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外对话 > 中国克隆牛:新盘中餐还是新环境问题?

中国克隆牛:新盘中餐还是新环境问题?

14.12.2015
简艺
 
克隆牛或许可以满足不断增长的肉类消费需求,但却可能引发环境污染、食品安全及人身健康等一系列问题。
 
图片来源:Jamie Dobson
 
中国一家科技公司宣布将在天津开设克隆牛工厂,计划在2020年实现每年制造100万头牛来满足中国社会日益增长的对牛肉的需求。除了克隆牛之外,这家克隆工厂还计划培育纯种赛马、宠物、用于搜寻和探测工作的警犬。但它将要克隆的动物主要还是用于肉类消费的牛。
 
生活在北京的我觉得这条新闻既难以置信又让人感到压抑。2009年,我制作了第一部有关中国快速增长的肉类消费与食品行业尤其是畜牧业工业化的纪录短片:《何以为食?》。影片探讨了一系列与集约化动物养殖相关的问题:环境污染,食品安全,公共健康(包括在饲料中添加抗生素和各类激素),气候变化及动物福利。
 
从那时开始,为了提升公众对这些议题的认知,我开始在全国各地巡映这部纪录短片,同时利用社交媒体平台来介绍这个议题。我们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关注食物的环境与道德议题的朋友。
 
不幸的是,中国的肉类生产及消费继续飙升。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肉类生产国。同时,中国平均每人每年消费的肉类达60公斤(主要是猪肉,然后是鸡肉和牛肉)。美国的人均肉食消费几乎是中国人的两倍。但因为中国人口数量是美国的四倍,总的消费量就成了美国的两倍。
 
近日,全世界的政府要员和上千个公民社会团体代表齐聚在巴黎直面气候变化的挑战。中国政府希望在清洁能源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等方面为全世界做出表率。
 
中国政府很清楚生活在雾霾锁城、河流恶臭的环境里民众的种种不满。然而,指数级地提升我们集约化养殖的规模,恐怕会让中国各种温室气体的排放只增不减:甲烷、二氧化碳、一氧化二氮——另一种强大的温室气体,其制暖效应是二氧化碳的近300倍。
 
中国的牛肉消费不断增长,同时肉类生产又面临国外农企竞争,克隆牛工厂是对这些状况的一个回应。(据美国农业部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的牛肉产量近7百万吨,占世界牛肉产量的11.5%。)其实,牛肉并非中国大部分地区的传统食物。在我从小长大的中国南部地区,黄牛和水牛在活着的时候价值更大,因为农村地区的人家都依赖牛来耕作。
 
直到19世纪80年代末期,青少年的我才第一次尝到牛肉的味道。那时候,包括现在牛肉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西方富足的饮食方式。这种饮食方式以快餐店的汉堡和炸鸡,以及高端牛排等形式在近二十年里席卷了中国大地。
 
在接受资本经济的同时,中国社会接受了西方的饮食方式。尽管听起来很新奇,这些被大批量克隆出来的牛(如果真能实现的话)最终的归宿免不了还是工业化养殖场。而这些养殖场已经因为存在人畜共患疾病的威胁而臭名昭著了。
 
由于克隆动物的基因相同,它们在疾病来袭时存在更大的隐患。近日中国生猪体内携带的各种耐药细菌已经引起了各方面的警惕。在工业化养殖场,为了让密集圈养的动物不要感染疾病以便更多更快地长肉,抗生素的滥用几乎是不可避免。不止是在中国,抗生素的滥用情况广泛分布于全球的畜牧业,以至于一些科学家认为我们有可能进入“后抗生素时代”。在后抗生素时代,曾经用于治疗普通人类疾病的抗生素将会失效。
 
当然,人类将来或许有本事克隆出一大群不需要抗生素的农场动物。不过别忘了,近年来,转基因食品在中国已经遭到很多民众的强烈抵制。现在又弄出些克隆出来的牛?不难想象,这些牛肉只会招致民众更强烈的反对(除非厂商隐瞒得了肉制品的真实来源)。
 
再退一步来说,即使这些动物躲过了疾病与公众的抵制,它们终究还是需要吃喝拉撒,还是会产生导致气候变暖的甲烷。和很多其他采用西方工业化养殖场模式的国家一样,中国已经有大量的难以处理的动物排泄物。部分排泄物进入了我们的河流湖泊。我们有一半的水资源已经被工业废水和化学肥料严重污染了。如今工业化养殖对我们水系的污染已经超过了工厂。
 
如果我们急剧增加养殖动物的数量,庞大的动物粪便该怎么处理?我们如何保护珍贵的可饮用地下水?要知道一头牛在不同的生长阶段最高每天需消耗100升水。在中国人均饮用水水量已经很低的情况下,我们真的还要这样迅猛地去增长养殖牛的数量吗?(在所有的养殖动物中,牛是最消耗资源同时是温室气体排放最多的动物。)而这一切的大背景是中国部分地区已经供水不足,政府耗资成百上千亿于用于南水北调工程。
 
在京津地区已然缺水、需要不惜成本从南方调水到华北的情况下,我们真的要把来之不易的水喂给养殖场的牛喝,仅仅是为了让富有一些的人能够消费更多的牛肉吗?克隆牛工厂所在的天津今年八月还发生了危化品仓库爆炸事件,上百人失去生命,大量有害化学物喷溅至邻近社区。
 
中国政府对粮食安全问题非常重视(以免供应受到限制,中国还发展了战略性猪肉储备计划)。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结合刚放开的二胎政策和耗尽我们有限自然资源的经济模式,不难想象在未来的中国,畜牧业将会如何与人竞争着仅有的一点土地和水源!
 
中国曾经是一个谷物能够自给自足的国家。现在我们却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而这些进口大豆几乎都被用做动物饲料。2013年至2014年,大豆进口(主要来自美国和巴西)总额达7040万吨,约是国内产量的6倍。玉米进口额也在上涨。难道中国为了获取商品作物,情愿继续加大对国外的依赖吗?
 
类似天津这样的克隆牛厂必将会导致农场动物生存空间缩减以及动物的痛苦。牛肉消费者群体也将会为之付出健康的代价。更可怕的是有了这个克隆牛厂的先例,只要有利可图,克隆别的动物或许是迟早的事情。随着动物数量的增长,对农场动物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宰杀或丢弃也将不可避免。
 
很难想象,在西方国家,这么具有道德争议的克隆科技会不遭到抗议或政府的规范,就如此容易地进入到大规模商业化的阶段 。在对经济发展执着追求同时缺乏真正的文化保守主义的中国,这样的事情可以堂而皇之地发生。这也反映了我们那些曾引以为贵的价值观——如儒家的和谐观,道家对自然的关怀,和佛教的众生平等观等,在今天这个社会已经被边缘化到什么程度了。
 
中国没有必要复制西方国家消费主义大潮中最糟糕的那些东西。在一切都还不晚之时,对于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自然资源,对全球气候和我们的良心,我们都负有阻止荒诞行为之责。
 
翻译:缪睫
推荐 0