——并要求伺候每五年对进展情况开展一次审议。
 
气候变化已经被认为对农业生产造成负面影响,增加了洪涝、暴风和干旱等自然灾害的频度和强度,对降雨产生影响,并导致海平面升高。
 
巴黎峰会为期两周。许多参会的发展中国家担心,工业化国家到2020年巴黎协定条款正式生效的时候不能采取足够的措施。
 
峰会上并未过多谈及这一点。相反,会上就富裕国家是否能采取足够措施控制器温室气体排放,以及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国家是否应该承担更多责任等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辩论。上述这些排放——主要是二氧化碳——正在导致大气变暖。目前累积的温室气体主要来自富裕国家自工业时代开始的排放,不过目前最大的排放国是中国,其次是美国、欧洲和印度。
 
以美国为首的富裕国家要求新兴经济体控制他们的排放,而中国、印度以及大多数发展中世界坚持富国与穷国之间“共同但有差别的责任”——这是UNFCCC的支柱之一。此前,只有富裕国家有减少他们温室气体排放的法定责任。在巴黎协定之下,这种区别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被稀释了。
 
协定中写道:“发达国家与会方应该继续带头在其整个经济体系中执行绝对排放量降低目标。发展中国家与会方应继续推进他们的减排努力,并应根据各国环境不同在一定时间内开始在整个经济体系中实施排放量降低或限制目标。”
 
另一个争议焦点是资金来源。美国成功推动协定具有法律约束力的部分中规定富裕国家在2020年之前提供至少1000亿美元资金,但这仍需各国政府通过确认。巴黎协定的大输家是气候变化影响造成损失和破坏的补偿和责任问题。富裕国家担心相关条款可能引起诉讼,因此在协定中写明将不存在补偿或者责任的问题。
 
全球支持
 
除尼加拉瓜之外,全部与会国家和地区都会协定表示了支持。中国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解振华表示,“协定明确传达出这样一个信号,那就是所有国家都应该改变他们的发展模式,所有人都应该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
 
解振华认为,巴黎协定包含了全部必要元素——排放的缓解、对气候变化影响的适应、融资、绿色科技转移以及发展中国家能力建设。他认为,协定“协调了(气候)雄心与发展空间”,另外“所有国家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下一步就是执行了。”
 
中国承诺在2030年将碳排放量封顶,并且可能提早实现这一目标。解振华重申中国政府的承诺是“尽早”达到碳排放峰值。
 
印度环境、森林与气候变化部长普拉卡什·雅瓦德卡尔表示:“协定支持了发展的权利,反映了气候正义。我们将共同缓解气候变化带来的挑战,并共同建设更美好的地球。” 雅瓦德卡尔感到,巴黎协定确实“可以设定更高的目标”,并且工业化国家采取的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远远不及他们的历史责任以及应该做的水平”。他希望协定的采纳可以“带来一个新的开始,未来所有的承诺都将得到兑现”。
 
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表示:“我们并不觉得这项协定完美无缺,不过事情也只能如此,否则就无法达成协定。”他补充说,协定将向全球市场发出世界即将转向清洁能源经济的信号。
 
最终的协定长达31页,其中11页是具有法定约束力的部分,而余下20页记述了全体代表的“决定”。
 
协定的长期目标是尽快使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达到峰值。加上将全球平均气温升高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目标,IPCC认为各国政府必须在2050年之前逐步在发电行业中淘汰化石燃料。
 
所有国家都必须报告其缓解措施,以及其收到和给予的财务和技术支持。所有国家都将采取相同的温室气体排放测量、报告和验证系统,所有排放均按照同样的标准测量。同时,发展中国家在报告的范围和详细程度上将享受一定程度的灵活性。除最贫困和规模最小的国家以外,所有国家和地区都至少要每两年报告一次。一个国际技术专家委员会将负责审阅所有报告。
 
发展中国家多年来一直抱怨,适应气候变化影响的措施并没有获得与缓解气候变化错是一样的重视。巴黎协定规定,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帮助发展中国家适应气候变化影响是发达国家不可推卸的责任。
 
峰会主席、法国外交部长洛朗·法比尤斯表示,巴黎协定“公平、持久、充满活力、平衡并且具有法律约束力”。
 
UNFCCC执行秘书克里斯蒂娜·费古埃勒斯表示:“协定放眼长远,因为我们要将这份协定变成安全发展的发动机。”
 
协定不仅受到几乎所有参会代表的欢迎,还让商业机构和许多智库感到高兴;一些环保组织对此次的气候协定表示谨慎的欢迎,也有一些持批评态度。
 
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院的约翰·施内恩胡伯认为,全球需要在几十年内将温室气体净排放量降至零。他补充说:“为了稳定我们的气候,二氧化碳排放需要在2030年之前达到峰值,并应在2050年之后尽快降为零。”
 
世界资源研究所的珍妮佛·摩根认为,协定将加速正在发生的能源变革,“引领我们走向更加安全和强大的未来”。
 
但在一些发展中国家活动人士看来,协定有其缺点。南亚气候行动网络(CANSA)的桑杰·瓦施斯特认为协定“持久并且充满活力,但没有做到完全公平,而且对未来的需求响应不足。”
 
来自孟加拉沿海社会变革信托基金协会(COAST)的雷扎乌·卡利姆·乔德哈里认为,协定剥夺了世界上最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就气候变化造成的损失和破坏追责和索取赔偿的权利。
 
乐施会的海伦·索克表示:“协定中只是对未来新的气候融资目标进行了含糊的承诺,而协定本身却不强制要求各国快速减排以阻止灾难性气候变化的发生。”
 
国际行动援助组织首席执行官阿德里亚诺·坎波利纳认为,协定“不足以改进目前全球生活在生态脆弱地区的数百万人民的生活”。
 
不过对于协定的达成,各方总体的情绪是欢欣鼓舞的。正如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会议结束时所说的:“维护全球利益是维护国家利益的最佳方式,是时候承认这一点了。我们必须按照科学为我们指明的道路前行。我们必须保护供养我们的地球。”
 
译者:子明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